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枪出如龙之天下无双 > 第四章慈父手中线,游子身上塞

第四章慈父手中线,游子身上塞

    燕云城,西王府。

    聂狗儿奶奶和西王妃一左一右牵着聂狗儿手向着府门走去,再旁边是镇西王和姐姐聂知鱼抱着的幼妹聂小鱼,身后跟着一干叔婶弟妹和仆从下人。

    老太君满目慈祥,看着孙儿,满脸的笑意。

    聂狗儿,随了娘亲西王妃的美貌,虽不说男生女相,却也是面如朱玉,俊郎无双。

    要不是三洲之地皆知无良世子的纨绔大名,怕不是要感叹一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不得不让熟知他的人感叹:可惜了,可惜了啊,可惜一副好皮囊。

    以这家伙看见貌美小娘子就要上去拍拍臀儿,摸摸小手的恶行,满城小娘子都是畏之如虎,私下提及,都会轻啐一口:

    “登徒子!”,

    而后便红了脸。

    大概只有青楼妓馆的女子才会满心欢喜,捧着心窝窝的爱慕无良世子。毕竟世子殿下虽然恶名远扬,却是个懂得解女子千千心结和愁肠的人儿,出手阔绰不说,还生得一副好皮相。

    三洲之地不正经娘子谁不盼望能够与无良世子有一段雨露之缘。

    钱不钱无所谓,主要是听闻姐妹们说无良世子极懂女子心思,让人相逢恨晚。

    “狗儿啊,咋就要出远门了呢,奶奶的好孙儿哟,一个人出远门,身边也没个体己人,吃苦受累了可咋办呀?”。

    聂狗儿,此刻容光焕发,神采奕奕,听了奶奶的话,立马扶着奶奶的手,道:

    “奶奶,孙儿去去就回,不会太久的,以孙儿的本事,很快就能在江湖闯下赫赫名声,然后给你带回来一堆貌美孙媳妇儿,生一堆娃娃给您老玩,不像我爹不争气,我连个兄弟都没有。”

    “是是是,我儿本事大着呢,以后生八十个儿子,让爹也能体验一下孙儿满堂。”

    西阎王在旁边满脸陪笑,像极了一朵粗粝的老菊花。

    话间,来到府门前,西阎王指着门房牵着的马匹说道:

    “狗儿啊,这是正宗的千里良驹,汗血宝马,我儿骑它走江湖,又快又气派。”

    “马上的行囊里有银票十万两,黄金五百两,还有一些个玉佩玩物,缺钱了也能当个几万两黄金。”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你瞧,这剑可了不得,剑名飞鸿,是十大名剑之一,轻盈似水,削铁如泥,你带着走江湖,能气派不少”。

    “来来来,你看,这是当年无极道宗的镇宗宝典《无极剑诀》,有空的时候就看看,以我儿的天资,随便练个登峰造极的十大高手。”

    “还有这紫金宝甲,你穿上,这甲可是用南方极渊的紫金天蚕吐的紫金丝编织而成,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呢。”

    “儿啊,出门在外,可不能委屈了自己啊,感觉玩够了就回家。”

    聂狗儿一脸不爽,道:

    “知道了,爹,你放心,我很快便能扬名天下,荣归故里的。”

    说罢看了眼天色,着急道:

    “奶奶,爹娘,各位叔婶姐姐妹妹哥哥弟弟们,时辰不早了,我要出发了,各位勿念,我很快就会回家的,保重!”。

    终于,又在一番各种嘱咐之中后,聂狗儿捏了捏幼妹脸蛋,在愚蠢小孩极度不愿意的甩头之下亲了幼妹脸蛋一口,哈哈大笑的翻身上了马,调转马头,向着城门策马狂奔。

    凉洲刺史薛定江的儿子薛宝雄,天山洲刺史董松明的儿子董玉华,幽兰洲刺史廖洛川的宝贝女儿廖小煜,还有一干太守,将军的公子们早已在城门口等待。

    见到聂狗儿高骑骏马飞奔而来,一个个激动难耐。

    聂狗儿勒住马还未来得及落地,薛宝雄就抢先高呼道:

    “鱼哥儿,你这突然要走江湖,兄弟我以后找谁喝酒找谁逛青楼去啊?这三洲之地你走了也就没甚滋味了啊。”

    边说边用袖口抹了抹鼻子眼泪,至于有没有鼻子眼泪这不是重点。

    “我也想去,可是我爹不让啊,不然咱们兄弟仗剑天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这样的神仙日子,想想就让人羡慕。”

    “鱼哥儿,你走了,往后咱们兄弟连去青楼妓馆都不快活了啊,花魁小娘子们估计都得伤心落泪了呢。”

    董玉华在一旁说道。

    “碰”,一声鞋底贴屁股的声音响起,只见董玉华扑倒在地,就听廖小煜说道:

    “少叽叽歪歪,鱼哥儿走江湖,你们难过是真的,但要说喝酒逛烟花之地你们没滋味,谁信?”

    “少装腔作势,娘们儿唧唧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看到董玉华的下场,薛宝雄立马正襟而立,满脸肃然,道:

    “是是是,董小鸟太假了,太夸张了!”。

    董玉华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脸不红,心不跳的道:

    “咱又不会写那啥送别诗,写了也遭人笑话,为了表达对鱼哥儿的感情,可不就只能这样了?”

    廖小煜双臂环胸,翻了一个大白眼,懒得理这几个没皮没脸的家伙,道:

    “鱼哥儿,出门闯江湖,江湖咋样咱也不知道,只是出门在外,要注意安全,走累了就回来这燕云城,咱们好酒好肉的为你接风洗尘。”

    “走了也好,省得你们几个家伙狼狈为奸,祸害乡邻,不干好事!”

    廖小煜英姿飒爽,干练果断,深得各家长辈喜欢,哪怕是无良世子也不敢轻易招惹。

    要是惹到,先不说会被各家长辈无休止的唠叨,最可怕的是这丫头报复心极强,说不定在什么时候就被恶意整蛊报复。

    这丫头虽是女孩子,但却是从小到大和无良世子他们一起长大,又能一起疯的丫头。

    因此,几大无良纨绔对这丫头都是谦让疼爱有加。

    听到这话,无良世子也是只能装傻充愣,笑呵呵讨好道:

    “小煜儿妹妹说的在理,薛大狗和董小鸟他们太夸张,一天不干好事,无妨,此番哥哥我闯荡江湖,学成归来,肯定会管好他们的。”

    说罢,转头对着众人道:

    “你们在家,千万不要惹小煜儿妹妹不开心,不然我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话罢,便见薛董二人伙同后面一干人等赶紧摇头。

    “兄弟姐妹们,时辰不早了,江湖路远,大家各自保重!”

    聂狗儿学着游侠儿抱了抱拳说道。

    说完,转身翻身上马,策马扬鞭,说不出的潇洒如意。

    只留下一地烟尘和红了眼眶的廖小煜,以及她低不可闻的

    “鱼哥儿,一定要无恙回来啊”。

    有道是:

    此去路遥山险,凶吉祸福难知;莫道君行早,且劝斜阳慢慢行。雏鹰尚知临渊起,不经风霜难自立。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