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爷凶猛,医妃只想逃 > 第1032章 一出接一出

第1032章 一出接一出

    “……后来弄清楚,那个三级厨师见的人是什么来头吗?”苏潼问。

    “弄清楚了。”文竹轻轻叹口气,“是德悦楼负责管账的管事。”

    “曾秩被掌柜撞破之初还想否认,谁知掌柜认识那个管事。”

    “曾秩这才没法抵赖。”

    “德悦楼?”苏潼顿了顿,“其他酒楼想来五丰酒楼挖人?”

    “等等,德悦楼的东家是谁?”

    文竹:“小姐猜准了。德悦楼是崔家的产业。”

    苏潼:“……”

    第一直觉有时真是准得可怕。

    “这也就不难解释对方挖角时,要让曾秩先想办法搞臭五丰酒楼的动机了。”

    不用说,直接负责德悦楼经营事项的必定是崔毅。

    “小姐,奴婢把曾秩解雇了。而且还在行业里发公告,让大家知道此人品行不端。”

    “也就是说,我们酒楼虽然拿不回他毁约的银子,但他从此也别想在这行业立足。”

    “对方交待他的事情,他没做好;对方也不愿意雇佣他。”

    “这下,他彻底两头空。”

    一个三级厨师,只有两道凉菜能拿得出手;五丰酒楼那些招牌菜对方根本连学都还没机会学。

    德悦楼自然不会要这样的人。

    苏潼欣慰地笑了:“做得好。对待曾秩这样的人,千万不能心慈手软。”

    升米恩斗米仇的事,她听过也见过。

    文竹郑重点头:“把这个蛀虫揪出来,奴婢心里总算踏实了些。”

    当初她见曾秩在做凉菜方面比较有悟性,才手把手教对方做凉菜。

    没想到……。

    苏潼想了想,叮嘱道:“我觉得崔公子输不起。他应该不会就此罢手。”

    “世家公子都有的通病,觉得自己系出名门天生该高高在上。”

    “往后还得防范,特别要留意厨房里的事情。”

    “免得再中他的暗算。”

    文竹认认真真道:“小姐,奴婢记住了。往后一定会仔细留意。”

    “你别搞得那么严肃,”苏潼笑道,“我就是提醒你一声。”

    “至于酒楼的事,该怎么做怎么管,你自己作主。”

    丫环能干好啊,苏潼非常乐意做甩手掌柜。

    曾秩的事之后,五丰酒楼仿佛风平浪静了一段时间。

    然而这一天,酒楼的总厨告诉文竹一件事。

    “文姑娘,这两天送来的菜味道不太对。”

    “尤其肉类。和以前同样的活鱼,清蒸出来之后,鱼肉的味道却没有以前的鲜美。”

    “相反,肉质变得又柴又涩。”

    “我可以跟文姑娘保证,这绝对不是火候的问题。”

    “除了活鱼,我发现今天宰杀的鸡和鸭也有这个问题。”

    “肉质在口感上跟以前相比,都差了一截。”

    “就跟换了不同的人供货一样。”

    “这质量,跟以前完全没法比。”

    文竹若有所思:“所有肉类的口感都出现明显差异?还是仅有个别菜如此?”

    总厨肯定地说道:“我已经验证过了,这两天送来的所有肉菜皆如此。”

    文竹:“这么说,那应该是我们酒楼的供货方出了问题。”

    可这鱼类和鸡鸭活禽,根本不是同一个人供应。

    为什么所有肉类都会出现相似的问题?

    “是巧合吗?”

    不,文竹不相信这是巧合。

    小姐说过,这世上大多数的巧合;其实都是人为安排的。

    “这样,我想办法现在立刻让人从其他地方另外紧急采购一批回来。”

    “至于你发现有问题的肉类,暂时就不要用了。”

    她考虑了一会,说道:“也不要丢弃,先放到一旁,我回头看看怎么处理。”

    总厨问道:“那明天呢?”

    “明天让他们照常送来。”文竹嘱咐他,“这事你暂时别声张。”

    “另外,我会把明天需要用到的肉类也准备好。”

    文竹没有忘记自己小姐曾经的提醒。

    小姐说过,崔家那位嫡公子是个心性骄傲的人。

    这种人,往往很难接受失败,更难直面自己不如人。

    这一次酒楼食材供应方出现问题,说不定也是崔毅搞的鬼。

    至于具体怎么操作,她一时还弄不明白。

    不过有小姐在,文竹相信这事很快就会水落石出。

    “文姑娘有办法解决就好。”总厨尽到自己责任,见影响不了酒楼的日常运转,他也就不担心了。

    文竹让人将所有肉类都搬了一部分回昭王府。

    “小姐,奴婢看不出这些肉有什么问题。”

    文竹将总厨那些话转告苏潼,并且自己也亲自做了些菜尝过味道。

    证实总厨确实没有夸大其辞。

    “口感不对?”

    “不愧是靠双手和嘴巴吃饭的人。”苏潼轻松打趣了一句,也拿筷子尝了尝文竹做出来的菜。

    苏潼做菜水平一般,但作为资深吃货;她拥有着最顶尖的舌头,以及有条件下最刁的嘴巴。

    “肉质确实不行。”

    “每一样的口感都不太对劲。”

    文竹期待地看着她:“小姐,那你吃出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吗?”

    “奴婢担心有人对酒楼供应的食材动手脚,接下来几天,奴婢已经秘密做了紧急处理。”

    “签好了合约,让别的供应方暂时提供酒楼需要的食材。”

    “同时,为免打草惊蛇;奴婢并没有动原供应方,还打算让他们按原计划一样照常送货。”

    虽然苏潼多次强调她不干涉酒楼的事情。但文竹觉得,既然提起这事,总得让小姐知根知底。

    也好过小姐一知半解。

    “文竹,你做得很好。”苏潼温柔的目光满含赞赏与鼓励,“这些事情你做主就行,真不需要跟我说。”

    她了解那么多干吗呢,多累啊,对吧?

    “这些菜究竟有什么问题,我还得研究一下验一验才知道。”

    既然觉得不对劲,那肯定得弄个明白才行。

    食品的质量关乎酒楼的生命线,这一点绝对不能马虎了事。

    “你先去忙吧,有结果了我再跟你说。”

    苏潼打算用一用她的作弊的利器——到医疗空间里利用现代高科技产品验一验。

    如果这些食材真有问题,在高科技下肯定无所遁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