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荒野求生,我被迫无敌了 > 第5章 她在迪化我

第5章 她在迪化我

    吃了四块肉之后,徐逸不敢再吃了。

    不然,他担心之前吃下去的都给吐出来。

    赶紧摸出一根烟点上,压制住想吐的冲动。

    缓了缓之后,徐逸看了一眼安暖,拿起锅问道:“你真的不吃了吗,凉了之后腥味更重。”

    他心里自然是盼着安暖继续饿着肚子,不吃是最好的。

    这样,安暖也许会快一点放弃,早点离开这危险的荒野。

    “不,不了,我现在还不饿。”安暖看着那些蛇肉都反胃,这会哪里还有勇气下口啊。

    她现在只想去摘一点野果,或者挖一些木薯、葛根之类的来吃。

    既然都这么腥臭的话,大不了以后都不轻易吃肉了。

    不对,我可以吃鱼肉呀。那些淡水鱼的腥味还是很淡的,完全可以吃呀!

    安暖默默的在心里安慰着自己,毕竟她是一个爱吃肉的姑娘。

    长时间不吃肉的话,是会心情低落的。

    心情低落的话,办事效率就会低下。

    办事效率低下,就会影响到队友。

    所以,为了不影响队友,她觉得应该尽快吃上不腥的肉。

    徐逸看到安暖没了动静,就知道她不会再尝试了,于是他拿出了节目组给的雨衣,把袋子拿了出来。

    “把蛇肉装着带走,别浪费了。晚上,未必有其他东西吃。”徐逸不愿意丢弃这些蛇肉,所以就准备把蛇肉带走。

    将锅整个塞了进去,拉上拉链,这样锅盖就会被固定在锅上,防止蛇肉从里面倒出来。

    就算真的倒出来也没事,袋子里有一层胶,可以防水。

    他装好蛇肉的时候,安暖已经把土灶掩埋,把火彻底熄灭了。

    人在野外,用火肯定要注意安全,一旦离开就得把火彻底熄灭。

    不然把森林点燃了,不仅破坏环境,还会危及到自身的安全。

    “好了,我们走叭。”安暖虽然没吃上东西,但是心情还是不错的。

    有徐逸这个高手在,她对接下来的日子都充满了期待。

    开局就吃上肉的挑战者,她之前都没有在节目组里发现。

    “徐哥,我们应该往哪边走啊,您是这方面的大手,我听您的。”安暖并不介意抱大腿,跟着大佬不仅可以笑到最后,还可以学习到很多生存知识,何乐而不为呢? m..coma

    徐逸脸上一变,马上申明道:“别,我可不是什么大手,你不要误会。我第一次经历荒野求生,经验为零。”

    谦虚,大佬您肯定是谦虚了。

    安暖眼珠一转,觉得徐逸可能是在考验她。

    于是,她便说道:“那我们继续往低处走,毕竟水往低处流。只要找到了水源,我们就可以寻找适合的地方了。”

    “反正你带路,我跟着你。”徐逸很光棍的说道。

    他知道,安暖肯定是把自己的迪化了,误认自己的是那种生存挑战的超级高手。

    他还知道,安暖肯定会失望的。

    自己确实是菜鸟,能够两次帮她化解危机,不过是靠了系统的关系。

    没有了系统,没有了系统给的能力,他在荒野也许一天都坚持不了。

    毒蛇,毒蜘蛛,看着多吓人啊,他都不敢靠的太近。

    徐逸系现在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等待安暖主动放弃。

    安暖并不知道徐逸的想法,她拎着砍刀用心的赶路。

    在荒野赶路的时候是要避免聊天,因为这样你才能耳听八方,眼观六路。

    有了上两次的经历之后,安暖要谨慎了许多。

    同时,她也开始留意一路上的植物了。

    她的肚子越来越饿了,自然想要快一点找到一些可以填饱肚子,没有腥味的东西。

    木薯,或者芋头之类的是比较理想的植物。

    没有这些的话,有芭蕉也是可以。天才一秒钟就记住:(

    芭蕉芯也可以食用,而且还可以顺便收集一些水。

    这里是雨林区,正常来说肯定是有野芭蕉的。

    但是这一路下来,她都没有发现野芭蕉的身影。

    安暖猜测,应该是这片丛林内部阳光稀缺的关系。

    一切植物,都需要依靠阳光。

    想到水,安暖摘在了斜挂在身上的水壶,回身道:“徐哥,你需要喝点水吗,我还有半壶。”

    “不用,我还不渴,谢谢。”徐逸不想占安暖的好处,所以拒绝了她的好意。

    另外,他确实也没有觉得渴。

    他知道,这必然和自己现在的身体有关系。

    从早上九点多醒过来到现在,赶的路也不算少了,竟然都没有流汗。

    没有失去多少水分,自然也不需要补充多少了。

    安暖也不好坚持,自己拧开盖子喝了几口。

    虽然相处了大半天,但是两个人说的话全都凑一起,也没有超过两分钟。

    关系确实没到共饮一壶水的程度,自己确实有些冒失了。

    而且,万一对方的女朋友看到共饮一壶水误会了呢?

    像是徐逸这么帅的,肯定是有女朋友的吧?

    对自己这么冷淡,不就是为了保持距离么?

    是不是真的冷淡,还是那种欲情故纵的想要吸引注意力,安暖还是分辨的出来的。

    从高中开始,她就被迫接受了这样的‘训练’。

    没办法,长得好看,就要接受长得好看的烦恼。她觉得,这一点上徐逸肯定和她感同身受。

    喝完水之后,安暖并没有继续赶路。她打算停下来休息一会,缓口气。

    她的手里现在多了一根两指宽的树干,这是半路遇到的时候砍来当手杖的,可以起到‘打草惊蛇’的作用。

    徐逸手里也有一根,是安暖给他的,比她手里的要粗一些。

    “这片丛林也太大了吧,我们都走了这么久了,竟然还在林子里。而且,越来越平坦的感觉。”看着前方平坦的地势,安暖觉得头都有些大了。

    她现在很后悔,没有在一开始的时候尝试爬到树顶查看地形。

    很多生存大佬都会这么做,这样可以节省时间,找出最短的路线。

    “确实平坦了,而且地面也更加湿润了。”这个不需要很专业的知识,用肉眼就可以分辨的出来。

    毕竟,树叶的颜色就可以看的出来了。

    听到徐逸的话,安暖不由眼睛一亮。

    “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很快就可以找到水源了?”安暖有些兴奋起来。

    徐逸平静的摸出上衣口袋里的烟盒,点上了一根,用力的吸了一口。

    烟,很快就被吹散了。

    安暖看着徐逸再次吐出一口烟,然后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便大声道:“风,风是从那边吹来的。徐哥,我懂了。那边,那边应该就是河流的方向了。”

    阿这?

    懂啥啊?

    我就是憋了这么久,看地面潮湿不用担心着火,所以抽一根休息一下呐!

    要不要这么迪化自己喔?

    姑娘,你这样下去很危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