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枪出如龙之天下无双 > 第三章悍银龙枪

第三章悍银龙枪

    和爹娘打了一声招呼后,聂狗儿回到了自己的别院。

    进门就看到一群丫鬟叽叽喳喳的正一起坐在凉亭里闲聊,显得很是兴致盎然的样子。

    “哟,小宝贝儿们这是有啥有趣的事啊,赶紧和你家公子说说,让公子我也乐呵乐呵?”。

    聂狗儿一副轻佻纨绔的坐了下来,顺手把一个俏丽丫鬟揽了过来,坐在自己怀里邪笑着说道。

    怀中侍女脸色绯红,像红苹果似的娇声回道:

    “公子,奴婢们说的可是女儿家的私事呢,怎么能和公子言说?”

    聂狗儿听后,装作诧异的高声说道:

    “哟,我们家的珠儿都已经知道瞒着自家公子,有了女儿家的心事了?想来是长大了,快让你家公子我瞧瞧!”

    说着便眼神故作邪恶的往不该瞟的地方瞟了瞟。

    “公子你再这样,奴婢便不理你了!”

    名叫珠儿的丫鬟发现公子眼睛不正经,挣扎着站起来,跺了跺小脚,脸色通红的说道。

    只是这气鼓鼓的样子显得更加娇俏可爱。

    “哈哈哈哈哈哈哈”

    聂狗儿开怀大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道:

    “好了好了,公子就不逗你玩了,今日有些乏了。今天就不用准备沐浴更衣了,你们也早些散了吧。”

    说着便独自回了房间。

    关上房门,吹灭蜡烛,静坐了半晌。

    聂狗儿起身走到了书房,轻轻扭动了一下书架上的一卷书卷,书柜便自动移开显现出了一道暗门。

    走进暗门,书架自动合上。吹着火折子一路顺着暗道走了半个时辰,出现在了一个宽广的石室之中。

    石室之中灯火通明,高大的书架上摆满了书籍。

    在书架前正中央则摆放着一个桌案,上面摆着一本破旧的书。

    而桌案一侧的兵器架上却是独独插着一杆长枪。

    长枪通体银白,雕有九条栩栩如生的九爪飞龙。

    这两样东西就是让无数江湖人士为之疯狂,最后丢了小命的,在武学谱上排名第一的七杀龙枪的枪法和兵器谱上排名第一的撼龙枪。

    这两样东西都是二十年前聂昊带十五万西凉铁骑,马踏江湖时收缴而来的,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直存于镇西楼。

    只是在十年前就被聂狗儿偷拿出来,放于此处。并对聂昊谎称书被拿来擦屁股用了。

    之所以连父亲聂昊都不说,不是觉得父亲信不过,而是觉得多一个人知道便多了一分在日常相处中出现异常的可能,从而被人发现端倪。

    作为一个从几岁开始就遭受刺杀的人来说,怎么早熟都不为过。

    十年来,聂狗儿表面装作无良纨绔,实际上却是暗地里勤耕不坠,苦练七杀龙枪枪法。

    七杀龙枪共有七枪技法:

    第一枪——枪起从风

    第二枪——枪扫云动

    第三枪——枪挑千钧

    第四枪——枪回魂惊

    第五枪——枪刺惊鸿

    第六枪——枪出如龙

    第七枪——亢龙无悔

    第一枪——枪起从风。正所谓风从虎,龙从云。手握悍龙枪之人,首先要有虎威。虎者,丛林王也,不动如山,动如猛虎。说的便是气势。

    第二枪——枪扫云动。第二枪是在第一枪的势上讲究大开大合,王者虎视,气机爆发下有无一合之敌之意,面对敌人有横扫千军之勇。

    第三枪——枪挑千钧,讲求的是力。俗话说力大出奇迹,一力破万法。此枪不光要求力量,同时还讲求杀伐意气之重。

    第四枪——枪回惊魂,此枪强调向死而生的陷阵之志。战场厮杀,四方皆敌,为将者,不光要有横扫千军的霸气,还要有回枪杀得后背之敌肝胆具丧魂魄惊的戾气。

    第五枪——枪刺惊鸿,此枪法讲究的是精!无论虎动从风,枪扫无敌,还是力魄千钧,肝胆具丧,都只是为了第五枪之精。如刀尖利箭于万军之中准确取敌将首级。

    聂狗儿至今已是练到了第五枪——枪刺惊鸿。

    至于第六和第七枪,却是无论如何都不得要领。纵然如,聂狗儿现在的战力只怕是都已经算是不弱了。

    只是伪装的太好,谁又能知道这样一个无良纨绔具备如此强大的武力!

    聂狗儿看了一会儿七杀龙枪枪法,还是不得要领便放下了。继而思考起了此次游历江湖的事。暗自心道:

    “这次,父亲安排人假扮客商和游侠来诱导自己游历江湖肯定是为了历练自己。

    其

    (本章未完,请翻页)

    次,父亲安排这次历练,除了有锻炼自己的意思,必定还有其他原因。

    随着新皇对朝堂的把控越来越严密,朝堂党争也越来越激烈,为了利益从而攻讦早就备受非议的父亲俨然成为了一个永不过时的话题。

    新帝对父亲的猜忌越来越重,暗中各种小动作也越来越多。

    况且很多江湖势力一直亡我之心不死,暗中积蓄力量。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父亲和娘亲肯定是想着兵行险招,与其规避,倒不如直接面对问题,诱出那些老鼠来,让他们暴露在阳光之下!

    看得见的总比看不见的威胁性要小得多。

    还有自从二十年前马踏江湖后,边境无大战,很多人都有些忘记了被父亲和七十万悍卒支配的恐惧。呵呵,看来父亲是要给一些人立威了。

    以父亲的老谋深算,必然已经暗地里安排好了保护我此次游历的高手和死侍。

    唉,形势所迫啊,要不是被逼无奈倒也不用父亲和母亲如此操心了。”

    想到这里,聂狗儿揉了揉眉头,有些无奈和感动。

    聂狗儿站起身徘徊了一会儿,转身走出了密室。

    回到书房,聂狗儿像是自言自语道:

    “传令楔子严密监视各方动向,提前准备好情报传递,另,让夜枭暗中随行,无我命令不得出手。”

    “诺!”

    黑暗中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随后归于平静。

    楔子,顾名思义如钉子一样,专门钉在重要的地方。这个组织是聂狗儿早年前就着手组建的情报组织,经过多年发展,已经非常成熟。在皇宫,权臣,江湖世家和敌国都有布局。

    而夜枭则是杀手组织,集刺探情报和刺杀为主。镇西楼武学典籍极多,很好的为聂狗儿培养高超杀手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按聂狗儿估计,楔子和夜枭怕是已经不逊色于父亲的蛛网和奔狼,皇帝的暗夜和影卫了。

    想到这些,聂狗儿就有些莫名兴奋了起来。这种悄悄强大的感觉就莫名的爽。暗戳戳想到:

    “你以为我在第一层,其实我在第七层;你以为你在第七层,其实你在第一层!”

    当然,聂狗儿还是决定继续扮猪吃老虎,只要把控好不变成猪就行。等到什么时候解开封印,一定要卷死他们!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