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柴魔女召唤师 > 第三十二章 盾战白鹤

第三十二章 盾战白鹤

    “应该不会。”江琳琳对着王小明摇着头说道。

    “孙小云的性格一向谨慎,那些叫不准的事情从来都不会乱说,而且我后来也问了问一次她非常肯定自己没有看错。”

    王小明有些疑惑的思索了一会却始终没有什么头绪,发现江琳琳一副花痴模样地说道。

    “不过那位叫季布的咖啡师实力真的好强大,如果可以把他拉入到我们的队伍之中以后岂不是过上了抱大腿的生活?”江琳琳想起了季布那一手恐怖的风系魔法咽了唾沫,眼神当中出现了对大神的崇拜之情。

    “有什么可羡慕的,季布看起来比你大了最起码有十岁之多,只要你一直努力以后说不定会召唤出来比季布还要强大的召唤兽。”

    王小明笑着说道,语气当中还有着一丝对召唤师职业的羡慕。

    “在驱魔师这个群体之中,召唤师从整体实力上来讲无疑是最强大的,哪怕没有家族的技能传承都可以发挥出强大的战斗力,六只召唤兽面面俱到的负责各个方向就像是一个简易的小队一般,而且随着等级的提升召唤兽还会通过进化来获取智慧,越是强大的召唤师在战斗的时候精神压力反而越小,据说那些顶级的召唤师甚至根本不需要自己前往作战,召唤兽自己就能通过任务提示完成任务要求。”

    江琳琳的眼神之中出现了对未来的向往,心中开始幻想着自己挥手之间就召唤出六只实力滔天的强大召唤兽,把那些在人类世界捣乱的妖怪要不踩在脚下。

    “嘿嘿嘿,嘿嘿嘿。”

    “一个女孩子别笑得这么傻,我看着天空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雨,还是抓紧时间回去以免被大雨淋湿了。”

    嘎吱吱、嘎吱吱。

    无数骸骨士兵从泥土之中爬了出来,身上沾满了污秽和泥泞的气息,在空洞的头骨里缓缓跳动着乳白色的火焰散发着阵阵幽森的感觉。

    “不好,我们中了诅咒师的魔法陷阱,快跟着我往回跑,否则等到骷髅大军彻底形成我们就没有活着逃出去的机会了!”

    骷髅的出现给这群前来森林中探索宝藏的冒险者带来了恐惧,这群完全没有办法彻底杀死的生物对于任何一个职业来说都是最可怕的噩梦。

    季布紧紧地跟在同伴们的身后,一挥手无数青色的风刃如同长河一般奔涌而出,将面前的所有骷髅兵冲击成无数细碎的骨片,乳白色的火焰从碎裂的骨骼当中飘了出来静止在空中一动不动。

    那些在地上的骨骼碎片像是受到什么召唤一般缓缓的升到了空中,然后围绕着乳白色的火焰开始七拼八凑的组装起来,眨眼之间一个新的骷髅兵便再次出现在人们面前。

    “没有用的,如果没有办法熄灭他们头骨当中的灵魂之火那这些骷髅根本没有办法一次性杀死。”

    “该死的。”季布愤怒的握紧了拳头心中满是自责,如果不是自己一意孤行的想要来此处探查宝藏,同伴们也不会身陷险境导致现在陷入重重的包围之中。

    “你们先走,由我来断后。”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位战士毅然决然的站了出来,现在必须要有人做出牺牲否则所有的队员都会葬身此处。

    “我陪着这个大家伙一起吧,你们全力跑出去我们佣兵团才会残留一丝火种。”一位身穿着红色法师长袍的女子也走了出来站在方才那位战士的身后。

    “不,是我把大家领到了此处应该是由我来垫后!”季布看着站出来的两位同伴知道留下来的一定会牺牲,连忙悲痛欲绝的阻止着伙伴们的决定。

    “傻孩子,你不过是一名中级魔法师,留下来断后又能阻碍这些骷髅多久,还是跟着其他同伴一同离开此处吧有我们俩就可以了。”

    “哈哈哈,小家伙,你现在留下来只会成为我们的累赘,还是抓紧时间离开包围圈,等我们解决这群杂碎之后就会跟上去的。”

    不!

    季布突然在睡梦中睁开了双眼,同伴的死历历在目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中。那些熟悉的音容相貌仿佛深深的刻在了他的心上,使其一刻都不敢忘怀。

    滴答、滴答!

    一滴滴水珠从屋檐落下,很明显在睡梦的时候下了一场小雨,整个天地都被这场小雨洗涤一空留下清新的气息。

    季布呆呆的靠着窗前任凭滴落的水花溅在脸上也无动于衷,仿佛在陷入一阵痛苦的回忆一般。

    突然在远处走来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爷爷带着他调皮的小孙子。

    “爷爷,你要为我介绍的那个人到底有多厉害,真的像传说中的故事一样强大吗?”

