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虐爱强宠:盛总带萌宝求婚 > 第401章 降生与失去

第401章 降生与失去

    终于到了预产期这天,阮童瑶刚睡醒午觉,突然间肚子疼了起来。

    “瑶瑶,二舅打来电话,说他们刚下飞机,可能……”

    盛景铄的话戛然而止,看着疼得皱眉的阮童瑶,连忙跑到她身边:“瑶瑶,你怎么了?是不是要生了?”

    肚子正一阵一阵的疼,阮童瑶说不出话来,只能以点头来回应他。

    见状,盛景铄连忙按响呼叫铃,手足无措的搂着阮童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医生带着护士赶到病房,连忙给阮童瑶做检查,结果确实是要生了。

    “盛先生,太太马上就要生了,我们现在要进手术室,你在外面等着就行。”

    阮童瑶被搬到手术床上,她还紧紧抓着盛景铄的手,尽管疼得额头冒汗,还不忘了叮嘱。

    “小笠今天要考试,你别跟他说,让他好好看。”

    “还有我……舅舅他们要是到了,你让他们别担心,我没事的。”

    看她疼成这样,却还不忘了关心家人,盛景铄心疼得不行,连连点头答应。

    “瑶瑶,别害怕,我就等在外面,一步也不会离开的。”

    盛景铄俯身吻了吻她,最后眼看着她被推进手术室,而他自己被关在外面。

    医生见他这么紧张,也只能简单安慰了几句,然后便去准备手术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盛景铄焦急的等候着,半个小时后,周瀚池等人匆忙赶到。

    “瑶瑶怎么样了?”

    “进去多长时间了?医生有没有说什么?”

    “孩子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瑶瑶有没有说她一会儿想吃什么?”

    一行人围着盛景铄,他正担心阮童瑶的情况呢,面对他们的各种问题,只能随便敷衍了几句。

    周瀚一是一行人里面年纪最小的,但却是最冷静的一个,他把几个哥哥拉开,安抚道:“你们别这么紧张,瑶瑶她刚进去一会儿,暂时还不会出来的。”

    没办法,一群人只能安静下来,或站或坐的等候着,但脸上都是同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个表情。

    走廊上寂静无声,气氛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就在这时……

    一声啼哭突然响起,从手术室里传出来,传到门外每个人的耳中。

    “生了!瑶瑶她生了!”

    几人高兴得欢呼起来,周瀚池更是上前拍了拍盛景铄的肩膀,“恭喜你,又当爸爸了。”

    盛景铄已经喜极而泣了,他找不到词汇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高兴,兴奋,激动……

    总结成一句话就是:幸福不言于表。

    这时,手术室的门打开,医生出来看了一圈,视线落在盛景铄身上。

    “盛先生,盛太太已经生下女儿,孩子一会儿就送出来,不过……”

    听到这个断句,所有人脸色皆是一变,只听医生继续道:“盛太太突然间大出血,我们现下正在全力救治,但是情况不容乐观。”

    盛景铄脑袋‘嗡’的一下,他激动的抓住医生,几乎是用恳求的语气请求道:“救救她,你们一定要救她。”

    “不管要多少钱,要什么,我都答应你们,求你们一定要救她。”

    旁边几人脸色沉重,周瀚池深吸了一口气,走上前拉住他:“景铄,你先冷静下来,让医生进去救瑶瑶。”

    说着,他又交代医生:“这里面的人,是我的侄女,拜托你们一定要全力治疗。”

    等医生回了手术室后,周瀚池几人立马联系全国最好的医生,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

    这一次出动了四五个国内外有名的医生,经历了三天三夜的抢救,终于把阮童瑶从死亡线上救回来了。

    “病人虽然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但是不一定什么时候会醒。”

    “有可能是几天,也有可能是几个月,甚至时间会更长,你们家属要做好心理准备。”

    说到这儿,主治医师沉重的叹了口气,众人见这架势当即就明白了。

    盛景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人,心疼得抚摸着她的头,“没关系,我会等她的,我相信她一定会醒的。”

    病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房里的其他人都不约而同的沉默着,看盛景铄一直守在病床边,便主动担起了照顾孩子的担子。

    阮童瑶生下的是个女孩,长得小巧可爱,而且还特别健康,软软的一小只睡在摇篮里。

    “对了,你们给孩子取名了吗?”

    听到周瀚一的询问,盛景铄扭头看着病床上的人,“瑶瑶取好了,小名叫双双,大名叫盛涵双。”

    当初他们一起想了好久,可是一直定不下来,最后还是阮童瑶定了下来。

    虽然这个名字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但是对他们来说,双双的到来让他们这个家更加幸福了。

    “双双,这个名字很好听啊。”

    “长得也很漂亮,不愧是我们周家的人,以后一定会很出众。”

    舅舅们围在孩子身边,逗她笑,让沉闷的病房里增添一丝欢乐。

    因为双双是个女孩,所以自然而然就成了全家人的宝贝,家里人人都把她看得比命还重要。

    盛景铄依旧每天陪在病床前,一个月后,医生在检查过后建议先回家休养,他们便把阮童瑶带回了家。

    “瑶瑶,你还记得吗?我们谈恋爱的时候,曾经去看过一次电影,当时看的是恐怖片,你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没被吓到,我反而被吓到了。”

    “还有一次我们去酒店,当时你打扮得跟未成年似的,酒店前台的工作人员差点要报警……”

    盛景铄讲着讲着就笑了起来,他现在每天都会给阮童瑶讲述两人的往事,他不知道她能否听见,但这是唯一有可能唤醒她的方式。

    除了往事以外,盛景铄还会跟她分享阮小笠从学校带回来的消息,还有生活中的趣事。

    “瑶瑶,你知道吗?我们的双双刚学会走路,你应该醒来看看,她真的很聪明,很可爱。”

    “二舅他们总是很宠爱她,把她当成小公主一样,我都快治不住她了。”

    “我想你了,瑶瑶,你说过会一直陪着我的,我想跟你说话,想看你笑。”

    “求求你,快点醒过来吧……”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