笔趣阁 > 枪出如龙之天下无双 > 第八章 柳芙霜

第八章 柳芙霜

    落霞城,醉仙坊。

    正在聂狗儿有一搭没一搭的逗弄着徐小娘子时。

    只见四周忽的垂下紫红瀑布大帘,片片徘徊花瓣自楼上飘洒而下,下起了一场花瓣雨似的。

    成熟妇人站在大堂中铺上大红地毯的台上,娇笑到:

    “各位贵客,今日是我醉仙坊新晋花魁娘子柳芙霜拍卖入幕之宾名额的日子。

    各位都是各地人杰,历来潇洒不拘,相信早已了解芙霜姑娘的花容月貌。

    诗云:‘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各位贵客,千金难买是欢心,所以还请不要藏私心疼钱哦。”

    风韵犹存,容貌绝美的成熟妇人在台上媚态万千,掩嘴娇笑的样子,让得下方众多雄性眼睛充血,恨不能冲上台去,上下其手,将其就地正法!

    “有请花魁娘子柳芙霜。”

    妇人环视众人,一眼便知道这些热血上头的家伙们已然是热血上头了,便很合时宜的说道。

    话落,众人目光尽皆投向二楼。

    只听到珠帘碰撞,房门打开,一个团扇掩面的绝色女子便出现在了楼梯处。

    但见:青丝如瀑,珠钗点缀金步摇,眉蕴远山柳叶飘,鹅蛋脸,杏仁眼,琼鼻樱唇天鹅颈;

    镂金百蝶穿花云锻抹胸裙,腰若细柳步心惊。

    峰儿挺,臀儿翘,软底珍珠绣鞋轻移脚儿俏。

    真真切切让人暗叹:好一个闭月羞花的俏佳人。

    “各位贵客,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柳芙霜侧身手搭礼微蹲道。

    话落,四周寂静无声,只听到此起彼伏的吞咽口水声,满堂男子尽露猪哥相。

    聂狗儿瞥见身旁的徐姓小女子盯着猪哥样的自己看,赶忙哈哈笑道:

    “这初夏时节便让人口感觉干舌燥的很”,

    说着倒了杯酒道:

    “徐兄,来来来,畅饮一杯解解渴。”

    说罢一口饮尽杯中酒水。

    徐姓小女子眼神玩味,没有举杯,聂狗儿神色微窘,装傻充愣。

    “诸位贵客,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正所谓唯有美酒与佳人不可辜负,现在芙霜姑娘入幕之宾名额的竞拍正式开始!”

    “自古才子配佳人,在场可有才子愿意赋诗一首?

    若是能赢得芙霜姑娘青睐,倒是能促成一段佳话。”

    妇人的声音把猪哥们沉浸于幻想中的思绪拉了回来。

    四周寂静无声,众人四处观望。

    哦,原来都和本公子一样,其余皆都擅长,唯有诗才是短板啊。

    聂狗儿嘴角上扬,心头暗喜,大家都不会,谁也不尴尬。

    徐姓小女子目蕴鄙夷。

    妇人见半天没人吭声,不由说道: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既然在座诸位贵客一时无法寻得灵感,赋得佳作,那就请诸位慷慨

    (本章未完,请翻页)

    解囊。”

    妇人不愧是掌控偌大楼坊之人,瞬间便化解了胸无点墨,附庸风雅的一群人不善诗文的窘迫尴尬,仿佛大家都只是一时没有灵感才作不出诗词来一样。

    “谁能技高一筹,笑到最后,赢得芙霜姑娘青睐,便我们拭目以待吧。”

    话声刚落,此起彼伏的呼声便响了起来:

    “白银五千两!”

    “白银八千两!”

    ……

    “白银八万两!”

    一个坐于躺椅,头发胡子花白,三十二颗牙齿缺了三十颗的老者,举起颤颤巍巍的手,颤颤巍巍的叫到。

    周围嘈杂声为之一静,瞠目结舌,不可置信。

    徐小女子,睁大圆圆的眼睛,满脸不可思议。

    这个估计土都埋到额头上,只留个天灵盖呼吸新鲜空气的老头老脸一红,嗫嚅道:

    “我还想试试”。

    看不下去了,要是在西凉三洲,这为老不尊,恬不知耻,没有自知之明的老头子估计就被本世子放恶奴直接超度,往生极乐净土了。

    都什么岁数了,心里没点13数?

    聂狗儿气极,心态爆炸,虽说自己一直不得不装纨绔子弟,可是向往江湖和爱美人是自己真真切切的喜好。

    这老头都快入土了,这样做简直就是亵渎美人!简直不可原谅!

