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枪出如龙之天下无双 > 第六章伏杀!吐域峡!

第六章伏杀!吐域峡!

    “吁——”,离开燕云城,行至一片峡谷地带,聂狗儿勒马停下,看着前方的裂谷入口。

    吐域峡,西凉洲一处险地。是西凉洲北出西境去往白云洲的必经之地。

    狰狞的峡口,像择人而噬的猛兽,让人望而生畏。

    骑马行走其中,悄无声息,阳光无法照进峡谷,感觉有些阴冷。偶尔从沙石砾下钻出的一只只蝎子,不仅没有给峡谷增添半分生气,反而让人感觉更的加阴森渗人。

    往上看去,两侧高达百丈的绝壁让天空看起来更像是一条线,犹如利剑割裂而出的一道缝隙。

    到达吐域峡前,楔子传来情报有一伙长期潜伏于西境的江湖悍匪早已经埋伏在吐域峡山谷前方,准备截杀自己。

    聂狗儿嘴角掀起痞笑,低声道:

    “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天上仅有,世上无双的英俊纨绔子弟你们怎么忍心杀的啊?还真是叫人伤心呢!”

    说罢策马往峡谷深处奔去。

    峡谷深处,策马狂奔中的聂狗儿耳朵微动。

    “咻,咻咻”,峡谷两侧的凹凸之处射出锋锐利箭。

    只见聂狗儿马匹不停蹄,脚踩马镫,于马背上站立起身,双手如鹰爪般,挥手间便将箭矢尽数抓于手中。

    “咻”,只见聂狗儿嘴角掀起一抹冷笑,手一挥便将手中箭矢尽数向着原路甩回。

    锋锐的箭矢带着炫白的劲气射向两侧崖壁,登时,只见两侧峭壁上不断栽下了数道身穿黑衣的蒙面人影。

    “吁——”,正当马儿即将要冲过峡谷间的时候,前方突然出现十数道蒙面黑衣人堵住去路,手持利刃,满眼含煞,蓄势待发,随时准备把聂狗儿截杀下马,千刀万剐。

    勒马停住,聂狗儿回头看了一眼同样瞬间出现便截断了后路的十多名黑衣人,佯装惊恐的尖叫道: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截杀我,你们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我是镇西王儿子聂行鱼!”

    “哈哈哈哈哈,小子,我们截杀的就是你聂行鱼。”

    前面拦住去路的黑衣人头领高声笑道。

    “你爹聂昊二十年前,马踏江湖,杀我世家,屠我江湖门派,如此血

    (本章未完,请翻页)

    海深仇不共戴天!你爹身在西凉我们没机会,就只能先拿你来告慰那些在天之灵了。”

    “小子,要怪就怪你投错了胎,认错了爹!不过没事,以后我一定会让你们父子在阴间团聚的。”

    黑衣人显得有些唠叨,说着手一挥,周围的数十名黑衣人瞬间便手持钢刀把聂狗儿团团围住。

    “你就不怕……西凉数十万铁骑把你们……碎尸万段吗?!”,聂狗儿满脸害怕的咽了一口口水断断续续说道。

    “小子,现在知道怕了,刚才不是挺威风的嘛,哈哈哈哈哈,我们这么多人,今天你定然插翅难逃。我会让你好好体会什么叫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感觉!至于西凉铁骑?把你杀了,谁知道我们是谁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黑衣领头人似乎觉得胜券在握,眼神看着聂狗儿犹如待宰羔羊一般,满是快意的畅笑。

    “你们怎么就那么忍心下手杀我这么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男子呢?残忍啊!”

    聂狗儿戏精上身,一脸将死的悲痛欲绝爬上脸庞,说出的话却是让男人讨厌恶心至极。

    “不愧是西阎王的儿子,呸,真他妈的是不要脸到了极点,简直无耻!”

    “少他妈废话,兄弟们上,宰了这小子,把他剁成肉酱,以泄心头之恨!”

    说罢,带领着一众黑衣人手持钢刀便冲着聂狗儿掩杀而来。

    “哼,本来路途无聊想跟你们聊天玩玩的,既然你们这么迫不及待的找死,那就……去死吧!”

    聂狗儿面无表情的说完,内力透体而出,雄浑的气机震荡得崖壁沙尘滚滚。

    纵身冲向掩杀而来的人,一手探出便握住了一名黑衣人挥刀的手臂,另一只手掐住对方脖子,借着惯性瞬间推着这个黑衣人冲出了一段距离,而后,蕴含指芒的五指轻轻劲力一吐,便将此人咽喉震碎,殷红的鲜血从黑衣人口中溢出,顺着嘴角流下。

    只见这名黑衣人倒在地下,捂着喉咙痛苦的挣扎了一会儿,便悄无声息的没了动静,死透了!

    这一切说起来很久,实则只是发生在瞬间之事。等到周围黑衣人追击过来的时候,聂狗儿早就已经夺过了那名黑衣人手中的钢刀,反身便向着追击来的黑衣人冲杀过去。

    一时之间,峡谷

    (本章未完,请翻页)

    里喊杀声伴随着蓬勃的刀气和刀刃入体的沉闷声响回荡在谷之中。

    残阳如血,幽暗的峡谷里,聂狗儿握着滴血的钢刀,看着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的黑衣人首领,周围横七竖八的摆着三十来具尸体,满地的鲜血如晕染而来的玫瑰,妖艳异常。

    “你居然一直是装的!你根本不是毫无是处的纨绔,你就是个披着羊皮的魔鬼!”

    黑衣人首领满脸痛苦凄然的说道。

    聂狗儿看着黑衣人,摇头笑,脸上挂着一抹无奈道:

    “其实我也不想装啊,可是不装不得安生啊,有人不放心呐。”

    黑衣人一脸的疑惑,不知道聂狗儿说的是什么意思。

    只见这个长着俊美容颜的魔鬼轻抚着手中的钢刀,再次开口道:

    “父债子还,天经地义,你们要杀我,我不恨你们。只是你们要杀我的同时也应该做好被杀的准备。弱者是没有资格祈求公平的!你后悔截杀我了吗?可是有些时候,后悔本身就是一种无法偿还的代价!”

    说罢,指尖轻弹刀身,碎裂的刀片便射入了黑衣人头领的脖颈,黑衣人头领瞬间就饮恨而亡,死不瞑目。

    丢弃手中的刀柄,看了看四周,聂狗儿吹了一声口哨,便见峡谷峭壁间落下两个头戴帷帽的人,满脸虔诚恭敬的单膝跪于面前喊到:

    “楔子——沙鼠三号(五号)拜见世子殿下!”

    “周围是否有其他组织的人监视?”

    聂狗儿面无表情的问道。

    “此次殿下出行,其他组织相互忌惮并未急于出手,未出西凉之前没有派人跟踪。”

    听到这话,聂狗儿心里道:

    “看来皇帝和世家还是很沉得住气的啊,没有万无一失的把握看来是不会贸然出手的。这伙人明显是江湖人士,只是江湖上想杀我的组织有点多,暂时还不能确定是哪一个组织,也不能排除背后有朝堂的影子。”

    略微沉吟片刻,聂狗儿看向沙鼠三号和五号,说道:

    “将现场清理干净,切勿留下蛛丝马迹!”

    “诺!”

    说完,聂狗儿转身跨上马,向着峡谷出口疾驰而去。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