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转生成了魔王候选人 > 10、初到人界

10、初到人界

    蓝色的星空,碧蓝的大海,白色的浪花漫卷上沙滩,又欢快地退去。

    沈骁抱着膝盖,坐在沙滩上,任凭潮水漫过脚面,浸透麻衣。

    海风吹得发须散乱,他也只是愣愣地望着大海的方向出神。

    那一日启动了传送门后,沈骁与萨拉便被传送到了这片沙滩。熟悉的景色,再也没有那些血色的天空,和渗出污血的土地,恍惚间,沈骁甚至以为是不是又回到了地球,回到了那个他原本属于的地方。

    沙滩上从容行走的小螃蟹冲沈骁耀武扬威地挥舞着夹子,一只海鸟从天而降,扑住了那只螃蟹,尖利的喙一顿乱啄。战斗很快就结束了,胜利的海鸟抬起头,看着近在咫尺的沈骁,似乎在打量一个不会动的雕塑。片刻一展双翼,叼起那只螃蟹展翅飞走了。

    这是海鸥吧?怎么看都像是海鸥吧?沈骁思索着。

    一个半透明的属性面板在眼前突然弹了出来:

    海鸥,南海亚种

    杂食动物

    种族技能:无

    战力评级:无

    沈骁惆怅地叹了一口气,刚产生一种回到地球的错觉,这该死的属性面板就打破了这种幻想。还是在异世界啊。他随手一挥,不耐烦地将那个属性面板一把扫开。

    “殿下,食物准备好了。”身后响起了萨拉恭谨的声音。

    沈骁坐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沙子,赤脚往回走。沙滩尽头是一片原始丛林,有多大,目前不太清楚。萨拉因为不敢走远,因此也没有往更深处探索。萨拉原本建议尽快离开。随机传送门理论上连续两次传送,被传到同一个地方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但是毕竟无法排除这种可能。沈骁却拒绝了萨拉的建议,他想看看海。前世他生于并长于盆地的天府之国,一生未曾见过海洋。在他的梦中,是见过这样一片干净的海的。

    他不想走,坐在海滩上,望着海洋,望着天空,望着前世今生,似乎透过那碧蓝的海水能看到另一个世界。

    沈骁有些痴了,明知道这样不妥,他也不想挪窝。

    他刻意地想多呆一会儿,因为一旦离开这里,等待他的是什么,他不知道。

    作为一名二十一世纪的失败者,挣扎在生存线上的废柴商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人,转生在这异世界,他又能有什么样的期待呢?

    如果可以选,他甚至设想过,干脆就在这里结庐而居,终老一生算了。

    多好,还有一个漂亮的魅魔陪伴自己,想想还有些小激动。想起萨拉魅人心魄的面容,和让人血脉贲张的身材,想想能和这样的美人共度一生,也不是不能接受吧。

    话说,如果下命令给萨拉,命令她一起探讨下两性之谜,会不会行得通呢?这样胡思乱想着,沈骁走到那边的火架上,一只野猪,恩,不知道头顶长了个独角的还能不能叫野猪,反正属性面板是这样描述的,肥硕的野猪被剖洗干净架在黑色的火焰上烤着。那火焰是萨拉用暗元素魔法召唤出来的地狱之火。

    沈骁皱了皱眉,这几日都吃的萨拉料理的吃食,让沈骁有些心有余悸。并不是手艺不好,而是用地狱之火烘烤的食物,都带着一股硫磺味儿,很冲鼻子,入口更是难吃至极。再好的食材也失了原本的味道。

    只是沈骁却不会生火,悄悄趁着萨拉出去寻找食物,他也试过钻木取火,最终以失败告终,让他很是沮丧。

    坐到火堆边,萨拉随手一压,将那地狱之火压到一朵火苗的大小,锋利的指抓轻描淡写地一划拉,一只肥硕流油的野猪腿便被切割了下来。最开始的几天看到她这个动作,沈骁是不愿意吃的。想想她这锋利的爪子杀过多少人,现在直接用指甲划拉下来的吃食,沈骁抱在手里哭笑不得。只是看着萨拉心安理得的样子,沈骁也不得不习惯下来。此刻已经没有多少情绪波动了,抱起来就开始啃食。

    身处地狱的时候,他从未觉得饥渴。一抵达人界,却顿时觉得腹中饥肠辘辘。他问过萨拉,萨拉告诉他,作为魔族,身处地狱,随处都是负面的情绪和能量,魔族的身体可以自发从周边环境中获取这些取之不竭的能量补益己身。而身处人界,不再能自发获取能量后,自然就会感受到饥饿了。

    数日的悠闲日子,沈骁自觉和萨拉已经开始相熟起来了。虽然,除了那一日沈骁使用大伪装术的时候萨拉有过失态,这些时日她一直都是同一副冷冷的表情;沈骁却固执地觉得萨拉的表情是在冲着自己笑,要不然她的嘴角为何一直微微上翘?此外,通过与萨拉的闲聊,倒是获取了更多关于这个世界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信息。

    天堂、地狱、人界是主世界最大的三个组成部分,神族居住在天堂、魔族居住在地狱。人界目前由人类所把持,其他诸如精灵、兽族、龙族、不死族等种族也共同生存在人界之中。

    三界理论上是相通的。然而天堂与地狱的位面层级高于人界,从天堂或者地狱传送到人界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少数人的传送在大量消耗元素之力后是有可能实现的。大规模的传送却往往因为人界无法承受传送门打开瞬间产生的元素波动,而导致传送门迅速崩塌,将传送门里的生物一瞬间全部杀死或者永久囚禁在空间的废墟之中。

    天堂与地狱却是可以互相传送的,数十万年来,天堂与地狱爆发了无数次圣战。原本是互有胜负的,然而半年前那场战争,那样的巨大失利却是前所未有的。

    沈骁的便宜老爹撒旦魔尊,作为近一万年来最出色、最雄才伟略的魔尊,在这场战争中,被天堂诸神打了个埋伏,最终身死陨落。天堂虽然损失惨重,但是主要的战力却只是重伤;只需修养个数年便能恢复战力。魔尊的陨落,导致了魔族集权体系的崩溃,同时魔族也失去了对人界的影响力。

    三下五除二啃完了手中的猪腿,满手满嘴的油腻随意地在沙地上摸了摸,又在袍子上擦了擦。“萨拉,明天我们离开这里吧。”

    正在优雅地用锋利的指爪将猪肉撕碎成小片的萨拉,微微顿了顿,似乎松了一口气。

    “抱歉啊,萨拉,这几日有些太任性了。以后不会这样了。”沈骁扶着鼓鼓的肚子,背靠着大树坐下。见萨拉没有搭话的意思,沈骁笑着说,“萨拉,我一直想问,像我这样一个废柴魔王候选,你为什么还要忠心耿耿地跟着我?”

    萨拉抬眼瞥了沈骁一眼,欲言又止,终究是低下头继续打理着手中的野猪肉,不理沈骁。

    沈骁突然不知道怎么接话了,一个魔武双修的s级魅魔,忠心耿耿地护卫着一个废柴魔王候选,这中间不会有太美好的故事。关于排挤打击,关于穿小鞋,各种龌龊都是有可能的。见当事人没有继续聊的意思,沈骁只得合眼休息。

    明天,就出发吧,看看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既然来了,总得做点事情才行啊。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