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转生成了魔王候选人 > 22、剑圣

22、剑圣

    艾默柔德,在古精灵语中,是绿宝石的意思。这座花精灵背靠世界之树建立的古老城市,并没有留下太多岁月的刻痕。由二十六棵精灵巨树构成的城市中,大部分的精灵建筑都建立在这些巨树之上。巨树之间构筑出了由树枝和藤蔓连接的走廊。被认为是精灵之都的艾默柔德,其居民大部分都是花精灵一族。

    坐落在太古荒林之中,花精灵远离日渐壮大的人类世界,获得了近万年的和平时光。然而随着人类迅速的崛起和扩张,势力范围近年来已经隐隐有深入太古荒林的势头。花精灵与人类的摩擦偶有发生。但即便如此,艾默柔德仍旧笼罩在自然和睦的氛围中,然而在这一个夜晚,动、乱突兀而至。

    在建造之初,莱安娜的庇护所就是针对物理力量巅峰的泰坦一族而打造的。与其说是物理空间,不如说是以物理空间为基础开辟出的魔法避难所。正是靠着这个小小的避难所,莱安娜女皇躲避了泰坦一族无数次的搜捕幸存了下来,最终完成了月神复苏仪式,为主世界带来了魔法潮汐。

    在以后的岁月中,这个失去了原本意义的避难所,被后人更名为庇护所,纪念女皇在那个黑暗年代为所有种族的生存做出的努力。后来,又被作为供奉女神的场所和藏宝库使用。及至精灵族的内部分裂和衰弱,庇护所最终演变成了如今关押罪人的牢笼。被自然封印禁锢了元素能力的罪人,绝无半点可能逃出这个需要导师阶法术才能破开的牢笼。

    直到这个灾难的夜晚来临之前,所有的花精灵都这样坚信着。

    “轰”的一声,紧接着有示警声和呼喊声响起。泰瑞丽女王从睡床上坐起,披上一层轻纱,走到屋外的栏杆处,向下方骚乱处望去。

    “出了什么事情?”

    “陛下,似乎是地牢那边有骚动。可能是还有漏网的月精灵试图劫狱。侍卫长已经去确认情况了。”

    泰瑞丽柳眉微蹙,心中有不太好的预感。

    又是一声轰鸣伴随着惨叫。花精灵在夜晚的视力虽然远远不及同族的月精灵,但是这一次,女王似乎看清楚了什么,脸色微变。侍卫尚不及反应,一袭轻纱的女王已经在原地消失了。

    ——

    此时此刻的沈骁很想骂娘。

    当他一个“手雷”

    (本章未完,请翻页)

    炸开了庇护所的大门,嗷嗷叫着冲出来的时候,近百个月精灵随着他冲锋在后。他快活地大叫一声:“小的们,随我上!”

    然后一回头,发现所有的月精灵的身影在这黑夜里都开始变得模糊不清,最后就竟然这样凭空消失了。身后的西斯兰琪,笑看着沈骁,说了一声:“沈骁阁下,感谢您的搭救。只是我思前想后还是觉得,保护安希尔最好的办法,还是让您代替她成为祭品。所以,保重啦。”旋即也消失在了空气中。

    沈骁目瞪口呆,这帮养不熟的白眼狼,自己还天真的希望他们能制造混乱,自己才能逃出这座精灵城市。没想到人家集体隐形了。黑暗中,虽然看不到这些月精灵,但是敏锐的感觉仍然显示着这一群月精灵抛下了自己,分作数股向外逃窜。

    一时间,带头冲锋的沈骁真正成了孤家孤人,悲愤地被反应过来的花精灵卫兵包了饺子。

    随手一个暗元素“手雷”砸出一个缺口,沈骁拔腿就走。强力的元素爆炸顷刻间让挡住去路的几名花精灵卫兵化为了齑粉,更是短暂震慑住了众人。随手扔出导师阶魔法,这一点并不是没有人可以做到。只是这些人无一不是活在传说中的人物。如今这个从地牢中逃脱,对于在场大多数精灵来说甚至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类,为什么这么可怕?

