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菲尝可爱 > 第三十七章 交易

第三十七章 交易

    周尝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会让方菲帮自己顶这个锅,还是在当事人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只是在当时,如果身边出现的不是方菲,还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谁都不得而知了。

    宽敞的办公室里周惠诚满脸愁云的坐在办公桌前。心想着不知道自造了什么孽,会生出这么个不听话的儿子,他也不是不能让周云礼去娶媛媛,可毕竟是他更疼这个小儿子,再加上他妈妈的枕边风,而那个又是个不听话的,尽管他心里明白,可人一旦面临选择的时候,哪个更是自己的心头肉就一目了然了。

    一位西装革履一脸严肃的男子敲门后进入到周惠诚的办公室内。

    周惠诚开口道:“你去给我查一下昨天公司宴会上的那个叫方菲的女人,所有的信息都要,还有就是一定要查清他和小尝的关系,尽快来给我回复。”

    “好的周董,您放心吧!”男子说完依旧面无表情的退出了办公室。

    方菲老早就醒来了,因为昨夜的事让她很难睡得踏实,虽然整件事本来和自己不沾边,可是就是好巧不巧的卷入其中,方菲自己也很莫名其妙。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百思不得其解,难道那个冰块脸师傅真的喜欢自己?不对,喜欢一个人怎么会是他这样,而且他昨天还在林飞那极力撇清和自己的关系,那是什么原因呢?更让方菲震惊的是,周尝和周云礼竟然是亲兄弟,难怪会有点像呢,可他们平时一点也看不出来是兄弟,不要说兄弟,就是认识也不像,完全是陌生人,甚至比陌生人还要陌生,倒像是仇人。上次在医院,两个人明明已经面对面,却装作不认识,现在方菲明白了周尝当时的表现,那种寒气逼人的表情,她昨天也同样看到了,甚至那种感觉更加的浓烈。

    方菲回忆起昨夜她和周尝离开酒店后,周尝把她扛到车里,方菲不停的问他原因,问他为什么要说谎,可周尝脸色煞白,一句话都没说,像极了在抢压寨夫人的土匪。而方菲能感觉到周尝整个内心世界充满了愤怒,寒气由内而外不断散发,直接的表现是车速越来越快,方菲看着时速表,心跳也跟着一路上涨,紧张到闭紧了眼睛,抓紧了车顶的扶手,不敢再说一句话,没多久车停了,周尝下了车,走到副驾驶,打开车门,让方菲下车后说了一句‘明早我来接你’之后,便上了车急速而去,连句再见也没有,更别说解释了。

    方菲到现在也没想明白,是什么原因可以让一个人和至亲的人那么大的仇恨。

    方菲此时睁大着双眼,不想再思考了,起床走出卧室后看见了桌上的饭菜和便条‘菲菲,我早上6点回来的,早饭在桌上。今天张明辰出院,他说这两天如果可以想要请你吃顿饭。还有我本来想送你的,后来收到周主任也就是你那个师傅发信息给我,说他要接你,所以我做好早饭就先走了,你俩怎么回事啊?等我晚上再细问你,想想怎么向我交代吧,坦白从宽哦(一个笑脸)!’放下便条,方菲吃着早饭,乔莎莎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只是方菲满脑子的心事,食欲减半。

    在关上家门后,方菲开始放慢脚步,有些不知所措,等下怎么面对周尝呢,还是有些尴尬。算了,先不想了,哎。不对,我尴尬什么?又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事,就是……

    方菲想明白后便大步朝门口走去。果然,方菲看到周尝的车停在小区门口,上车后两人都有些不自在的感觉。

    “早饭吃了么?给,顺路买的。”周尝试图打破沉默并将早餐递给方菲。

    “嗯?哦,我吃过了,我的照片?”

    “对不起,出来得急,我……明天,一定…”

    “你,确定照片还在吧?你说实话,我可以接受。”

    “是实话,确实是我忘了。”

    方菲长吐了口气说道“还在就好”

    “嗯,昨天吓到你了吧?”

