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转生成了魔王候选人 > 8、终究还是开挂好

8、终究还是开挂好

    越跑越远的沈骁最终又跑了回来。他没法逃,抛下同伴自己独自走掉的事情,他做不出来。如果做了,和卷款跑路的人有什么区别?他没法原谅自己。

    更可怕的是,越是往前跑,沈骁越是迷茫。

    陌生的荒原,陌生的前路,陌生的异世界,自己能跑到哪里去呢?

    探索未知是每一个开拓者必备的资质,可是明知道前路未卜,危机重重,还往前走的不是勇者,而是傻子。抓住身边每一个可以利用的资源,最大化地发挥它们的效用,先生存再发展,是沈骁多年惨痛经历留给他的教训。

    在这里,目前能依靠的,除了萨拉,似乎就别无他物了。于是,沈骁的脚步最终停了下来,回头望望。虽然待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那个话不算多,总是一脸肃穆,即使长着微笑唇,也从不给人以微笑的魅魔,还在身后为了自己的离开而战斗着。

    沈骁自嘲地一笑,无论如何,自己都是一个习惯了投桃报李的人。一个废柴大叔,还想要做英雄吗?

    ——————

    不可一世的维尔托死了,精通血族魔法的维尔托死在了魔法反噬之下。

    原因很简单,任何一个持续施法的魔法,一旦被中断,都会导致狂暴的魔法元素无处发泄而倒灌向施法者本身。

    简单的物理打断或者不够强度的魔法攻击,对于已经达到伯爵等级的维尔托而言,是起不到作用的。这也是维尔托信心的来源,以致于在确定自身的安全后,果断发动了血牢更高形态的“血色祭品”。更高形态,意味着更强的攻击力,代表着更狂暴的魔法元素,当然,也就代表着更致命的魔法反噬。

    一般地攻击固然无法打断维尔托的持续施法,可是变羊术一定不在此列。将原生物突然变化成另一种生物,施法的本体发生了变化,魔法自然就无以为继。

    沈骁并不明白这些,他只确定几个推测点,其一维尔托必须在原地维持魔法,其二以自己解除大伪装术

    (本章未完,请翻页)

    后的状态,冲上去厮打大概率只是白给;再开启大伪装术,也仍旧处于脱力状态,毫无作用。眼看着刚才还能拼个旗鼓相当的萨拉,在自己返回来时竟然被一团黑色的液体所吞噬,沈骁知道不能再犹豫了。必须打断维尔托的这个魔法,只要救出了萨拉,一切都还有机会。

    潜行?没有用。

    欲念激发?没有用。

    大伪装术?

    灵光一闪间,沈骁福至心灵,抬手指向维尔托,大喊一声:“大伪装术!”

    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身体里脱离出去,顺着自己所指的方向飞扑而去,在一瞬间扑进了维尔托的身体。维尔托保持着嘴角的一丝冷笑,双目圆睁,不可思议地发现身体发生了变化。引起为傲的血族绅士,变成了魅魔族的yin娃荡妇。汹涌的黑暗魔法元素,感受到宿主的变化,在维尔托反应过来之前,完成了倒灌入体的反噬。

    嘴角一缕鲜血流了出来,金色的,那是属于魅魔的血液。维尔托伸手去堵,抬起的是魅魔的纤细手掌,锋利的指甲在维尔托的脸上拉出了数道血痕。口中的金色鲜血从指缝中汩汩流出,如开了闸的瀑布,越发汹涌。

    他摇晃了一下身子,想要说什么,却只是吐出了更多的金色血液。仰面跌倒在尘埃中,没了动弹。

    沈骁得意地笑了,笑地很猖狂,笑得声嘶力竭,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终究还是开挂好啊!

    老子果然是个天才,伪装自己没用,把敌人伪装了也是可以的啊。原来解决问题的方法一开始就在手里抓着了,只是自己是否有勇气,是否有智慧去做这件事情而已。

    欲念激发既然可以敌我双方的释放,潜行和大伪装术为什么不行呢?一开始的思路还是被属性面板桎梏了,总感觉这是游戏,buff会有敌方豁免,debuff会有己方豁免。

    可是一切都是这样的真实,真实的战斗,真实的血液,甚至自己能感受到空气中狂躁的魔法元素和地面上神秘魔法阵之

    (本章未完,请翻页)

    间的某种联系。

    如今一切都归位了。沈骁从一个剥离的旁观者,正式代入了自己的角色。那就让自己重头再来一次创业吧,只要懂得了规则,需要的就是更多的伙伴,更多的资源。然后买房买田,娶老婆生孩子,再顺便称霸个天上地下之类的也可以期待一下了。

    起风了,猪也能飞上天。

    废柴一点又如何,可以当成变羊术使用的大伪装术,s级的对手不是一样死在了手底下。

    颤巍巍地走上了山坡顶,萨拉跟在身后。沈骁走到了维尔托的面前,挥了挥手:“解除。”

    维尔托恢复了原形,血液还在流淌,不同的是金色的血液变化成了暗红色。

    仔细打量了一番这只吸血鬼,沈骁问萨拉:“你说,我有没有办法让他效忠于我?”

    “殿下可以让他签署一份奴隶契约。属下可以教陛下,不过,制作奴隶契约是需要黑暗魔力支撑的。”言下之意,沈骁还是一个废柴,除了仅有的三个技能,沈骁连半点魔力都没有。

    “而且,看这样子,他八成是活不了了。所有的魔法反噬里面,火系最狂暴,黑暗系却是最阴损的,他的五脏六腑怕是已经全融化了。血族的根源就是他的不死之心,心死了,也就活不了了。”

    沈骁撇了撇嘴,那可太遗憾了。不再理会地上的维尔托,沈骁向那几根石柱走去。身后传来一声利刃入体的声音和维尔托临死前最后的一声闷哼。沈骁没有回头,自己杀死地穴领主强斯庄的时候,代入感并不强烈,就算感受到直面生死的感觉,面对一只巨大的独角仙,也不过是在跟一个非人生物战斗,杀了也就杀了,还宣泄了满腔的抑郁。

    如今虽然是萨拉补刀,维尔托还是算死在了自己手里的,毕竟是类人型生物,沈骁多多少少还是觉得不太适应。毕竟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华夏,杀人见血这种事情,终究还是太陌生了。强压下不适,沈骁叹了口气,还是要尽快习惯起来啊。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