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转生成了魔王候选人 > 7、沈骁的大伪装术

7、沈骁的大伪装术

    “你到底是谁?”维尔托看着那个嗜血的魅魔,惊疑不定地问道。

    沈骁站起身来,往山坡上走去。边走边做出了一个人猿泰山双手锤胸的姿势,张开嘴,发出与萨拉一样的口音:“维尔托是吧,我是你大爷啊!”

    沈骁偏了偏头,冲黑笼里的萨拉露出一个微笑。换来的是萨拉的怒目相视。

    “殿下,就算是殿下您,可不可以把您高贵的双手,从您的胸口上移开!”

    沈骁讪讪的收回手,恼羞成怒地瞪着维尔托:“喂喂,你准备好受死了吗?”

    维尔托阴沉下脸来,片刻又像是想明白了什么,轻笑出声:“鄙人可不是吓大的。您尽管出手吧。”

    沈骁保持着一脸愤怒的表情,没有动。

    维尔托得意地笑了:“果然不出鄙人所料,殿下为了杀死强斯庄,已经耗尽了所有的体力。虽然不知道殿下是用了什么魔法道具,但是无关紧要了,以这样的形态,您还能支撑多久呢?”

    沈骁暗暗咬牙,刚才太激动了,恐惧再次死亡,回忆前世的种种不幸,几乎让自己陷入了疯癫的境地。为了宣泄情绪,不停得挥动利爪,一心只想将眼前的生物撕成碎片。如今已经完全脱力了。即使一直维持着伪装成的萨拉形态,其实与手无缚鸡之力没有什么区别。

    既然被看破,沈骁也就不再装模作样了。

    “殿下,您快跑。离开这里。”萨拉吃力地说道,“他现在需要维持这个血牢,不能离开魔法阵所在的地方。”

    “我跑了,你怎么办?”

    “不要管我,一旦这个血牢破了,他留不住属下的。”

    沈骁跑了,没有心理负担地跑了。作为一个地球二十一世纪的废柴青年,遭人背叛已经成为了习惯,似乎自己的逃跑也不该有什么心理负担。萨拉都说不用管她,自己也已经问过她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仁至义尽了,对吧。再说了,我已经战斗过了啊,我离死亡那么近了,我还能做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了吧。除了逃跑,我还能干嘛?

    我现在可是魔王继承人啊,多大的官儿啊,牺牲一两个属下,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荒原山坡上,只留下了血族伯爵维尔托,和被困在黑色牢笼里的萨拉。

    “哎呀哎呀,还真是薄情的魔王殿下啊。就这样扔下心爱的护卫首领,自己跑掉了吗?”维尔托戏谑地说道,“萨拉,投降吧,鄙人可以给你一个与我等一同效忠恐惧之王的机会。以你的实力,只要奉献上你的一切,立即就可以成为魔王大人的左膀右臂。等到恐惧之王登上魔尊宝座,说不定你甚至可以成为新一任的魔王呢。”

    “为这样的废柴魔王而死去,作为年轻一代有名的天才,你可甘心?”

    “想想吧,肖申克就是魔族最大的耻辱,英明神武的傲慢魔尊撒旦大人,唯一的污点。这样的废物,居然还拥有继承人身份。光是想想就让那些真正伟大的存在,感到由衷的不快呢。”

    “哦呀哦呀,你还真以为你能挣脱这个精心准备的血牢吗?”

    萨拉沉声冷哼:“啰嗦。我只是殿下的护卫,我一生的职责就是保护殿下的安全。自从追随之日起,我跪地起誓,献上我的忠诚和一切。我的一生便已经注定。无论是否自愿,骑士从不会违背自己的誓言。”

    维尔托似乎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仰天怪笑,笑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方才答道:“喂喂,你认真的吗?骑士精神从一只魅魔的嘴中说出来,这笑话可真是好笑啊!恩,难道说,传闻是真的,你是一只被人类养大的魅魔?那可太有意思了。鄙人有很强的收集癖,遇到有趣的事物都喜欢制作成标准。就这样决定了,你一定会成为鄙人所有藏品中,最让鄙人满意的一个。”

    (本章未完,请翻页)

    维尔托的眼中红光一闪而逝:“血色祭品!”

    霎时间,整个黑色牢笼融化了,黑色的血液连成了一片,演化成了一个黑色的箱子,如一颗心脏般膨胀和收缩。萨拉瞬间被淹没在其中,周围都是粘稠的仿佛血液一般地液体。她努力地释放着气势,却被血液越来越频繁的收缩压迫得喘不过气来。

    血牢原本只是黑暗系魔法中的高级魔法的一种,然而被精于黑暗魔法的血族使用出来,又提前刻画了增强威力和减少发动时间的魔法阵,使得萨拉从一开始就陷入了被动中。

    如今当维尔托再次发动魔法,将血牢演化到更高一级的形态,原本只有禁锢能力的魔法转换成了强腐蚀、强吞噬属性的攻击魔法。

    萨拉已经完全看不见外界的情况了,随着腐蚀与吞噬的进一步加强,萨拉散布在体外,用于突破牢笼的气,几乎被消耗殆尽。

    要死了吗?萨拉叹了一口气。背负着誓言,一路走来。从没想过后悔的魅魔,在这一刻突然想起那个转身跑掉的魔王殿下,百味呈杂。应该逃掉了吧?再多坚持一会儿,让他逃得更远一点吧。这样子,我的,誓言,就完成了吧。

    “大伪装术!”一个声音在耳畔响起。

    紧接着一声惨呼,黑色的血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烟消云散了,如同从未出现过一般。被如祭品一般固定在半空中的萨拉,随着支撑物的消失,一下子摔落在地上。

    等到她挣扎着坐起来,茫然四顾。就在离她几步远的身侧,一身灰色麻衣的消瘦青年,因为脱力而勉强站立着,维持着一个单手指向山坡顶的古怪姿势。

    而在山坡顶上,有一个身影,口吐鲜血,萎靡不振。萨拉瞪大了眼睛,那口吐鲜血的身影,头生双角,眉间两点胎痣,金瞳笑唇,一身黑色皮甲,竟然是——自己???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