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递剑 > 第四章 怪石

第四章 怪石

    祭云抬头望了望天色,莫名想起老祭司来。老祭司也曾轻抚少年额角,说着些人有悲欢离合的话语,杜笋也是。

    少年好像明白了些什么,好像世间美好之人或物,历来无法长久。

    杜笋的养父母是如此。老祭司口中玄奥无比的各类符箓也是,说是威能极强、天塌地陷的符箓而今也不过是一种奇怪的符文形状罢了,任人画在何处,再无半点光泽。

    三人坐了半晌。徐盛倒也难得静静坐了许久,眼睛盯着高大的榆钱树,像是在思考着些什么。

    祭云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手臂,从怀里摸出一张古朴的符纸,递给了杜笋。符纸见光的一瞬便闪了闪,开始泛起微微的黄色光芒。

    徐盛看着符纸倒是眼睛一亮,心里想着,这东西他可熟悉勒。毕竟祭云给他画过,教过,只是教不会而已。

    “这是祖父嘱咐我带来的镇宅符箓,新画好的,从前的那张经过这么长的时间了,应该已经符文快磨灭了,效果没那么好了。”

    杜笋点点头,将符纸结果仔细看了看,突然一笑,“我之前有询问过公孙老爷子,老爷子说镇宅符是那极难绘制的大符箓…”

    杜笋嘴角扬了扬,凑近祭云,“这符箓是不是你画的,别骗我哈,我能看出来的,这与公孙老爷子以前给我的的符箓的绘制手法可不一样,哈哈”

    祭云挠了挠头,杜笋笑眯眯的看着祭云,“看来小云已经是把老爷子的衣钵接稳了,都能绘制大符箓了”这张符箓跟老祭司去年给的那张不一样,至少效果会不一样,杜笋知道。老祭司以前给他的符箓可不会吸收日光。祭云到底是白鹿送来的孩子,他画的符箓也许真的会强过老祭司。

    不过如此也好,杜笋心中想着,至少家中那口枯井,想来不会一到夜间便寒气森森的了。

    祭村里曾经有过一口老井,许多年了,老到没有人知道那口井是何时有的,仿佛在第一代祭村人来此开荒拓土定居扎根时便有了。

    那口老井在它不知多少年的年的岁月里从未断过甘甜的井水,也不知养活了多少代祭村人,只是奇怪的是,它如今是一口枯井,井中蛛网密布,已是打不起一滴水了,如今村中饮水只靠青石祭坛下那一口新凿的井了。

    那口老井枯了不多久,当时正年轻的老祭司便顶着他天骄的身份来了祭村,两件事好像关联不到一块,但确实是在村民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们发现井中再无半点水后,老祭司便进了村。

    之后便是杜笋的养父母,当时正值中年的这对夫妇想要修缮老宅,最终在与祭村新来的祭司也就是当时还年轻的公孙老祭司商议过后,在村尾建了新房,将那口已经干枯的井囊括进了自家院门。

    这事说是与老祭司商量,倒不如说是老祭司拾掇怂恿的结果,毕竟,祭村向来民风朴实,像老祭司这样连哄带骗的人也不多见。

    老祭司对中年无子的二人说,那里风水良好,说不准便来了那“儿孙福”。后来倒也确实老来得子了,白捡了个杜笋做养子…

    那枯井也怪,干涸后便时常往外冒寒气,只是两位老人尚在人世不太明显,日光下看着古朴厚重,也看不出什么阴寒气息来。

    那两位老人离世后便时常夜间冒出些幽幽寒气,月光之下,像那淡蓝的烟雾,在院中弥漫。杜笋的妻子为此而吓了个不轻。老祭司是明事理的,第二天便将镇宅符箓贴在了井口上。

    那之后,生活照旧。

    老祭司喝醉时曾跟祭云吐露过那井的来历,说是来头不小,不算邪祟、不算神灵,但下有怨气,需要蔚然正气、一生无错者常伴才能镇得住。显然,杜笋的养父母便是这类人,两位老人一生和善,是那纯善无争之人。

