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看见厉鬼好感度 > 第九章 芜湖!

第九章 芜湖!

    惨叫声不绝入耳,而陈久久听见,只想发出一声:

    芜湖!

    看着懵懂鸡头上通红的好感度,陈久久心满意足,奖励已经刷到了他的脑子里,等待他的查收。

    但现在还不是清点奖励的时候,因为就在养鸡场唯一的小道上,一个庞大的身影正一顿一顿的走来,手握淌血的巨大剁骨刀,壮硕的脸上神色阴沉。

    劈死鬼来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头上晃动的好感动代表了她的愤怒,很显然,这些鸡是她的命根,哪怕她对陈久久抱有好感,可是倘若陈久久不能完成她的任务,依据会惹她生气,掉好感度。

    冲天的鸡鸣可不止她听见了,整个村子的人都听见了!!!

    这比杀鸡还惨的叫声让她眉头紧锁,特别是最后一声充满绝望的嚎叫,她从未有听过如此惨绝人寰的声音。

    他怎么敢下这么狠的手的啊?!!

    如果将她的鸡养废了,那可是要受罚的!!

    护鸡心切,所以她第一时间来到了现场,要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皮死鬼看似行动缓慢,实际动作很快,不一会她便看见了穿着血衣的身影,也看见饲养员脸上那抹灿烂的微笑。

    这微笑让皮死鬼大妈的脸色更沉。

    还在笑!

    我看看你待会还笑不笑的出来!

    停下脚步,浓郁的煞气快要滴落,菜刀在半空挥舞,只看见劈死鬼扫视着陈久久身后的鸡笼,用冰冷的声音质问道:

    “究竟怎么回事?”

    “整个村子都听到你这里的鸡叫,我的鸡都怎么了?”

    劈死鬼语气压抑的难受,如果陈久久不能给出信服的答复,那么他就是下一只刀下魂。

    看着大妈凶狠的模样,陈久久却是漏出了一副疑惑又可怜卑微的模样,声音颤抖着,说道:

    “鸡?鸡?”

    “鸡没啥事呀?都过的好好的。”

    “好?好的话他们还会叫什么?叫的这么大声!”

    “我告诉你,一旦有一只鸡死了,你就给我滚出养鸡场!”

    看来这家伙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

    “让开,我自己检查!”

    “行吧。”

    陈久久无奈,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这副神情说不出的凄惨,就好像是被冤枉,被错付的可悲。

    仿佛在说,自己明明这么努力了,怎么还被人误解。

    对此,大妈心中只有一个字。

    呵呵。

    大妈脑袋上的好感度已经晃荡到了10,狂掉四十点,他倒是要看看陈久久凭什么这么猖狂!

    我心爱的鸡啊!

    不再跟陈久久对峙,大妈三步并作两步,提着大砍刀猛地冲到了鸡笼前,带着崩溃与哀伤,悲愤的看向自己鸡。

    我的鸡啊!

    我的鸡怎么!

    我的鸡怎么——怨气这么丰富??!

    等等,事情好像和大妈想的不太一样。

    这些鸡非但没有死绝,品质还在上升,一样望过去,除了一只有些蔫不拉几,好像是打架造成,其他99只都神采奕奕,生龙活虎,更难得的是,那滔天的怨气,让他们的品质青云直上!!

    劈死鬼皱着眉头,揉了揉眼睛,这怎么可能?

    一个新的饲养员,怎么可能养到这么极致?一开始能不做错就不错了。

    鸡不会骗人,怨气也不会骗人。

    他们体内浓郁的怨气,相比之前多了二分之一啊。

    这股庞大的怨气,该酝酿出多么美味的鸡肉啊?

    劈死鬼的喉咙涌动,这代表的不只是美味,还是活生生的钱!

    “大妈,我养的有问题吗?”

    “是不是错了呀。”

    “啊~那大妈别怪我,人家只是还不会养了啦,以后一定会努力改正的!!!”

    “如果不行,我再去找一份工......”

    陈久久脸上委屈,嘴里一番经典绿茶发言,让劈死鬼心中一咯噔,回过头,看向了陈久久,慌张的说道:

    “不不不!你养的很好!”

    “是大妈我片面了!没有想到,你竟然是天底下养鸡的奇才!”

    “三倍工资,以后安排两百只鸡给你养,工作其实也就这样,如何?”

    “只要你继续努力,工资继续增加,也都是小问题!!!”

    大妈下了重注,已经是现在村子里开出的日薪最高价了。

    开玩笑,这么优秀的人才,去其他人那打工,自己不是血亏?

    一天工资也就一只鸡的价格,现在的饲养员养的比她养的还好,必须得留下!

    而陈久久这边也有思量。

    三百的底薪可以了,基本稳保第一目标,毕竟养鸡场也不只这一个赚钱途径。

    更何况这里还有一只刷好感度的鸡。

    见好就收!日后好相见!

    陈久久做出高兴的模样,一口应下,这些都是小钱,多少都不是事!

    “行!既然大妈这么信任我,那我一定加倍努力!”

    “让这些鸡继续怨念丛生!”

    陈久久一副努力的模样,让大妈甚是感动,不愧是自己看中的人才。

    “行,那以后这片养鸡场就你承包了,多劳多得,只要你能养好这些鸡,大妈就不会亏待你。”

    “记得去村子中间吃个饭,中午鸡放这里没事。”

    劈死鬼大妈多叮嘱了一句,看的出她对陈久久已经有些上心了。

    “谢谢大妈的信任!”

    “那大妈就走啦!好好努力!”

    临走之前,大妈又疑惑的看向了鸡笼。

    “嗯?这只鸡怎么叫的这么惨烈?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没事,正常现象。”

    “行吧。”

    “再见!”

    陈久久露出友善的表情,用力的挥舞着手臂离开,大妈也友善的回头,示意陈久久不用再送。

    大家都有了圆满的结局。

    只剩下了鸡笼里,那一只倒地不起的鸡,绝望的看着大妈的离开,用尽全力的嘶吼着发出鸡叫,而这鸡叫的意思是——

    不,要,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