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柴魔女召唤师 > 第三十一章 背生双翅

第三十一章 背生双翅

    “不行!”王小明皱着眉头说道,他深知一件神器对于驱魔师的帮助有多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质的飞跃,看见江琳琳现在竟然说要放弃他站出来表示反对。

    “不行又有什么办法呢,现在的情况就是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前往沼泽深处去把第二块碎片拿出来,与其在这里焦头烂额还不如回去再想想其他的办法。”

    江琳琳看着王小明焦急的模样,心里倒是并没有出现太大的波动,虽然神器对于驱魔师来说是不可多得的宝物,但江琳琳的底线就是不能让同伴为了自己去付出生命。

    更何况自己手里已经有了第一块碎片,就算其他的部分别别的驱魔师拿走也没有办法将整个神器拼接完全,还不如老老实实的等到以后自身发育强大或者毒素自然消散之后再来。

    白鹤把翠云鸟从天空之中召唤了下来,在自己的手心中仔细的摩挲着说道:“要不我让翠云鸟去里面试试,看看能不能抵挡住流彩残留的毒素伤害?”

    “这个办法恐怕不行。”江琳琳及时制止了翠云鸟跃跃欲试的模样,笑着说道。

    “翠云鸟虽然属于毒系生物,但是现在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并不能免疫流彩的毒素,更何况翠云鸟是宠物又不是召唤兽无法复活,如果在沼泽之地深处出现什么意外我们并没有任何可以支援的手段,到时候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江琳琳坐在地上思索着还有什么办法可以使用。

    虽然表面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但是江琳琳心里也有一点小着急。

    就算是神器碎片也能够对自己带来巨大的提升,就像第一片碎片召唤出现的河豚虚影完全可以主导战争的走向,在驱魔师手环之中也会有一些职业者的排行榜,召唤师的前十名有八位都没有神器傍身可见自己有多幸运。

    只可惜自己的实力不高并没有办法把近在咫尺的碎片收入囊中,如今在江琳琳面前的方法一共有两个,一个是让奶奶给自己请假在这里等个地老天荒直到毒素消散,另外一个就是乖乖回去正常的生活把一切都交给缘分。

    更何况江琳琳现在都不知道这件神器究竟被分成了多少分,说不定在世界上有几千个碎片,再或者就像手机里的拼夕夕软件一样,一辈子都差最后的一点点。

    但是无论怎么选择都没有必要让自己的同伴冲进烟瘴之地受苦,所以江琳琳思考了半天索性选择放弃。

    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突然头上的小皮套散发着阵阵柔和的光芒,罗卷穿着一身紫色的长裙从空中走了下来。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白鹤吓了一跳,就连在自己掌心舒舒服服整理羽毛的翠云鸟也被吓得飞了起来,在空中有些惊恐的啾啾叫着。

    “你好啊,小朋友。”

    罗卷对着白鹤笑眯眯的打着招呼,但是在后者的眼里却像是什么恐怖的存在一般被吓得连连后退。

    王小明连忙拉着白鹤的肩膀解释道:“这是我们队伍中的一位成员罗卷,原本是以为修行了一千多年的大妖后来~”

    “一千多年!”

    白鹤惊呼的露出了一副无法相信的模样,目光一直在罗卷的身上来回打量着像是无法相信王小明所说的话一样。

    “嘻嘻,我可不是千年树妖的本体,而是借助了一小截树枝前往人类世界玩耍的小仙女。”罗卷一副大姐大的样子拍拍白鹤的肩膀。

    “以后有什么事情姐姐我罩着你!”

    江琳琳看见罗卷突然灵光一闪,面前站着的可是修炼千年的树妖对于这点毒素应该很容易对付,何不如让罗卷帮自己把碎片取出来。

    罗卷像是知道江琳琳心里在想什么一样,伸出一个食指在众人面前摇了摇。

    “我可没有什么办法帮你把碎片取出来,不过我可以为你找个好帮手来。”

    好帮手?

    江琳琳听罗卷这么说心中难免有些好奇,因为罗卷前往人类世界第一次遇见的人类就是自己和王小明,后来基本上每天都和自己在一起腻歪,怎么还会有其他认识的人存在?

    不会是那个咖啡师吧!

    “罗卷姐,你说的帮手不会就是那个季布吧?”

    江琳琳试探性的问问了,后者连忙非常自信的点了点头。

    “你说的没错,我所说的就是那个咖啡师,上次喝醉之后我撤掉了他的几根头发,这样我就能通过树木一类的天赋技能寻找季布的定位,这样就能把他找出来帮我们这个忙。”

    罗卷从怀里拿出一个绿色的小口袋,从里面小心翼翼的拿出一根短发肉疼的对江琳琳说道:“这可是我的珍藏,在我还没有和季布恋爱之前可是用一根少一根,回去之后你要补偿我零食大礼包哦。”

    说罢,罗卷对着手中的头大轻轻地吹了一口气,在掌心的短发突然缓缓地燃烧了起来散发出一种独特的味道。

    罗卷用鼻子轻轻地闻了一下,脸上露出一副大局已定的神情,对众人摆了摆手说道:“等我回来!”

