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看见厉鬼好感度 > 第五章 今天也是社死的一天呢~

第五章 今天也是社死的一天呢~

    风表达了现场的寂静,周围的玩家第一感觉不是恐惧,而是尴尬。

    因为刀疤鬼的社死只感觉到感同身受,脚趾头已经不由自主的在地面上扣出一座清水村了。

    自己最想要的人类转过脸就问“你是?”,这也就算了,可自己还傻乎乎的get不到点,硬是要继续问下去,逼迫对方说完了黑话的全部。

    然后整个操场都听到了那一句话:

    “你是个什么东西?”

    救命......

    尴尬的就像是早上起床起晚了迟到跟上司说大堵车结果马上就上了上司开的滴滴时那种欲言又止的尴尬。

    也像喝酒喝到一半哇的一口吐到隔壁领导身上时,拿起纸擦拭才猛地想起领导是女人的时绝望。

    “这位大哥真是牛子大了......”

    在场的玩家们,本能的升起了这个反应。

    当然,这种尴尬很快就被恐惧所占据,因为肉眼可见的刀疤鬼身子开始战栗。

    这是生气的表现。

    一直挂在脸上的微笑已然挂不住,爆表的好感值一定程度上能体现他的愤怒。

    “好,好,好!!”

    “你有种!”

    “一个人类,竟然这般口出狂言!!”

    “不给你一点教训,我就不姓.......”

    刀疤鬼气势汹汹伸出腐烂黑化的手,就要抓向陈久久。

    他要手撕了面前的人类,用这蝼蚁的性命,来平息自己的怒火!!

    可就在这时——

    “啪!”

    剁肉刀猛地钉死在了砧板上,陈久久紧张的心终于放下,回过头,看向大妈,此刻,大妈的头上有一个绿色的进度条。

    【劈死鬼好感 50/100】

    能让一只鬼有好感,说明陈久久的行为甚得她的欢心,而这一刀,正是“50”的反馈。

    大妈人狠话不多,只留下了一句。

    “这是我的员工。”

    刀疤鬼的手定在空中,在大妈的震慑下,他阴沉沉的收回了手,脑海中更是想到了些什么,最终,只能恶狠狠的说道:

    “你给我等着。”

    帅!

    大妈!妈妈爱你!

    陈久久仿若吃了一颗定心丸,当然,这还不是他最稳定的手段。

    更深一层,他认为现在的招聘市场,是不可以使用武力的。

    在场的很多鬼有厌恶的眼神,亦或者贪婪,但他们都没有动手,所以陈久久猜测清水村也有规则在限制着他们。

    再不济,猜错了,陈久久就拼一波复活。

    眼下......第一招就应验了。

    “过来吧。”

    招聘还要继续,大妈只是让陈久久站到隔壁稍作等待,应该是要等招聘彻底结束,她才会说清楚“工作”是什么。

    而刀疤鬼的表情也是绿的发慌,看向陈久久的眼神满是怒火与恨,头上已达仇恨的进度条说明在之后的生活中,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但,那又如何?

    哪怕不给刀疤鬼这么个“正当理由”,他也一定会出手。

    陈久久算是看清楚了......这个世界的残酷。

    或许人只是个商品。

    动手跟情绪没有关系,即使是完全陌生,也足以为了一顿美餐而出手。

    活下去靠的不是关系,是力量。

    刀疤鬼恶狠狠的看了一眼陈久久,最终还是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没有再动手。

    而陈久久站在大妈身边,看似是盯着大妈劈着桌上不知名的肉血肉横飞,但实则,已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他的称号任务......完成了!!

    【恭喜玩家完成成就任务:真尼玛是个孤儿】

    【该成就属于唯一成就!!】

    【成就作用:拥有该成就的玩家,因为过于孤儿,所以无论何时都能看见厉鬼好感度,与此同时,当好感度状态变更时,玩家会得到好感度奖励,好感度奖励随着变更目标,变更幅度变化。】

    【刀疤鬼仇恨 50/100】

    【完成好感度变更,奖励宿主道具类白色品质鬼物——童子尿】

    【童子尿:驱邪灭鬼,效果一般】

    豁!

    陈久久的口袋里多了一瓶液体,不用想,这就是童子尿了。

    有了防身的物品,陈久久的底气就强多了。

    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

    陈久久一眼就撇中了刀疤鬼,和那双阴沉的眼睛对视,陈久久甚至还热情的微笑。

    看似是挑衅,实际上陈久久是在开心。

    芜湖!

    找到童子尿的试验对象了!

    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陈久久整理好仪容仪表,静静的等待招募的结束。

    这一次,两百余名玩家都选择了接收任务,先例在前,还有那司令的提示,总归是进入状态,少数几个犹豫的玩家,也在别人的劝说下选择了看起来比较“和善”的几只鬼。

    人总是视觉动物,可鬼就是鬼,哪有和善一说?

    总而言之,招聘终于结束了,一眼看过去,只有大妈这里的员工最少,包括陈久久在内,只有三个人。

    其余两人,分别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孩,一个有些健硕的大汉。

    大汉没有说话,但女孩却有些社牛,看起来柔柔弱弱,但却主动搭话,说道:

    “你刚刚好厉害啊......真是没想到那你这么敢。”

    “哈哈。”

    讪讪一笑,没太想搭理,看不见好感度的东西,陈久久兴趣不大。

    嘻嘻。

    “行了,你们三个人跟我来吧。”

    大妈一只手提着刀,另一只手拎着砧板,一边走着,一边开口说道:

    “做了我的员工,就要勤勤恳恳的工作,钱和房子都不是白住的!!”

    走在这条血淋淋的道路上,大妈开口讲述着这一次的任务。

    “我们村子里面,总有些手脚不干净的东西,盯着我家的养鸡场。”

    “这些鸡都是珍惜品种,还有一些鸡是旅游团的客人亲自订的,无论哪一只,都绝对不可以丢失。”

    “这三天,你们的任务就是给我逮到那些偷鸡贼,只要鸡没有丢,你们就有底薪。”

    “鸡没丢才有底薪......”

    众人心中嘀咕,那这钱也太难赚了!

    “那提成呢?”

    陈久久问道,按理来说还有提成啊。

    “提成,这个讲究就多了。”

    “如果你们抓到了偷鸡贼的话,”

    大妈回过头,脸上满是金钱的气息。

    “那么,它赔偿多少......我们37分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