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转生成了魔王候选人 > 27、为什么

27、为什么

    让我们把时间稍稍退后一点,回到预言仪式刚刚完成的那一刻。

    泰瑞丽女王作为最接近魔法阵中心的人,目睹了预言之子的降临。在那一层由暗元素和木元素构成的魔法保护层消散后,她见到了那个赤裸着半跪在地的男人。

    她心中激荡,这就是异世界的最强者吗?无与伦比的元素掌控力,身处阵中才能最真切感受到的恐怖的魔力波动,一切的一切都在彰显着预言之子的强大。

    她稳定心神,感受着心中多出来的那一份羁绊。融入召唤仪式中的奴仆契约已经完成了!确认了这一点的她幸福得战栗起来。她几乎想要歌唱,赞美月神的伟大,赞美祖先的睿智,赞美自然力量与黑暗力量的宏伟。以今日消耗的魔法水晶数量,以及倾尽花精灵全族力量拼凑出来的魔法师阵容,世界之树的力量支持,加上一个强大的恶魔术士的献祭,才终于完成的召唤仪式,怕是很难再有机会完成这个五万年前留下来的召唤仪式。加上泰瑞丽自己的精心设计与巧妙安排,才有了如今辉煌的成果。只要紧紧将预言之子绑在精灵一族的战车上,那么……

    一声不合时宜的轻咳打断了女王陛下的遐想。回过神来的泰瑞丽察觉到了自己的失礼,但一时间却无法判断该如何向预言之子行礼。毕竟作为高贵的精灵女王,行礼这个词对她来说是无比陌生的。

    “想什么呢,美人儿?见到小爷我不高兴吗?”

    一个调侃戏谑的声音响起来,预言之子已经站直了身子。

    泰瑞丽定睛望去,顿时双目圆睁,脸色煞白一片。男子赤裸的身体很干净,虽然稍微瘦了一点,却很匀称。他叉腰而立,胯下不雅的一块儿也赫然在目。

    但这并不是让泰瑞丽震惊的原因,她紧紧盯着那张脸,那张脱了衣服似乎便有点陌生的脸,似曾相识。一个可怕的念头自内心最深处涌起,她机械地偏了偏头,望向另一侧的献祭法阵。阵中央只剩下一把孤零零的属于阿瑞斯的制式长剑。

    她艰难地动了动干涩地喉咙,又望向那个男人,看着他嘴角讽刺的笑意,如坠冰窟,身体开始了剧烈的颤抖。

    她的视野中因为太过恐惧的原因,开始出现黑暗的阴影,那是快要昏厥过

    (本章未完,请翻页)

    去的迹象。她暗咬银牙,强迫自己保持着最后的清醒。

    “为……为什……么……?”她怀疑自己是否发出了声音,男人却听到了她的问话。

    “哦,你是问为什么是我?嗯,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不过我倒是有个猜想。”男人笑了笑,“这个召唤法术似乎是利用元素之力破开空间裂缝,强行征召异世界的人,暗元素负责破坏,木元素负责保护。嗯,中间可能还涉及到恶魔之力的运用,但是我对恶魔之力的了解还很有限,所以也不太懂。啊,准确来说,即便我吸取了如此庞大的元素力量,我对木元素和暗元素的了解也不太多。但是原理大致上可以推断就是这样的。啊,像极了某些勇者召唤的套路啊。”

    男人的话语中也没有太多的自信,自嘲地笑了笑方才继续说道:“这样的工程量实在太过巨大了。人都是有偷懒的心思的,能安逸一点自然会选择更舒适的方式。这一点,对于元素力量来说,也是同样的道理。”

    泰瑞丽也不知道自己听进去了多少,只是却更加迷茫了。

    “你看哈,你想让元素之力撕裂空间,去遥远的异世界强行把一个人带回来,那得多麻烦。所以当这些元素发现不需要跨越遥远的空间,在家门口就有一个合适的目标的时候,你觉得它们会怎么选?”

    女王再次瞪大了双眼,一脸的难以置信。要知道任何一个魔法都有它的严肃性,你设定的魔法是一个火球术,释放出来就不会是其他形状。当你设定魔法阵是召唤异世界强者的时候,它就绝不会将一个本世界的人召唤到这里来。除非……

    “啊,看来你的表情说明你也想到了。没错,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来自异世界。”沈骁向女王眨了眨眼睛。

    从献祭魔法阵的昏迷到被召唤到降临魔法阵中,沈骁经历了漫长的煎熬。当被元素力量包裹成一团的时候,他确认了自己仍旧活着的事实,以及眼前的状况。稍微思考后,他对于事件发生的因果便有了猜想。

    磅礴的力量进入身体,却没有丝毫的不适感。仿佛这些力量天生就是属于自己的。虽然仍旧不知道如何释放魔法,但是相信此时此刻再随手抓一团元素力量当手榴弹扔出去,威力比之之前更是强了无数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个档次。加上最大的保命底牌,大伪装术的回归,此刻的沈骁开心得几乎想要仰天长啸。

    最让他意外的是,在苏醒过来的瞬间,有一份自称奴仆的元素契约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同意召唤降临就一定要同意这份契约,几乎让沈骁想起了前世某些霸王条款的可恶行径。

    然而最终却发现,这份奴仆契约的来源,竟然是眼这位自始至终都高高在上的精灵族女王!

    所以,我莫名其妙多出了个永不背叛的奴隶,还是个精灵女王?沈骁眼眶湿润了,人生啊,大起大落,真是,太刺激了!

    有一道身影从魔法阵外穿过氤氲流转的魔法波动小跑了进来。她手拿着一袭白色魔法师长袍,到近前了,便放慢了脚步,低眉垂目,为沈骁披上了长袍,顺便侧着身子小心翼翼地将长袍的前摆系带系好,帮沈骁遮住了赤裸的身体。

    沈骁斜眼瞥着她,没吭声。待她把一切都做好了,方才开口说道:“哟,没想到你还有这么贤惠的一面啊?”

    大概是这句话太过轻佻了,那名叫朵兰的女精灵愣了愣神,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预言之子。她从踏入魔法阵中开始,心中就紧张万分,只有踏入其中她才能感受到眼前这位异界强者的强大威势。她一心向预言之子示好,聪明如她,早已明白预言之子就是精灵族崛起的关键,能否得到预言之子的认可,对于她能否顺利成为下一任精灵女王至关重要。她不允许自己有任何失态的地方。可是这一眼望去,她还是呆住了。如此近距离的对望,受到的来自强者的心灵冲击自然更加强烈。只是让她脑中一片空白的是另一个事实,眼前的男人长着一张让她痛恨的脸,这张脸本该在前一刻彻底灰飞烟灭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这张脸又出现了?而且是出现在如此不可思议的场合?

    有什么东西在内心崩塌了。就算没有理清事情的始末,某些极度不好的预感怦然撞击着她脆弱的心脏,让她产生了下一秒就会心碎而亡的感觉。她脚步踉跄着后退两步,双膝一软,跪坐在了地上,双目无神,茫然无措。

    魔法阵中,一对花容失色的花精灵母女,一个亦人亦魔的预言之子。母女二人神色崩溃,那个男人扬起的双目中,透出狰狞的寒意。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