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转生成了魔王候选人 > 29、清理

29、清理

    在这个注定载入史册的夜晚里,发生在精灵之都的历史真相,在后来的记述中总是语焉不详。

    他从虚无中走来,带来了希望。——吟游诗人的诗歌中总是用这一句作为开篇。

    只是眼下的艾默柔德,确实是被希望之光笼罩着,无论是真实的还是虚假的,总归它让花精灵的族人们陷入了仿若节庆的狂欢。

    少数几个知晓内幕的人物,都选择了沉默。

    萨拉自然是沉默的,在殿下没有主动命令之前,一步不离地守护,避免再次发生突然被掳走的情况是她当下唯一思考的问题。

    精灵女王泰瑞丽是沉默的,她匍匐在那个男人的脚下,高贵的头颅深深低下,抵住地面,任眼角的泪水汹涌而出,无力与愧疚,软弱与哀求。

    而沈骁的沉默源于感慨,有劫后余生的后怕,上一次的死亡让他来到了这个世界,再死亡,恐怕就是真的死亡了吧?

    也有自嘲,这一套忽悠商业客户的急智和对人心的把控,意外地处理了眼前的状况。

    人总是趋利避害的,巨大的落差会让人崩溃,而可以被接受的“真相”,往往更得人心。这一点上,精灵也不例外。选择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只需要给他们一个可以相信的“事实”就好了。

    虽然说就算真相暴露,大不了让萨拉杀了所有人也就是了。但是毕竟眼下的情况算是最好的结果了吧,意外获得的预言之子的身份,掌握了花精灵一族的势力,若是有一天还会面对来自地狱魔族的追杀,也许会更有自保之力?只是看起来以萨拉都能杀光所有精灵的态势,面对真正的魔族,这些花精灵又能发挥多大作用呢?

    思量着这些,沈骁微微有点失神。

    回过神来,他深吸了一口气,该结束这场闹剧了。

    欢呼的人群在他伸手示意下迅速平息了下来。他环顾一圈,微笑颔首,每一个花精灵都忍不住挺直了腰身,仿佛在接受月神的目光。

    “今夜,注定是精灵一族走向复兴之路的时刻,曾几何时,我是一个人类,一个被诅咒的人类,我被人类所抛弃,而我也选择远离他们。但是在这一个夜晚,响应女神的呼唤和赐予,我重获新生,我将视精灵为我的族人。不仅要带领我的族人们迎接可能到来的灾难,更要带领我的族人们重建精灵一族的伟大与辉煌!”

    沈骁不清楚这个世界中有没有种族歧视这样的说法,但是获取认同感的捷径就是同化立场和身份,我视你们为族人,那么你们自然会视我为族人。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我想,我们需要一场盛大的宴会来庆祝这个特殊的时刻。”沈骁微微一笑,“只是,在此之前,我们还需要处理一些事情。”他抬手指向人群身后,众精灵回头望去,恍然大悟。

    那里是四长老为首的一群花精灵,以及被护卫在其中的人类剑圣阿瑞斯。

    “精灵一族的荣耀,容不得人类插手!我的族人们,杀了这个人类!胆敢私通人类的,以叛族罪论处!”

    群情激愤,所有精灵的目光都注视向了这些格格不入的叛逆者和剑圣阿瑞斯。

    精灵的高傲,印刻在了精灵的骨子里。原本就对于谄媚人类的四长老一系多有怨言,只是碍于人类的强盛,而不得不忍气吞声,如今精灵的复兴在望,又有女王认可的预言之子出声,顿时新仇旧恨一并爆发了出来。

    “杀了他们!”“叛徒!”“嚣张的人类,杀了他!”