    “哈哈哈,这位前辈可是风系顶级的魔法师,当年凭借着一道禁咒魔法硬生生将一处魔兽山谷荡为平地,爷爷之所以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当初受到了他的一番指点。”

    “真的吗,可是既然这位前辈如此厉害,为什么在驱魔师这个行业当中没有听过他的名讳?”

    “这件事情要追溯到很久以前,一会儿见到那位前辈你可不要随便开口乱问,等我们回家之后,爷爷再详细的给你解释一下。”

    爷孙俩互相聊着天慢慢的来到了季布所居住的地方,刚要伸手按门铃却发现门已经虚掩着像是早就知道客人到来一般。

    推开门进到房间之中映入眼帘的便是各种各样的咖啡,一位看起来不过20出头的男子正在细细的研磨着咖啡。

    “爷爷,看来你说的那位前辈根本不在家,我们还是过两天再来拜访吧。”

    “胡说些什么呢?”老者低声呵斥了一下孙子,然后恭恭敬敬的对着房间内的男子鞠了一躬。

    “带来的这位就是我的小孙子,他从小就觉醒了魔法师血脉所以特意带来请前辈看看,如果前辈不嫌弃的话不知道能不能收做徒弟,哪怕每天为您处理家务也是可以的。”

    “不必了,回去吧。”老者的话还没有说完,房间中的男子便出声打断了他的话,头也不回的继续研磨着手中的咖啡,像是在处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老者愣了一下,然后再次鞠了一躬便离开了房间。

    “爷

    (本章未完,请翻页)

    爷,房间里的男子看起来那么年轻,根本就不像你口中所说的前辈啊,而且你以前和我讲过两次他的故事,那不是发生在几百年前吗?如果他真的是那位前辈现在也是白发苍苍的模样吧。”

    “傻孩子,你懂什么?”老者格外宠溺的揉了揉小孙子的脑袋,然后一脸唏嘘的说道。

    “故事的的确确是真的,但是故事当中的宝藏也是真的。”

    离开了季布居住的地方,老者忽然画风一转。

    “对了,我记得你有一位好朋友也是职业者,而且就在这座城市当中闯荡,要不你把他约出来爷爷见一面?”

    “爷爷你说的是白鹤吗?我刚才已经给他打电话呢,只不过他今天晚上有任务要做,所以没有办法抽出时间和我聚一聚了。”

    “白鹤这个小家伙在驱魔师的圈子里也有所耳闻,听说他是个极度不爱说话的家伙,很多和他一起组队的伙伴都因为过于压抑选择离开。”

    “白鹤只是平日里过于内向罢了,才没有外界传闻的那么不好。”

    爷孙俩的身影逐渐消失不见,他们说讨论的那位驱魔师也正在和一头妖怪浴血奋战着。

    白鹤手中拿着一个闪烁着乌光的大盾牌,身上满是一些细碎的伤口正在往外缓缓的渗透着血丝,整个身躯随着大口大口的呼吸起伏不定。

    在他的对面,匍匐着一头如同黑豹般大小的猫咪,乌黑发亮的皮毛在黑夜下能够极好的掩盖身影,除了个头大之外,在这头猫咪的额头上还生长着第三只眼睛,每当第三只眼睛睁开的时候,野猫的攻击速度便会增长到平时的两倍。

    三眼猫!

    呜~

    三眼猫的嘴里发出呜咽的声音,面前的这位盾战已经成为了她戏耍的对象,敏捷系数极高的它对于这种笨重的驱魔师完全可以做到玩弄致死,只不过有趣的是,如果其他驱魔者遇到这种情况早就落荒而逃,而面前的这位却始终不肯退开半步。

    三眼猫已经具备了初步的智慧,围绕着面前的这位盾战打着圈环绕着打量起来,就像是面对着一只垂死挣扎的老鼠一般。

    白鹤拿着盾牌的手已经微微有了一丝颤动,黄色的光芒换的出现将自己笼罩起来,在身上那些细碎的伤口随着黄色光芒的出现,也开始微微产生愈合的趋势。

    只不过对于现在的身体来说这道技能无疑是杯水车薪,更何况每当身上的伤势恢复的七七八八,是那头三眼猫便会再次扑上来毫不留情的把那些伤口再次撕开。

    看着这都出生眼中戏谑的目光,白鹤只觉得用内而外散发着一种无力感。

    呜~

    三眼猫像是欣赏战利品一般围绕着白鹤走了几圈,然后迅速的加快速度在地上竟然出现了三四只虚影。

    三眼猫迅速的跳到了白鹤的身后,手中锋利的爪子上面闪烁着璀璨的寒光,一跃而起就照着白鹤的后脖抓了上去。

    这个地方是所有人类的弱点,三眼猫非常自信凭借着自己强大的攻击力,可以轻而易举的将面前的这位盾战一击毙命!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