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转生成了魔王候选人 > 23、斗气封印

23、斗气封印

    “为表敬意,我会尽全力打败你!”阿瑞斯保持着竖剑的姿势,沉声道。

    一时间全场鸦雀无声。

    沈骁心里那个气啊,表什么敬意啊?你可千万别尽全力啊!眼看着是没地方跑了,沈骁犹豫着要不要使用完全状态的大伪装术。以萨拉的体术实力,要想强行逃脱,也未必没有可能。只是变身之后,魅魔的形态一出,很难保证不被立即围攻。那个精灵女王泰瑞丽刚才是如何出现在场地中央的,沈骁甚至都没能看清楚。真的能逃掉吗?

    阿瑞斯见沈骁没有动作,心下赞叹,果然是一个精通魔法的天才,面对近战巅峰的剑圣,选择谋定而后动才能发挥魔法诡异多变的特长。小小年纪已经了解了魔法对决的真义,而不是像一个愣头青一样一上来就把手牌一股脑的扔出来。

    “那我便不客气了!”阿瑞斯一声暴喝,双手执剑由下而上挥劈出一剑,一道亮白色的剑气破空而去,直扑沈骁面门。沈骁急忙一个闪身,尚未来得及庆幸,却见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身侧的阿瑞斯当头一剑斩下。沈骁不得不故技重施,抬手用手臂上的鳞甲皮肤硬接了一剑。

    惨呼一声,那一把普通的制式长剑竟然斩开沈骁的鳞甲,入肉三分。顾不得疼痛,他抬起另一只手,将手上恐怖的暗元素球狠狠向阿瑞斯拍过去,却拍了个空。

    阿瑞斯在空中极速旋身,避开反扑的同时,带得那把长剑斜斜劈下,顷刻间一团血雾喷出,一道恐怖的伤口在沈骁的左肩一直绽放到右腰。若不是沈骁体质异常,想必已经被劈成了两节。

    一击得手的阿瑞斯却出现在了沈骁的身后。他潇洒得转身,扬起披风猎猎作响。身影一闪而逝,沈骁的背上又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一时间场中风声大起,血雾弥漫。阿瑞斯的身影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循着一定的规律,围绕沈骁不停地挥出一道道斩击。伤口如崩坏般在沈骁的身上炸开,剧烈的疼痛让他歇斯底里地惨叫,直至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沈骁毕竟还没有适应人类到魔王候选人的角色转化,更没有经历过这堪比凌迟处死的剧烈疼痛,很快就双膝一软,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昏死了过去。手中的暗元素球消散于无形,鳞甲褪去,露出了原本的白皙皮肤。顷刻间,场中就只剩下一个跪坐在地,生死不知的血人。

    阿瑞斯的身形终于停了下来,他站在沈骁的身前,面无表情,双手握住剑柄,剑尖向下,对准了沈骁的脊椎。他大喝一声:“斗气封印阵!”长剑刺出,将地上的血肉一剑钉在地上。一时间白色光芒大盛,阿瑞斯之前走过的路径也同时亮起了光芒,所有的白光汇聚成了一个庞大的斗气大阵,阵势的中央,正是奄奄一息的沈骁。

    遭此穿心巨创,昏死的沈骁口中鲜血狂喷,从昏迷中痛醒。这一次,是真的被彻底禁制了,大伪装术也没有任何反应。绝望的沈骁抬起了头,用恶毒的目光审视着眼前的男人,又艰难的转了转还能活动的头颅。仅仅是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带来的却是更多的鲜血狂喷。如此巨大的出血量,沈骁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没死,他将目光环顾四周,看向那一张张带着嘲讽、戏谑的脸庞。

    他看到了为首的泰瑞丽女王,看到了躲在人群中的朵兰。甚至看到了远处树屋上隐藏在黑暗中的月精灵西斯兰琪。

    他不明白自己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为什么就要遭受这样的痛苦和绝望。他似乎想起了那个夜晚,他从高楼坠落。身后是无底的深渊。

    “阿瑞斯阁下确是让我大开眼界。”精灵女王泰瑞丽的声音响起。看的目瞪口呆的一众花精灵这才反应过来,人群中爆发出了潮水般的喝彩声。

    “他被我用斗气封印了行动力,斗气封印阵用极端的痛苦分裂了他的精神,他再也使用不了任何魔法。”阿瑞斯向泰瑞丽颔首致意。便默默走出了人群,背影说不出的萧索落寞。

    “有劳了。”泰瑞丽示意众人安静,随后吩咐道:“几位长老,接下来就该我们出场了。速速准备仪式魔法阵。”

    “是。”众人领命而去。

    这个夜晚的骚动似乎便被快速地镇压于无形了。所有的花精灵都行动了起来,准备迎接另一场只属于精灵的盛大表演。对于逃走的近百个月精灵,除了女王下令加紧排查戒严以外,再没有人再去理会,甚至都没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有派人去追捕。

    一来,是因为月精灵在黑夜中藏形匿影的种族天赋能力使得追捕他们非常困难。另一方面,被邀请来观礼的月精灵居然荒谬地称只有灾厄精灵才是莱安娜最纯正的后裔,已经是精灵族最大的叛逃者和叛徒。如今逃了就逃了吧,反正有了恶魔术士,灾厄精灵也已经无足轻重了。

    泰瑞丽女王静静地站在场地中央,端详着被长剑死死钉在地面上的沈骁,心中的愉快与狂喜已经压抑不住了。这样的祭品,换来的将是多么惊世骇俗的回报!这一刻她想起了自己的姐姐,上一任的花精灵女王,安希尔的母亲。

    她嘴角带着笑意,轻声道:“你看着吧,姐姐。今夜之后,精灵族将在我的手中再现辉煌!”

    朵兰一路小跑的跟在四长老身后帮忙,她的心情是欢快的。若不是为了弥补抓捕灾厄精灵的失手,她一早就想要杀了那个让她沦为阶下囚,并羞辱了自己的青年人类。将青年交给母上和长老会,听到这个青年可能是一个比灾厄精灵更出色的祭品,她都忍不住想要赞美月神。如此完美地完成了这个任务,自己距离那张王座就又迈近了一大步。然而不能亲手对那个青年施以报复,始终让她引以为憾事。及至此时此刻,目睹了剑圣阿瑞斯对青年的虐杀,她的心中简直快活得仿佛要唱歌一般。再忍忍,再忍忍,很快这个羞辱了朵兰的人类就将灰飞烟灭了。

    坐在大树下的中年男人沉默不语,他是帝国的三剑圣之一,出身平民的他至今也只是狮心帝国一名镇守边塞的小小男爵。他不同于其他两位贵族出身的剑圣,他的剑术来源于战场,他的剑道名为守护。守护人类,守护国家。为此,他的剑没有犹豫,也没有过败北。然而就在这个夜晚,他的剑颤抖了。就在彻底刺入那个青年脊柱的那一刻,青年抬起的头,双目中有太多情绪喷薄而出,有愤怒,有不甘,更多的是刻骨铭心的仇恨。

    为了可能会死去的千千万万人,而杀死一个人。这样的选择不是已经做过千万次了吗?

    阿瑞斯微微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看了看自己空荡荡,却微微颤抖的手。还好,今晚之后,就什么都过去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