    对峙再次形成,只是这一次,剑拔弩张的气氛更胜之前。而作为“叛逆”一方的花精灵,则开始犹豫和惶恐。

    沈骁看出了这丝犹豫,他继续出声:“精灵人丁不旺,我珍惜每一个族人的生命。我相信你们只是受了蛊惑。解除武器,你们只会被监禁,只要核实你们对精灵族的忠诚,我仍旧给予你们自由。如果冥顽不灵,那也只有狠下心来清理叛徒。”

    “还不放下武器!”“感激预言之子的仁慈吧!”众精灵更是心情激动,一个仁慈宽厚的领导者总是更让人信服。

    几十个花精灵几乎同时扔下了手中的兵器与法杖,立即有精灵法师收编和禁锢了这些花精灵。与族人的对抗不仅仅是实力问题,更是心理接受度的问题。在可以保证生命的前提下,解除武器的选择几乎不需要什么犹豫,更何况是为了一个人类而与族人和预言之子抗衡?

    剩下七八个精灵茫然四顾,看着同伴纷纷扔掉武器,站往一旁。他们惶恐地望向四长老,却发现四长老也如他们一般惶恐不安。

    阿瑞斯默默注视着眼前的一切,心中翻江倒海。精灵一族的传说是真的,这个仪式是真的,一如狮心王书信中所提到的,精灵族召唤来了他们的预言之子。只是他想不通,明明是一个恶魔术士,为什么会被选中。作为通晓武技的剑圣,对于魔法原理并非是门外汉,相反,理论上的知识储备是丰富的。这种召唤仪式分明应该是跨越空间,甚至是时间的召唤,为什么最后出现的却是本就处于主世界中的这个名叫沈骁的男子。

    一定是哪里不对,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又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或者,一如自己与国王陛下担心的那样,这一开始就是一场精灵族谋划无数年的阴谋。

    目的是什么呢?为什么一定要邀请人类和兽族观礼呢?难道不是为了获取认同?

    必须得逃出去,这个信息必须得带出去,要让人类世界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有智者洞悉其中的阴谋。阿瑞斯并不认为凭借区区精灵一族就能对如今强盛到极致的人类一族产生多大的威胁,只是如今多出了一个预言之子,一切的变数都超出了他所能思考的极限。

    这个预言之子身上庞大到可怖的气息,已经不是阿瑞斯能够独自面对的等级,更不用说他召唤出来的那只魅魔。阿瑞斯有理由相信,这只魅魔的强大即使是在传说中强大的无以复加的魔族中也是佼佼者。

    魔族?脑海中,灵光一闪,如果精灵一族的仪式是真的,那么魔族降临主世界的预言也是真的。

    而精灵一族召唤来的却是与魔族脱不了干系的预言之子,那么,是不是可以理解为......

    阿瑞斯的冷汗滴了下来。不管自己的猜测是不是真的,一定要把消息带回去。

    四长老在犹豫,作为亲近人类的代表,政治立场是她作为长老的资本。即便抛开这个不谈,与人类彻底交恶,她没有信心认为眼下的精灵族能够承受人类的怒火。只是真要对抗自己的族人吗?真要对抗预言之子吗?她的追随者已经十不存一,她能从剩下的追随者的眼中看到无助和惶恐,以及倒映出来的同样无助的自己。她试图向精灵女王喊话,却发现一向高贵到骨子里的女王陛下,无论场面多么的喧嚣,仍旧一动不动地匍匐在那个男人的脚下,自始至终不曾回头望向这边一眼。她的惊讶一闪而逝,随即陷入了更深的惶恐。

    “伟大的预言之子,我,苏姗·卡迪米请求您三思,人类太过强盛,精灵一族的复兴需要时间和空间。”

    只是她最后的祈求声被淹没在了众精灵的声讨中,更显她的无助罢了。

    沈骁嗤笑出声。萨拉询问的眼光投向他,他却只是摆了摆手。

    低头望向仍旧纹丝不动的女王泰瑞丽,他压低声音笑道:“听到了吗,她居然还让我三思。去吧,去证明你的忠诚。你亲自去。杀了他们。”

    良久的沉默,那具娇躯微微颤抖,保持着匍匐的姿势没有动弹。

    沈骁也并不着急,耐心地等待着。

    “是,主人。”声音微不可闻地传来。

    沈骁笑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