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转生成了魔王候选人 > 25.预言之子

25.预言之子

    地狱魔族的生命是有限的,并不是主世界生灵所想象的那样长寿永生。以欲望驱使生存的魔族,对于永恒和永生并不是没有向往,但相比起难以追寻的无限寿命,绝大部分的魔族都是务实的,杀戮、权势、征服、奴役,明显更让魔族心动。

    魔族的普遍寿命在三百岁左右。极少部分魔族拥有更加漫长的生命。

    萨拉已经五十多岁了,在人类的眼中已经是将近花甲年纪。然而在魅魔族的眼里,她还只是刚刚成年。就好比此刻被她提在手中的灾厄精灵安希尔,高龄八十多岁的安希尔,对于普遍寿命六百岁的精灵一族来说,不过还是个孩子。

    萨拉的经历很复杂。作为魅魔一族少有的物魔双修的天才,她的童年并不是一帆风顺。

    在一次战争中,萨拉与族人失散被俘,成为了奴隶。即便是在战争稀松平常的地狱中,也很少有高等魔族成为奴隶的情况出现,除非奴隶主更加强大。

    她被调教,虐待,将被培养成肉娃娃供某位高贵的恶魔玩弄。偶然的机会。她被扔进竞技场与魔兽厮杀搏斗。一个体质相对柔弱的魅魔,要在这样的情况下存活,几乎是天方夜谭。她却幸运地活了下来。在此后一场场厮杀中,她成为了恶魔们最喜欢下注的存在。瘦弱的魅魔,在何时会倒下呢?所有人都热衷于这样的赌注。

    她咬紧着牙,她想要活下去。她学会了使用自己的利爪,那本该是象征美的魅魔标志。她学会了使用牙齿,像真正的魔兽一样狰狞撕咬。她甚至早早觉醒了种族天赋暗元素掌握。在奴隶主饶有兴趣的安排下,学会了暗系魔法,以便使她的赌注更加高昂。

    她没法停下步伐。比起成为上位魔族的玩物,她宁愿选择用搏杀去换取活下去的机会。她的对手也越来越强大。她以为自己将会在这样无休止的厮杀中迎来生命的终结。

    直到有一天,这个竞技场迎来了一行最尊贵的客人。所有恶魔都匍匐在地迎接他们的到来。那个男人牵着一个男孩儿站在她的面前。彼时,她已经精疲力尽。没有一个魅魔在面对三位恐惧魔王的围杀后,还能完成反杀并存活。她做到了,尽管已经

    (本章未完,请翻页)

    奄奄一息。

    她隐约听到那个孩子指着她对男人说:“我要她。请给她自由。”

    思绪回转,萨拉恍惚的精神陡然清晰起来。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走神。冥冥中,她感觉有什么东西离她而去了。这种似是而非的感觉很怪异,眼角有些疼,一滴血泪划落下来。

    她摸了摸脸颊,不详的预感更加强烈。那或许是誓言破碎的征兆。

    “还有多远?”

    被提在半空中的精灵少女不停打量着四周的一草一木:“快了!就在前面,那边有一条河,过了河就是精灵之都!”

    主人,你千万要等我!萨拉咬了咬牙,足下发力,速度再次暴涨,以至于安希尔已经看不清周围的景色。

    ————

    阿瑞斯站起了身,双眼微眯,紧紧盯着场中那个从空间裂缝中掉落的身影。另一个魔法阵上,那个名叫沈骁.肖申克的恶魔术士已经消失,想必已经被献祭魔法阵抽走了所有存在的痕迹。阵中只留下阿瑞斯那把制式长剑孤零零地插在地面上,此刻连斗气的光芒也已经消散。

    阿瑞斯的目光很警惕。对于这一次的事件,如果不是狮心大帝送来的亲笔密信,他原本只会当做一个笑话。什么恶魔之子与预言之子,数万年前的事情,多半是以讹传讹的故事传说罢了。即便是接到了大帝的信件后,他也始终将信将疑。

    传说中身躯庞大如山岳一般的泰坦一族是否真实存在过,即便消失在历史尘埃中,为何除了神话传说,再也没有一星半点关于他们存在过的痕迹?

    莱安娜女皇又是否只是一个神化的普通人物?她的诸多事迹到底有多少可信度。就算她真实存在过,她留下的预言又是否值得这样小题大做?即便是人类世界那些抛弃元素能力,进阶为预言师的人类法师,在阿瑞斯眼里也大多是欺世盗名的神棍,与兽人那些神神叨叨的萨满没有什么区别。什么样的法师会放弃强大的元素力量,而自我阉割成除了预言,只会一个等同儿戏的变羊术?

    阿瑞斯的嘴角有一丝嘲讽。他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这更像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精灵族的一场阴谋。这同样是睿智的狮心大帝的担忧。那位看起来柔弱可欺的花精灵女王泰瑞丽,阿瑞斯却觉得心机深重,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然而这些都不重要了,如今仪式完成了,所谓的预言之子也已经降临,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了。

    众人目光所集中的地方,那道赤裸的身影缓缓站起了身。

    众人看到,离得最近的精灵女王泰瑞丽激动得浑身颤抖。

    不知道是谁呼喊了一句:“预言之子!”

    其他花精灵纷纷反应过来,顿时匍匐在地的众精灵纷纷呐喊起来:“预言之子!预言之子!”

    数千精灵齐声呼喊,声势壮阔。

    或许是见到预言之子尚且赤裸着全身,有几个花精灵反应了过来。众精灵看到朵兰接过随从递过来的绿色披风,快步走向了预言之子。将手中的披风为预言之子披上。过程中,预言之子似乎对朵兰说了句什么,朵兰退后了几步,竟然狂热地跪倒在地,似乎

    在接受预言之子的教诲。

    于是众人的呼喊更加狂热了。无数花精灵热泪盈眶,这是祖先的预言成为现实的时刻,预言之子的降临,必将重现大精灵帝国的辉煌。

    唯有阿瑞斯目光更加凝聚了。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他的目力惊人,但是此刻魔法阵中仍旧有弥漫的元素波动从预言之子的身上扩散出来。他并不能完全看清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总觉得泰瑞丽女王颤抖的幅度有些太大了。那不仅仅是激动,更像是——害怕?

    随即又摇了摇头,那个女人也会有害怕的东西吗?

    或者说这个预言之子的实力真的有那么强大?阿瑞斯陷入了思索。

    终于,泰瑞丽女王有了动静,她转过身去,面向人群中的某个方向,抬起了一只手。

    众精灵回头望去。那里只有面色如沉的人类剑圣阿瑞斯。阿瑞斯的心在往下沉,脑海中一个念头闪过,这是一场阴谋!

    众精灵不解地回望着精灵女王和阿瑞斯。

    却听女王艰难地开口:“杀……杀了他!”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