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转生成了魔王候选人 > 5、敌袭

5、敌袭

    自从与萨拉讲了黄粱一梦的瞎话,沈骁就总是有些走神,脑海中偶尔会划过一些脸庞,有认识的,不认识的,甚至有奇形怪状的。沈骁偶尔在想,自己会不会真的就是一梦黄粱了?

    走神的沈骁让萨拉很是忧心忡忡,觉得自己不应该那样去问,稍微正常些的魔王殿下,如今似乎又有变得呆呆傻傻的趋势。

    荒原上的时间在流逝。等到沈骁从庄生晓梦迷蝴蝶的循环遐想中回过神来,发现在黑色荒原的尽头处,有一片荒坡,坡顶耸立着几根残缺的石柱。

    沈骁明白,目的地到了。

    地狱通往人界的入口其实不多,最大的一个在恶鬼深渊之中,一旦开启,可以允许大军传送。像眼前这样荒废的古老传送点,就更是稀少了。前缀带上古老二字的东西,往往就意味着有缺陷、不完善。这个传送点就是如此,单向的随机传送,只出不进,两人/魔同时传送,甚至不知道能不能传送到同一个地点。

    二人一路向坡顶走去,萨拉的脚步突然慢了下来。沈骁正待询问,被萨拉一把提住肩膀向山坡下扔去。

    炮弹般被扔出去的沈骁吓得哇哇直叫,待砰的一声砸到地面后,从地上爬起来慌慌张张的摸了摸浑身上下。还好,零件都还在,就是弄脏了身上的灰色麻衣。魔族就是魔族,刚才这速度和力量,比起从29楼跳下来,也差不多了吧。自己居然摔完了啥事也没有。

    抬头望去,刚才所处的位置凭空出现了一座巨大的黑色牢笼,黑色的笼身仿佛是用墨汁凝结而成,还在不停的流动着。萨拉被正好扣在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牢笼正中。

    “瞧瞧,抓住了谁?”一个戏谑的声音在山坡顶部响起。

    一张惨白的英俊脸庞,血红的双目,两颗尖尖的犬牙露出嘴外。穿着一身笔挺的燕尾服。

    吸血鬼?这个形象辨识度实在是太高了,沈骁龇了龇牙,这和电影里常常出现的吸血鬼如出一辙,让他都忍不住想四面环顾找找有没有摄像机了。难不成自己是在某个真人秀节目里?

    跟在吸血鬼旁边的还有一个,恩,一坨生物。体积有一人大小的,一只独角仙?

    那独角仙人立而起,巨大的犄角几乎等同于他的身长。

    吸血鬼继续开口说话了:“萨拉,好久不见啊。你可是让在下等的好辛苦,在下几乎以为自己判断错误了。”吸血鬼发出了桀桀的怪笑声,如同蝙蝠的刺耳鸣叫,“想不想知道鄙人怎么猜到的?”

    “不想。”萨拉和沈骁的声音同时响起,一个冷漠,一个欢快。

    吸血鬼一脸错愕:“为什么不想?我跟你们讲,我维尔托如此智计百出,我猜到了你一定会分兵,然......”

    “不想听。”这次是沈骁喊的。

    吸血鬼顿时如同便秘一般,原本就惨白的脸庞,几乎带上了扭曲。

    “维尔托,最隐秘的血族也卷入进了这个大泥潭了吗?”萨拉的语气带着质询。

    名叫维尔托的吸血鬼生物向一边的独角仙偏了偏头。那只人立而起的独角仙趴伏在地,一路顺着山坡窜到了沈骁的眼前。

    看到这一幕,萨拉顿时急了,一股无形的气旋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从萨拉身上卷起,冲击着黑色的牢笼。

    “没用的。”维尔托嗤笑一声,“为了对付你,在下提前准备了这个血牢魔法阵。单打独斗,我不见得是你的对手,毕竟是魅魔一族数千年来唯一一个魔武双修的天才,我可是下了百分之两百的小心呢。我只需要专心维护这个牢笼不破,困住你片刻的时间。那边那个魔族之耻就会被强斯庄撕成碎片。”

    “啊,对了,忘了介绍了。”维尔托好整以暇地对下方的沈骁行了个绅士礼仪,“鄙人血族侯爵维尔托,尊敬的废柴殿下,站在您面前的则是来自地穴一族的领主强斯庄大人。能在这样的时刻,与您相逢,真是在下最大的荣幸。”他抬起头来,眼中寒光四射,“能够由在下来终结这一魔族的耻辱,想必陨落的魔尊大人也会夸奖在下了。”

    沈骁已经顾不得耍嘴皮子了,眼看着那只独角仙轰隆隆从坡顶跑下来,到了近前,竟然像只牛犊子一般壮硕。六只漆黑的足爪,泛起了只有金属利刃才该有的寒光。巨大的犄角更是如一把巨型铲刀。

    “萨拉,喂,萨拉,这只独角仙,是什么等级的啊?”沈骁一边给自己加了唯一的职业技能潜行术,一边大喊。

    “殿下快跑,那是a级的地穴领主,您不是对手。”萨拉此刻金瞳猛睁,周身气势再次暴涨,奋力冲击着这个血色牢笼。

    乖乖隆地洞,a级的地穴领主,碾压沈骁这样的c级垃圾,还不是手到擒来?

    一瞬间,沈骁心念百转。强斯庄的身影压了过来,要死了吗?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