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枪出如龙之天下无双 > 第七章 醉仙坊

第七章 醉仙坊

    西境三洲之地,呈线型排列,形成了大康国境。

    任何一洲被破,敌人铁骑便可长驱直入。

    所幸三洲地广人稀,才有了一定战略纵深。

    故而往东过了吐域峡,出了西凉洲,便算是出了三洲之地。

    时值初夏,西境少雨干旱。

    聂狗儿一路风咽黄沙,出了西凉洲之后眼见绿色便多见了起来,心情也随之舒畅了很多。

    一切都显得那么生动有趣,看什么都新鲜。

    白云洲,落霞城

    落霞城是聂狗儿东出西凉的第一站。

    说起落霞城,不得不提落霞城名誉天下的双绝

    一绝是落霞城的美酒‘醉云间’。

    二绝是落霞城七彩宗的女弟子美貌名扬天下。

    站在城门口,望着华丽精美的城门,想着落霞城‘双绝’。

    面如冠玉,身着紫金宝甲,腰挂飞鸿宝剑,胯下汗血宝马,马背上行囊里还有金银玉器的聂狗儿引来了无数行人的目光。

    白云洲与西境三洲比邻,是去往三洲的必经之地。

    西境贫瘠,物资单一匮乏。

    因此,各地商贾络绎不绝,贩夫走卒来来往往,各种物品珍玩琳琅满目,三教九流尽皆汇聚于落霞城。

    白云洲虽比邻西境,却和西境截然不同,白云洲因为天山洲积年雪山所化的雪水流经此地交汇而出。

    因此,此地气候宜人,水源丰沛,盛产各种珍美鲜果和作物。

    进入城内,热闹喧哗。

    各种店铺鳞次栉比,商客行人摩肩接踵,熙熙攘攘,杂耍卖艺应有尽有,好不热闹。

    聂狗儿高坐马背,锦衣华服,丰神俊朗,看着这一派景象,充满新奇,面带笑容四下观看,津津有味。

    这一副人模狗样的好卖相,引得四周撑遮阳伞逛街的小娘子频频侧眼偷瞄,似怕被路人看穿女儿家的小心思,便暗自脸色臊的羞红。

    聂狗儿正看的有趣,兀的,街边蹿出一人,高声道:

    “公子好皮相,端的是玉面小郎君,一看就是大富大贵的文人雅士。

    公子是第一次来落霞城吧?”。

    “正是,敢问如何称呼?”

    聂狗儿作为一大纨绔,本就喜欢热闹,见有人上前搭话,便兴致盎然说道。

    “公子,小人姓张,家中排行老三,您叫我张三即可。”,张三回道。

    “公子初到落霞城,敢问可有与熟悉落霞城的好友结伴?”,小二说完转头问道。

    聂狗儿兴致勃勃,江湖小白的道:

    “不曾,独自一人游历,久闻‘落霞双绝’大名,不知这‘落霞双绝’滋味如何?”。

    张三显得极为熟稔人情世故,道:

    “公子,要说落霞城双绝,您可算是来对地了。

    ‘醉云间’可是一等一的世间佳酿。

    乃是七彩宗弟子在野生古茶树刚抽新芽时节,挑无雾无雨,晨曦凝珠的时候上落霞山用舌尖采摘而来的鲜茶尖。

    配合着白云洲独有的银牙米,经过九九八十一道工序酿造。

    工艺繁复,产量稀少,又滋味绝佳,故而闻名遐迩。

    而说起这二绝‘七彩宗女子’,那可就更是让人神往了。

    七彩宗是落霞城最大的宗门,位于落霞山上,从宗主到弟子皆为绝色女子。

    七彩宗收徒,首先要看的便是模样,模样不过关者便不得入宗门。

    因此个顶个的漂亮,故有云:‘天下美女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斗,七彩宗独占八分’之说。”

    “那你可知何处能寻得这‘醉云间’,至于这七彩宗女子莫不是还要去七彩宗才得相见?”

    聂狗儿口舌生津的问道,不知是馋的美酒还是馋的美人。

    “公子,这不是巧了吗!这七彩宗在这落霞城中就开得有楼坊。

    因此品佳酿和看美人是鱼和熊掌皆可兼得。

    您想想,喝着绝世佳酿,看着世间绝色美人,岂不快哉?”

    张三谄媚笑道,显得极善攀谈。

    “果然快哉,速速前面带路,领本公子去见识见识这落霞双绝!”

    聂狗儿一脸纨绔的兴奋道。

    “这……,不敢欺瞒公子,小人靠为那些个初到此地不熟悉街坊道路的客商引路赚些微薄收入养家糊口。

    而且这‘醉云间’可是不便宜,不知公子……?”

    张三搓着手,舔着脸尴尬笑道。

    聂狗儿下颚微扬,袖口一甩,一脸豪气,傲然道:

    “尽管前面带路,自不会少了你的好处。

    本公子啥都没有,就是不差钱!”

