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转生成了魔王候选人 > 18.莱安娜的庇护所

18.莱安娜的庇护所

    精灵族的牢房看起来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大上。昏暗的走廊,木制的栅栏,青石地板,还算干净整洁。

    坐在角落里的沈骁慢慢适应了环境,开始思索逃出去的方法。他站起身,走到栅栏边,向走廊里看去,除了跳跃的火光,空无一人。

    竟然没有看守?

    看了看对面的牢房,黑乎乎的,却也不知道关着什么。他便又走回里侧,伸手轻轻敲击墙壁。

    木制的墙壁发出轻微的脆响,给人以分外结实的感觉。从方位上判断,沈骁目前所处的地方应该是这棵巨树的根部。

    牢房的两侧是木墻,很厚实的感觉。再次走回栅栏边,看着牢门发呆。沈骁眨了眨眼,想起了什么。

    他呆滞地偏了偏头,走到牢门边,用手轻轻一拉。牢门无声无息地打开了。

    这……沈骁翻了个白眼。这牢房居然不上锁的?难道有什么魔法禁制?试探着伸了伸手,没什么异样的,又小心翼翼地探了探脚,赶紧缩回来,还是没反应。

    沈骁蹲下身子,看着一尺外的走廊陷入了沉思。

    对面的牢房门吱呀一声,突然打开了。一个黑影走了出来,站在走廊中央打量着蹲在地上的沈骁。

    走廊的灯光照亮了她的身影,那是一个奇怪的精灵女子,长相外貌与花精灵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皮肤不同于花精灵白嫩的皮肤,她的皮肤是深紫色的,在昏暗的灯光下有些可怖。一对明亮的眼眸发出幽幽的光芒。

    “你在做什么?”那只紫色的精灵开口问道。

    沈骁指着精灵有些语无伦次:“紫色的……你怎么出来的……我……”他看了看对面的牢房,大敞开的牢门证实了精灵确实是从牢房里打开了牢门走出来的。

    紫色精灵似乎明白了沈骁的意思:“你大可以像我这样走出来。这座地牢本身就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个巨大的囚笼,唯一的出口就是进来时候的那道门。没有魔导师的实力是没法破门而出的。所以,有没有牢门并没有什么区别。”

    “你身上应该也有禁制吧,人类?解不开禁制,就没有人能从莱安娜的庇护所中逃出去。”

    这是沈骁第四次听到莱安娜这个名字了,第一次是萨拉为自己讲解世界史时提到了结束泰坦之影的精灵女王的名字。第二次是安希尔的名字中。第三次是安希尔的表姐,朵兰,也带着莱安娜的姓氏。

    “莱安娜的庇护所?那是什么?”

    “伟大的莱安娜女皇陛下为花精灵建立的庇护所,免受泰坦的侵害。免疫物理攻击的完美庇护所,非咒文无法开启,非魔法力量无法破坏。说是精灵一族的圣地也不为过。只是,如你所见,如今已经成了关押堕落者的牢笼。”

    说话间,有更多的牢房打开了门,一个个紫色的精灵从门内探出头,或是干脆走了出来。

    “堕落者?听你的意思,你们……”沈骁指了指周围,“你们都是花精灵的堕落者?”

    “呵,”那精灵轻蔑地笑道,“我们是月精灵,不是花精灵。如果把对莱安娜女王的忠诚视为堕落的话,我们确实是堕落者。这里所有关押的,都是我的族人,是月精灵一族已知存在的最后的血脉。”

    沈骁挠了挠头,记得萨拉说过,月精灵是精灵族三大上位种族之一,与花精灵,云精灵齐名。擅长黑暗系魔法。为什么月精灵会被花精灵一族关押在这里?说不得是什么种族歧视,政治倾轧的狗血故事吧?

    “人类,我问你,你因何被抓进来?”

    这倒是没什么好隐瞒的,同是天涯沦落人,沈骁没来由对这些月精灵产生了些许好感,就好像是挤在同一片水洼里等死的鱼,:“我抓住了一个花精灵,想让她做我的手下。结果反被暗算了,那个花精灵好像又是什么花精灵女

    (本章未完,请翻页)

    王的女儿之类的,总归是个官二代,然后我就被抓起来了。”

    那月精灵讶异地瞪大了眼睛:“自古以来,敢让花精灵做手下的人类,估计也就这独一份儿了吧?”

    沈骁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客气了客气了。”心想要是告诉你我还抓了一个花精灵遗忘者当小弟你还不得吓死了?

    月精灵见沈骁没皮没脸的样子,反倒是没了言语。片刻又问道:“人类,你进来的时候,山谷里是否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沈骁翻了个白眼:“我第一次来这里,看啥啥异常。你指的是什么?”

    “有没有看到一个被抓起来的花精灵,年纪不大,嗯,或者是一头死掉的地行龙?”

    地行龙?沈骁干咳了一声:“你说的花精灵,该不会叫安希尔吧?你找她做什么?”

    昏暗的视线中,沈骁感到对面的月精灵似乎在微微颤抖。他提到安希尔的名字,整个走廊里都响起了细细碎碎的议论声。

    眼前的月精灵抬了抬手,走廊片刻又恢复了安静。

    “安希尔被抓住了吗?她还活着吗?”

    沈骁从她的话里听出了迫切的意味,心想这精灵不会与安希尔沾亲带故吧?可是一个月精灵如何与花精灵当上了亲戚的?

    正思考着对方的目的和立场,准备回答,走廊的尽头有大门开启的声音响起。一时间走廊里的所有月精灵纷纷回到了各自的牢笼,关上了门,将身躯又隐没在牢笼之内。

    那月精灵也回去了对面牢房,临走不甘心地又望了一眼沈骁。沈骁有样学样,也关好了牢门,去到墙角的树桩上坐下来。

    一行人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最终在牢门外停了下来。朵兰的声音在走廊中响起来:“就是他。带他去见母上和长老们。”两名精灵剑士推门而入,将沈骁架起来就往外走。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