    周尝今天倒是很直接。

    “确实,是有一点”方菲谨慎的回答。

    “这两天那两个男人没来找你的麻烦吧?”

    方菲奇怪怎么转换话题了?看来周尝还是打算逃避昨天的问题。“没来,就那天你把他们打跑后就没再来过。”

    “嗯,那就好…”周尝欲言又止的,双手握着方向盘,视线上下左右的移动着,明显有事的感觉。

    方菲看了出来:“师傅,你?”

    “嗯,方菲,是这样的,那天之后,我通过朋友找到了你的债主,他们说你,欠他们50万,之后,我就先帮你还了,所以他们才消失的。”

    “什么?师傅,你帮我还了钱,还是50万?可是那天他们‘明明和我说只欠20万的’,怎么会?”

    方菲以为周尝要说昨晚的事,没想到是一夜之间涨了30万的高利贷的事,方菲意外很正常,她瞪大着眼睛的看着周尝,等待他的回应。

    “你先别着急,是这样,欠款呢是20万没错,但是毕竟是高利贷,这么多年才翻了1.5倍不算多了。本来是要100万的,不过我是带着我的公安局的朋友去的,所以最终是50万。当然我也是想尽快解决问题,而且那天那两个兄弟伤的也不轻,你放心欠条我已经帮你收回来了。”

    “可是师傅,这钱不应该由你来还的,我现在就打个借条给你,当然了我可能一时半会还不清,但是我一定会还的。”

    “我知道,我信。”周尝又欲言又止的。“嗯,所以,方菲……”

    方菲紧张又疑惑的看着周尝:“……?”

    “就是昨天,昨天我不是说你是我的未婚妻嘛,所以你看,你能不能考虑做我的未婚妻呢?”

    “什么?师傅,你说什么?”方菲无比的诧异,因为震惊瞳孔放大,同时再次瞪大了双眼。

    “冷静,菲菲,你听我说,你也看到了昨天我被周惠诚逼婚,我总不能和自己不喜欢的人结婚吧?这样对于我们两个人都是不公平的,更何况这是一种交易,我不能苟同,所以你不仅是在帮我,更是在伸张社会正义,我们的社会不能垮。当然我不会让你白白付出的,因为以后可能还有需要你配合我的地方,所以,那50万,就当是我对你的感谢,当然你也可以把它当作酬劳。”周尝说完紧张的看着方菲,希望自己心里的算盘不要被看穿。

    方菲很为难的说“师傅,你这也太难为我了,你完全可以找一个演员,还不会花太多的钱,当然我不是不想帮你,只是50万,这太多了,我不能接受。”

    周尝继续努力劝说“不,你要接受,不然你就是不想帮我,我不找别人是为了让周惠诚相信,昨天之后他肯定会派人来查我的,这么多年我也没接触过什么女人,况且昨天他也看到你了,只有你能帮我,而且他也肯定会去查你,你也需要付出很多,时间、精力还有个人隐私等等,所以这50万不算多。”

    什么啊?没接触过女人?啊,不对,现在不应该想这个。他说什么?哦,对,让我付出时间精力还有隐私?他要干嘛?不会还有身体吧?

    “这,这太突然了,你让我想想好么?”方菲说完沉思着。

    周尝松了口气,至少她没完全拒绝。“好,不过最好今天你能告诉我答案,因为我怕周惠诚的人今天就会过来。”

    “好,我知道了,不过他不是你爸么?你不想结婚可以直接告诉他理由,和他商量啊。”方菲有些不理解的说着。

    周尝面色凝重的说“他不是我爸,我没有爸,只有一个母亲,也在10多年前去世了。我的情况晚些我会讲给你,当然是在你同意之后。”

    “哦,那好”

    方菲不理解父子之间能有什么深仇大恨呢?她没有再细问,因为她现在心思很乱,能处理好眼前的事已经很难了,其他的只能先搁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