    “得嘞——”

    张三一听这话,兴奋的回了一句,赶忙上前接过缰绳,牵着马,领着高坐马背的无良世子往城中心行去。

    醉仙坊——落霞城最是奢华热闹的花魁酒坊。

    占地百亩,亭台楼阁,雕梁画栋,远远便可听见豪客佳人嬉笑莺莺,丝竹管弦之音不绝于耳。

    来到楼前,聂狗儿不由自主的感叹,好一个休闲放松的绝佳场所。

    果然是男人梦想中的圣地啊。

    张三把聂狗儿领到门子跟前,嘱咐着说到:

    “让妈妈照顾好,这位公子爷可是贵人,怠慢不得。”

    说罢回头笑道:

    “公子,这醉仙坊便是唯一有‘醉云间’的地方了。绝对让您不虚此行。”

    聂狗儿一脸随意的从袖口掏出一锭十两白银丢给张三,挥手道:

    “这是给你的赏银,下去且把我的马儿侍候好了,若是本公子满意,自会重重赏你”。

    张三慌忙接住银子,喜笑颜开,谄媚笑道:

    “谢谢公子,谢谢公子,您放心,我一定把您的马儿当亲人伺候,绝不敢怠慢!”

    一旁的门子看的眼红。

    于是,赶紧上谄媚阿谀前道:

    “公子真实好气度好风采,您往里面请,我们醉仙坊可是这落霞城最好的消遣去处,保您乐不思蜀。”

    说话间便在前面引路。

    进了门,一位三十来岁,身穿镂金挑线抹胸纱裙的妇人迎了过来。只见雪白高耸,沟如深渊,仿佛能把人眼睛给吞了似的。媚眼如丝,指挑手帕,掩嘴娇笑道:

    “哟,哪儿来的佳佳玉公子唉,当真是俊俏无比,让人看着便心生欢喜的紧。

    公子,奴家这厢有礼了,快里面请!

    不知公子到来,有失远迎”。

    作为长期混迹烟花柳巷之地的浪荡子,感受着身旁妇人浑身的那股成熟韵味,和周围的莺莺燕燕,聂狗儿瞬间就感觉像是回到了主场自家地盘的感觉,连近日来不断赶路的颠簸疲乏都轻松了大半。

    聂狗儿随手丢了一锭银子给门子,随后面露邪笑,迎上了过来的成熟妇人,调笑道:

    “妈妈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犹如熟透了的蜜桃儿,当真是让人心动得紧。”

    “哎哟喂,公子就会取笑奴家呢,似公子这般俊郎非凡,怕是倒贴钱都能让小娘子们排城门口去了呢,哪能

    (本章未完,请翻页)

    看上奴家这残花败柳呢。”

    说着便抱住无良世子聂狗儿手臂往内厅走去。

    “早就听闻醉仙坊的‘醉云间’乃世间了得,妈妈看如何安排?”。

    “哎哟,公子,‘醉云间’哪有那么好得,因为物以稀为贵,所以不是谁都能喝得到的。”

    说着用手指戳了一下无良世子的胸口,又掩嘴娇笑连连。

    “哦,那妈妈说个章程,怎样可得?”

    聂狗儿歪头邪笑道。

    “公子运气好,再过一个时辰可是我们醉仙坊今年新晋花魁娘子柳芙霜拍卖入幕之宾名额的时辰,若是公子能有脍炙人口的诗词佳句博得头筹,讨得花魁娘子欢心。便是能够受到花魁娘子相邀,美酒佳人尽皆可得。”

    “若是诗词不能拔得头筹那岂不是无缘双绝?”

    聂狗儿嘴角一歪,满脸严肃的正色道。

    “咯咯咯,公子不必担心,这么多人,哪能只有一人诗词可得。只要公子兜里有钱,能雄镇四方豪客,也是可以的。”

    “哈哈哈哈哈,那感情好,公子我穷得只剩下钱了。”,

    聂狗儿心情舒畅,笑容满面。

    “公子豪气,那奴家就等着一睹公子风采了。”,

    说罢吩咐小二上齐酒菜,道:

    “公子,奴家陪公子一杯,便要失陪一下了,好多客人奴家可得罪不起呢,还靠各位爷捧场呢。”,

    说着便一饮而尽。

    “妈妈只管忙去。”,

    聂狗儿说罢,便眼睛乱瞄。

    少傾

    “兄台,他处客满,可否容在下坐于此处?”,

    一个声音在百无聊奈的无良世子的耳中响起。

    转头一看,一个体态匀称,肤如凝脂,面容秀美,明媚皓齿,一副公子哥打扮的年轻人映入眼帘。

    细看之下,呵,还有耳洞,这分明是个娇小玲珑的小女子。

    “兄台请便,不知兄台贵姓?”,

    聂狗儿觉得有趣,眼珠子一转问道。

    “兄台客气,免贵,姓徐。”,

    徐姓小女子明显是不怎么想搭理聂狗儿,出于礼貌随口回道。

    “原来是徐兄,幸会幸会!”,

    聂狗儿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男装小女子无奈,只得拱了拱手算是回礼。

    “徐兄是为‘醉云间’和花魁柳芙霜而来?”,

    聂狗儿脸皮够厚,继续问道。

    男装小女子本来懒得作答,一听这话,大眼珠转了转,笑道:

    “正是,还未请教兄台尊姓大名!”。

    “在下姓聂,单名一个郎字。”,

    聂狗儿不安好心说道。

    男装女子不觉其他,道:

    “聂兄也是为双绝而来?”

    “正是,正所谓‘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美酒和美女都是这浊世极好的风景了。”,

    聂狗儿哈哈哈笑道。

    徐姓小娘子也故作豪爽,哈哈笑道:

    “兄台高见!。”

    两人有一出没一出的聊着,说话间便到了花魁娘子露面拍卖入幕之宾名额的时候。

    有道是:

    朱红伴紫贵,徘徊片片飞。珠帘卷,门户开,团扇掩面,姗姗来迟,呼儿唤美将出来。

    【话说无良世子出西凉,进落霞,醉仙坊中又将如何?】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