    那口老井换上新的符箓后,祭云拉着徐盛走了。杜笋好客,祭云知道,可是杜笋的妻子,那位村民们帮着张罗、物色了许久才经人介绍来到祭村的那个女子可不太好客。

    老话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确实如此,杜笋的妻子是个厉害角色,性格与向来醇厚朴实的祭村村民不说大相径庭却也背离甚远。

    女人势利,但好在对杜笋极好,村民们吃点小亏也就觉得没啥。

    “你不是要给我看什么东西吗?”祭云看着不明所以的徐盛问到。

    徐盛闻言一拍脑袋,恍然到,“对哈,只顾着蹭二笋叔吃的了差点忘了”

    徐盛神秘的冲祭云眨巴眨巴眼,示意祭云跟上,便带头往杜笋家宅后方的竹林里跑去了。一路往竹林深处钻去,进去便瞧见了正在干活的柴家兄妹俩,兄长柴明在砍那早已枯掉的死竹,妹妹柴凰便背着背篓在林间拾捡干枯的笋壳,应是家中炊事引火用。

    祭云笑着给兄妹俩打着招呼,徐盛是跑了老远了。两人停下手中的活计也笑着跟祭云点了点头。

    (本章未完,请翻页)

    柴家跟铁匠家是邻居,柴凰已经是即将出嫁的人了,那夫婿听说是云村的人,还是杜笋的妻子给牵的红线。

    竹林很长,祭村周围是被竹林包裹了的。祭村的祖宗公坟便在竹林极深处,每逢清明、开春时祭村便会公祭,村民们停工一日,搭建起高高的柴垛,放上丰盛的祭品祭飨先人。

    徐盛在水渠旁边的小土包上站住了,等着祭云过来。

    土包上给砸出了一个大坑,祭云上来便看见了,坑里亮闪闪的,是一块石头,像是铁又像是矿。跟着父亲浸润打铁知识多年的徐盛也拿不准主意。

    祭云蓦然瞪大了眼,他看见那姑且称为石头的东西与土壤交界的地方有古怪的划痕......

    歪歪扭扭的,却又像是人为刻上去的。

    符...,是符文!!

    这东西身上篆刻有符文!!!

    祭云险些惊叫起来!

    徐盛愣了愣,倒也没想到祭云会是这般强烈的反应。忙不迭跳入坑中,想着将那怪石翻个身查看。

    任凭徐盛脸色涨得通红那怪石却仍旧是纹丝不动,祭云也跳下身去帮着脖颈上青筋暴起的徐盛搬抬那石块,两个小家伙合力下到底是将怪石给翻了个身。

    那石块背面密密麻麻的全是怪异的符号,符文蹊跷,回路也怪异,尽管祭云跟随老祭祀多年却也仍旧是一个都认不出来。

    那石块背面密密麻麻的符文,就像是各种符箓人为匆匆拼凑的一般,毫无章法、毫无规律,祭云在上面看出了许多大小符箓的影子,唯独认不出是何种符箓,用途是什么。祭云一阵头大。

    呆立半晌,祭云跟徐盛两个人在竹林里边大眼瞪小眼,一个啥也认不出来干瞪眼的,一个半罐水怎么也教不会的,直到林间开始阴风阵阵,两个人才想起来天色渐晚。

    没得法子,两个少年瞪眼半天,还是决定明日再来,祭云也准备将那些符文用皮纸拓下来。

    林间幽暗,里边点又是一排排的墓碑,少年人到底是胆气不足的,祭云倒是没啥,徐盛已是有些害怕了。

    祭云知道徐盛在害怕,毕竟这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此是已经是话都说不利索了,祭云便拉着徐盛原路回去了。

    那柴家兄妹已经离去多时了,林间渠道两岸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的,青石板上不见一点灰尘。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