    说完,罗卷就化作一阵风沙消失不见,只留下面面相觑的三位小家伙。

    “季布,这个名字我好想是从哪里听到过。”白鹤若有所思的在嘴里咀嚼着这个名字,在脑海里拼命的寻找着关于季布的记忆。

    “季布是一位风系魔法师,在江琳琳家的附近开了一家咖啡店,曾经救过我们一次所以才认识,不过我有点担心罗卷这次前往寻找会不会成功把季布找过来帮忙。”

    王小明有些担忧的说道,江琳琳也同样点了点头赞成王小明的想法。

    季布虽然是一位实力强大的驱魔师,但是他并没有帮助自己的义务,更何况上次罗卷喝咖啡喝醉之后占了人家不少便宜,现在又用一些手段去找上门去,说不定会被当做偷窥狂直接抓起来。

    可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在这里等罗卷回来之后再作打算,如果季布不愿意出手相助就再去寻找一些其他的办法。

    温度还是缓缓的下降,江琳琳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忽然发现自己的身后一暖,回过头才看见王小明把自己的校服披在了自己的身上。

    “我不冷。”王小明穿着里面的单衣满是冷酷的模样,但有些发抖的身体却暴露了他现在瑟瑟发抖的状态,洪文黄牛从远处踱了过来趴在地上,江琳琳就和王小明靠在洪文黄牛的肚皮出互相取暖。

    江琳琳在心里一直等待着罗卷的归来,夜晚实在过于寒冷生怕王小明禁不住被冻坏,而王小明的心里想的事情则完全不一样、

    “希望罗卷晚一点回来,这样就能多和江琳琳在一起呆一会了。”

    “好香的味道,江琳琳的沐浴乳竟然是石榴味的,好可爱。”

    “白鹤怎么还不去别的地方转一转,一直直勾勾的看着我们两个做什么?”

    不大一会,就在远处的天边出现一阵大风,一位男子手里拎着罗卷从空中飞了过来。

    等到人来到近前江琳琳才看清楚面露寒霜的季布,而在他的手里则是一脸气鼓鼓的罗卷,不断扭动着身躯张牙舞爪的想要挣脱季布的束缚。

    “赶紧把我放下去,这大风把我的发型都吹乱了,信不信我下去之后用小树枝抽你屁股!”

    季布看了看在手中拼命挣扎的罗卷,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却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一般加快了飞行的速度,把罗卷惊的连连尖叫。

    等到再次回到地面,罗卷才惊恐不已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季布。

    “就知道欺负我这个分身,等我把本体召唤过来每天晚上都把你吊起来抽屁股!”

    看着两人的模样像是对冤家一般,江琳琳三人也没有多说。

    季布看了看眼前的氤氲毒雾有些欣慰的点了点头。

    “此处一看就知道是流彩的巢穴,而且按照毒雾的聚集程度就可以发现那头流彩在此处经营多年,还好你们没有贸然深入否则这些飘逸的毒素就足够你们有进无出的了。”

    季布身上穿的衣服无风自动,阵阵青色的萤火飘忽在他的周围,在黑夜之中显露出一丝静谧的美好。

    “和煦的微风从远古神灵的呼吸中孕育,炽热的气息在空间中蒸腾~”

    古老的咒语从季布的嘴里念了出来,在空中也开始出现了无数肉眼可见的青色气流,一片一片的在毒雾之中吹了起来将烟瘴分割的七零八碎。

    魔法元素的波动越来越法,季布犹如一尊熠熠生辉的神灵正在吟唱着歌曲,青色的光芒逐渐铺满了整个天空毒素也在缓缓地被吹走。

    “柔和的风元素请聆听我的呼唤,为世间带来青翠的~”

    季布念动咒语的速度逐渐加速,面前的毒雾也被一道道风元素驱逐的七零八落隐约露出了其中的样貌。

    流彩所经营的沼泽之地满是污秽的淤泥,没有任何生物可以在此处生活,除了氤氲的烟瘴之外那些散落在地的花草也充满了致命的毒素。

    微风一片片的将整个沼泽之地的上空肃清,季布皱着眉头一挥手在袖子里飞出一道青色的气流进入到江琳琳的身体之中。

    像是在背后有什么东西在游走一般,江琳琳刚要伸过手去挠几下去听见一声衣服破裂的声音。

    撕拉~

    在江琳琳的背后竟然直接生长出一对青色的翅膀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