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转生成了魔王候选人 > 20.来越狱吧

20.来越狱吧

    咣当,身后的牢门被关上了。

    “沈骁是吧?没想到你这卑贱的人类,居然还是恶魔术士。”朵兰站在牢笼外,笑得花枝乱颤,“还要多亏了你,我的任务才能完成得这么完美。”

    “能问一下,刚才说到的祭品是怎么一回事儿吗?”沈骁侧过脸,平静地问道。

    “祭品就是祭品,就是字面的意思。你可是难得的稀有祭品,月神会非常满意的。”朵兰转身离去,“好好享受你最后的时光吧。”

    “喂!”

    朵兰半转身斜瞥了一眼:“还有什么遗言吗?”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臣服于我,或者死。”

    “你疯了?”朵兰浑不在意地摇了摇头,“被封印了力量的你,就算是恶魔术士,此时此刻也与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谁给你的勇气大言不惭?你该不会以为你还有活下去的机会吧?”她抬手轻挥,“藤蔓鞭挞!”一条绿色的藤蔓从木栏间穿过,狠狠地抽在了沈骁的胸口,生猛的力道将沈骁整个人都抽飞了起来,砰的一声砸在后墙上。

    “记住一个真理,来生也不要忘记。卑贱的人类,永远不可能得到一个高贵的上位精灵的效忠。光是有这样的想法,就已经是十恶不赦了。”

    留下瘫坐在墙边的沈骁,朵兰在精灵护卫的簇拥下离开了。

    片刻的安静后,对面牢房的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你还好吧?”是住在对门的月精灵。

    沈骁苦笑一声,摆了摆手。迎接了一个木系魔法,却并没有什么大碍。这副魔王候选人的身体还是值得信赖的,被人一鞭子抽飞,看起来狼狈,其实也只是示敌以弱。他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心中却已经在计划逃出的办法。唯一比较麻烦的就是这座莱安娜的地牢,不知道以自己变身后的物理力量,能否破开号称魔导师才能打开的大门。

    唉,没有学会魔法,保命的手段太少了。如果拖到他们提到的献祭仪式,在众目睽睽之下再要逃脱,怕是不容易了。

    “人类,你成为了祭品吗?”

    (本章未完,请翻页)

    “没错,我被这帮花精灵娘们儿当成了恶魔术士,说是要把我当做祭品献给月神。”

    “太好了!”月精灵掩嘴轻呼。

    沈骁瞪大了眼睛:“你这也未免太幸灾乐祸了吧?”

    “啊,抱歉。没有考虑你的感受。但是,这对于我和我的族人来说,确实是一件好事情。既然有了新的祭品,安希尔也就安全了。”

    沈骁有些无语,就算是这样,自己也很难受啊。

    “对了,人类,你知道安希尔,你见过她吗?她现在在哪儿,还安全吗?”

    沈骁同样好奇这帮月精灵与安希尔的联系,便将自己救了地行龙奥多姆,然后将安希尔收为手下的事情掐头去尾地讲了一遍。

    “放心吧,安希尔现在很安全。你们不是月精灵吗?与安希尔有什么关系?”

    对面的月精灵却没有答话,愣愣地看着沈骁:“你……你成了,安希尔的主人?”

    “啊,对啊。”一时间整座牢房里都响起了嗡嗡嗡地议论声。

    “这怎么可以!”月精灵一声尖叫,“你,你可是一个人类!安希尔……安希尔她是,她是……”

    “我知道啊,安希尔她是前任花精灵女王的女儿嘛,还是不详的遗忘者,灾厄精灵。她都对我说了。至于我嘛,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哦。”

    “不,不管你是谁,都不可以。安希尔……绝对,不行。”月精灵双手紧握,黝黑的双目竟然有了赤红的感觉。沈骁觉得这月精灵似乎想要杀了自己。

    “你冷静一点,冷静一点。这个事情,安希尔是自愿的啊。”沈骁赶紧安抚道。

    “胡说!”月精灵气愤地吼道,“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我不允许。”

    “你现在这么关心她,还不是被关在这里。”沈骁也火了,这帮精灵娘们儿一个比一个疯疯颠颠的。难得自己之前还因为同病相怜的缘故,还对她们有些好感,“她被人追杀的时候,你在哪里?你跟你的这些族人又在哪里?”

    沈骁从地上跳起来:“虽然我不知道你们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帮月精灵如何与安希尔扯上关系的。但是你要搞清楚,是我救了她和她的那头地行龙,是我庇护了她。而不是你们这帮被人关押在不见天日的牢笼里的白痴。”

    “你!”那月精灵面色惊慌地后退了一步。

    “你什么你,你还敢瞪我。如果不是大爷我进来搅局,此时此刻被关在这里等着被人献祭的就该是安希尔,而不是大爷我了!”

    那月精灵颓然地低下了头。

    “不知所谓,还有你们!”沈骁走到笼子前,一脚踹在木栏上,发出砰的一声,他把手伸出去指着其他牢笼里议论纷纷的月精灵气冲冲地吼道,“吵什么吵,一群不知所谓的二百五,都成了阶下囚了,不想着怎么逃出去,还在这里咸吃萝卜淡操心,大爷我收个小弟还要你们指手画脚!靠!”一时间所有人都闭了嘴,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沈骁的话起了作用。

    见没了反应,沈骁这才一瘸一拐地走回角落里的树墩坐下——没办法,刚才憋的气全撒出来了,一脚踢出去没个轻重,现在,腿疼。

    “我们确实没有立场去责备你。还好,安希尔目前是安全的了。”月精灵低低地说了一声。

    “不见得。”沈骁撇了撇嘴。

    “啊?”月精灵抬头看着他,等他解释。

    “这帮花精灵把我当成了恶魔术士,认为我是更好的祭品。但是,我自己知道,我并不是。所以,一旦我死了,仪式也会失败。到时候她们还是会去抓捕安希尔吧。到那时候,想必就不会再有人庇护她了。”

    更何况,安希尔目前正跟一个失去了主人的发狂魅魔在一起,说不定已经被杀了泄愤了?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只是这个理由,沈骁却是不能说出口的。

    “所以,我们来越狱吧!”沈骁抬起头,向眼前的月精灵伸出了一只邀请的手。

    多年后,月精灵女王西斯兰琪还时时想起,在那个名为莱安娜的庇护所的监牢里,那个昏暗的牢笼内,那个全身都笼罩在黑暗角落中的青年,向她伸出的那只手。干净,白皙。她本可以离开,却最终握了上去。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