    想自己在西凉三洲之时,何时有人敢与本世子抢女人?虽说作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纨绔子弟’出来了,要低调,可本世子缺钱?不能够,丢面!

    想到这里,聂狗儿幽幽道:

    “尔等肮脏货,穷鬼,芙霜姑娘的入幕之宾名额就值你们这三瓜两枣的?”

    众人心头愤怒

    “黄金一万两!”

    聂狗儿一脸淡然的说道。

    众人愤怒的脸色为之一静,暗叹“果然财大气粗啊”。

    醉仙坊妇人喜笑颜开,高声道:

    “这位公子出价黄金一万两,还有没更高的?”,

    说罢,手指微不可察的对着下方动了动。

    甲:“黄金一万五千两!”

    乙:“黄金两万两!”

    欺人太甚!岂有此理!不差钱!

    聂狗儿一脸嚣张的道:

    “黄金五万两!”

    表面叫的很豪爽,暗地里聂狗儿心在滴血,暗自道:

    “这装纨绔就是败家啊,苦命老爹故意让我带钱招摇过市,体验江湖险恶。这不分分钟就被当肥羊宰了。嗯,不过这不就是一个败家纨绔应该做的事么。况且佳人美酒不可辜负,这钱花的貌似也不冤。”

    想着便是一脸的灿烂笑容。

    整个醉仙坊针落可闻。

    众人感叹:怕不是个傻子吧!

    醉仙坊妇人对着下方微不可察的轻轻摇了摇头,接着便说道:

    “还有没有出价更高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徐小女子呆呆看着无良世子,回过神来后,眨了眨眼睛,满脸怪异,接着脸上神色玩味。

    ……

    半晌无人应答

    “恭喜这位公子,出价黄金五万两,赢得了芙霜姑娘入幕之宾的名额。

    美酒佳人皆得,公子风采无双。”

    妇人一锤定音,笑得嘴角都快到了耳根。

    “公子请移步二楼,小女子已经吩咐人备好了酒菜款待公子。”

    柳芙霜对着聂狗儿施施然的施了一礼道。

    众人散去,满脸不甘和遗憾。

    ……

    柳芙霜闺房,客厅。

    桌上摆满美酒佳肴,柳芙霜坐于聂狗儿对面,素手轻抬,斟满两杯酒,说道:

    “公子,此酒便是闻名遐迩的‘醉云间’。

    此酒闻之芬芳,入口清冽甘甜,若是习武之人得饮此酒,能疏络经脉,增长内力。

    女子长期饮用,能够活络气血,驻颜美白。

    每饮此酒,便有如卧云间,飘然欲仙之感,故名‘醉云间’。

    只是所产不多,加之宗门饮用,能在外售卖的便更少了。”

    聂狗儿闻言,端起酒杯,轻嗅其味,浅尝入口,悠然闭眼,良久,开口道:

    “果真好酒,世间少有。”

    “公子若是喜欢,小女子还有一些珍藏,就送与公子,也算是成全了这段缘分。还望公子不要嫌弃。”

    柳芙霜说着便又给聂狗儿斟满了一杯。

    “如此便多谢姑娘割爱了,我敬姑娘一杯……”

    说完便一杯到底。

    佳人佐美酒,能饮一杯无?

    有赏心悦目的美女在一旁,把酒言欢好不热闹。

    不知不觉间,一壶酒下肚,聂狗儿便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柳芙霜看着聂狗儿侧脸,久坐不动。

    不多时,徐小女子轻轻闪身进来,神色匆匆道:

    “姐姐,该走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滢滢,我们这样做是不是不合适啊。”

    “姐姐,站在都什么时候了,大不了以后见到还他钱就是了。”

    徐莹莹焦急说道。

    “罢了,就当是欠你一个人情吧,今日若能脱身,他日再来报恩。对不住了。”

    自言自语说罢,把聂狗儿扶着放在床上。

    柳芙霜换了衣服,和徐莹莹悄然离去。

    “原来男装小娘子叫徐莹莹,也是罕见的俏美人呢。可怜了啊,本世子竟然落得了个人财两空。

    只是从小就身处于不知谁是暗子眼线,谁是刺客的环境中长大的人,又怎么可能毫无戒心的在一个陌生之地寻花问柳呢。”

    夜色如墨,伸手不见五指。聂狗儿鼾声依旧,感受着体内奔腾不息的内力运转,眼神明亮,脸上挂着轻笑。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