    斜刺里,一把重剑横斩而来。沈骁慌乱中一个倒地滑铲,险险避过了斩击。刚爬起来,又是当头一剑。

    来人却是见过面的,正是之前站在泰瑞丽女王身侧,全盔全甲的护卫长。

    欺人太甚!沈骁一咬牙,抬手格挡,那只手瞬间覆盖了黑色的鳞甲。与剑刃交击之时发出了金铁碰撞之声!

    那剑士未曾料到有这样的变故,身形愣了一愣。

    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沈骁另一只手虚空抓出一只暗元素魔法球狠狠按向了那剑士的腹部。剑士随后便被炸飞了出去,在地上翻滚了一圈,又像是没事儿人一样爬了起来。

    这片刻功夫,更多的卫兵蜂拥而来,再次将沈骁围在了空地中央。

    沈骁再次将一个魔法球凝聚在掌心,头疼地望向四周。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圈,甚至找不到突破的方向。堪比导师阶魔法威力的一招想必与真正的导师阶魔法还是相去甚远。那个护卫长贴身

    (本章未完,请翻页)

    挨了一记,仗着一身明显不是大路货的重甲,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爬起来后又要向沈骁冲过来。

    一道身影突兀地出现在两人中间。按剑的男人随手扬起了披风:“侍卫长,你不是他的对手。还是让老夫来吧。”

    “你……”侍卫长正待反驳,一道清风拂过,另一道身影也出现在场中央,正是花精灵女王泰瑞丽。她抬手制止了侍卫长的开口,笑着说道:“阿瑞斯阁下身为狮心王麾下三剑圣之一,愿意出手擒拿主世界公敌,我精灵族必将为阿瑞斯阁下扬名在外。恶魔术士狡诈多变,又继承了魔族秘术,明明中了自然封印,还能从莱安娜的庇护所中逃脱。如今有劳阿瑞斯阁下出手捉拿,我会着人开始准备仪式,择日不如撞日,今夜就将仪式完成了吧。”

    阿瑞斯不置可否,转身看着沈骁,上下打量。目光在沈骁变异的利爪和掌心紧握的暗元素魔法球上多停留了片刻。旋即又叹了一口气:“历史上所有的恶魔术士在堕落之前,无一不是声名远播的传奇大法师。我思前想后,认为不应该有一个默默无闻的人类突然堕落成了恶魔术士。这个人类就好像凭空冒出来的一样。能够破开空间裂缝,又得到魔神认可的人,不应该寂寂无名的。因此,我宁愿相信这只是一个误会。”

    “我人族无敌于世,靠的就是无与伦比的勇力和众志成城的信念。任何一个同胞,我都不会允许他被外族人无辜杀害。只是,此时此刻,我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我的眼前站着的,毫无疑问,正是一名堕落的恶魔术士。我很伤心,伤心于一名人类天才的堕落。由我出手来击败尚且不能成熟运用力量的你,而不是让你败在外族人之手,这是我,剑圣阿瑞斯对你的魔法造诣表示的最大敬意。”他仓然拔剑出鞘,竖剑于胸前向沈骁行了剑士礼,普通的制式长剑泛起了白色的光芒。

    “我如果说,我真不是恶魔术士,想必你也是不会信了。”当然,我好像也不清楚自己还算不算你的人类同胞。沈骁耸了耸肩膀,后面一句话却是没有说出口。眼前的阿瑞斯,实力比之护卫长高了何止一个层次。光是剑锋上那一层白色的剑芒就让人寒意顿生。如电的目光自剑身后传来,威严而肃穆。

    心中将不仗义的西斯兰琪和一众月精灵骂了个狗血淋头。沈骁无奈的发现,自己似乎又走到绝境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