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们内娱好像完蛋了 > 第9章 去稍微运动一下

第9章 去稍微运动一下

    邬阳在外面站了一会,和徐珍妮碰头,去了她的工作间。

    对刚才3号休息室发生的事,徐珍妮只字未提,直奔主题,“编曲做好了,你先听听DOMO。”

    邬阳戴上耳机听完,不怎么满意摇了摇头:“不好。”

    “哪里不好?”

    “从头到尾,”邬阳道,“当然,也有两三个地方找对了感觉,不是完全不可取。”

    徐珍妮差点想把桌子掀了。

    她十五岁开始做音乐,到现在已经做了十五年,编曲不敢说有多牛比,但被写了一堆烂歌邬阳全盘否定,这冲击可说直达天灵盖了!

    但邬阳可没时间在意她冰冷如霜的脸,直接在笔记本上操作起来。

    “开始的地方,只需要纯粹的钢琴音,三次重复之后就直接进入歌词。”

    “这一段唱,也只需要钢琴伴奏,你加了风琴音进来,反而有点画蛇添足。”

    “rap歌词时鼓声同时进入,这是对的,但电贝司就别要了,听着别扭。”

    ……

    “最后一个问题,应该是伴奏和吟唱同时结束,但你把伴奏延续了几拍。”

    “但这首歌写的是友情,而且是男人之间的友情,就是要干脆利落。

    “你把伴奏延长了几拍,非但拖泥带水,还显得很不专业。”

    “大概问题就是这些,都懂了吗?”

    徐珍妮心里呵呵一声。

    你这是在教我做事?

    到底谁给你的勇气??

    但她不想和邬阳在这争吵,反正她才是总监,最后拍板决定权在她手上。

    “你先回去吧,我还要联系乐队,再跟大布谈一谈,到晚上才能录歌。”

    “那我说的这些要改的地方呢?”

    徐珍妮面无表情:“我会考虑。”

    会考虑就好。

    邬阳并不是真想挑她的毛病,他只是觉得既然是从那个世界借来的歌,就应该最大限度跟原来保持一致。

    毕竟成功的经验摆在那儿,改动得太多,谁也不知道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

    见徐珍妮没有继续要说话的意思,他便离开了休息室,今天估计会加班到很晚,必须抓紧时间洗澡吃饭。

    等邬阳走了之后,徐珍妮回到了办公室。

    说真的,她在音乐方面颇有天赋,又在最好的音乐学校进修4年,在国内国外都有经验,做编曲这种小儿科的事,基本上都是一气呵成、一次过关,很少出现做好了再大幅度修改的先例,更别说还是根据邬阳这种水平的意见修改。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最终还是打开电脑,按照邬阳说的重新又做了一个。

    我不是被他教做音乐,我只是做出来比较一下,好让他看清两人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半个小时后,一首按照邬阳的意思做出来的新编曲基本完成,徐珍妮按下了播放,音箱里顿时传出了轻柔的钢琴音。

    等前奏结束,她在脑中自动加入了邬阳的歌声,突然心弦微动。

    不会吧,这么契合?

    应该是巧合,继续听。

    把整首曲子听完,徐珍妮又从头开始,反复听了好几遍,最后有点迷茫了。

    这首新的编曲,使用的乐器很少,也没有太多技巧,看似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可只要加上邬阳的歌声,竟然给人一种天衣无缝的感觉。

    作为一个资深音乐人,她深知华丽并不是最好的,能够完美的契合、表达出整首歌的意境,才是最好的编曲。

    难道这个邬阳真的是个音乐天才,或者音乐鬼才?

    以前他只是在装傻充愣,现在开始认真了?

    ……

    “嘿,邬阳,快过来!”

    邬阳来到录音室时,发现大布已经先到了,他是真没想到他会这么敬业。

    大布这个人是最没明星架子的,很随和,说话有几份江湖味:“器乐老师已经在录了,我们对一下歌词,就可以开工。”

    “编曲已经送来了?”

    “早就送来了,徐珍妮不愧是高手,这编曲做得太棒了。”

    邬阳打开电脑,把徐珍妮新做的编曲听了一遍,发现已经全部按照他的意思进行了整改。

    这让他的心放了下来,看来这位徐珍妮,也不是像她表面一样不近人情。

    跟大布对了下歌词,两人直接开工。

    大布靠实力混到现在,水平还是很专业的,两人录起来十分顺畅,很快就录音完成。

    至于后期,邬阳只是听了两次重新录制的伴奏,发现没有问题后,便直接交给了工作人员。

    专业上的事,还是交给专业人士做比较好。

    大布对这样的进度大为满意,临走的时候问:“我们以前没有合作过吧?”

    “应该没有,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但为什么我有种感觉,”大布奇怪道,“就好像我们深交了很多年,对彼此都非常熟悉,所以合作起来才这么顺畅呢?”

    邬阳心道这是因为我配合你。

    察言观色、洞悉对方心理,并做出合适的举动让对方感觉舒适,从而快速拉进双方距离、最大限度解除对方的心理防线和警惕心,这是作为一个特工必须掌握的基本技能。

    前邬阳人品太差,所以他需要使用一点小技巧,来修补他早就已经破碎的人缘关系。

    更主要的是,他不想加那么久的班,这个身体还是需要锻炼,他不想把时间耗在录音室。

    最后大布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如果下次你要找人合作,跟我说一声。”

    “一定。”

    ……

    第二天天刚亮,邬阳就起床了。

    巨大的体育场馆里清风雅静,绝大部分人都还在睡觉。

    昨晚可不是他一个人在加班。

    《创造青春》的初舞台展示,一共分为上下两期,会在这个周末播出,距离现在只有三天时间。

    现场十几个几位拍摄下来的所有镜头,一些学员的生活镜头等,都需要经过层层筛选,挑选出最好的一部分,还要加上后期才能呈现给观众,所以制作组那边这几天都是两班轮流转。

    学员这边还有跟拍、单采,或者在为公演做准备。

    大几百人忙得脚不沾地,到凌晨两三点才睡下。

    邬阳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大型综艺的幕后,感觉和想象中有很多不一样,就像一台大型而精密、且永不知疲倦的机器。

    这可能就是时代的魅力。

    沿着跑道开始跑步,体能太差,才慢跑五公里就开始大喘气,跑到十公里两条腿已经要不听使唤了,于是他又换到了健身房做无氧运动。

    身体素质必须尽快跟上。

    格斗术、化妆术、变声术、腹语术……这些小技能也必须抽时间练习,他不要求短时间内达到巅峰状态,但至少也要有个六七成。

    越是平和安宁的表面之下,越有可能是暗波汹涌,他必须未雨绸缪。

    一直锻炼到午饭前,邬阳才回到了宿舍,与他同一个房间的王文渊已经起来了,见他满身大汗,不由奇怪:“我发现你六点多就起来了,去干什么了?你的摄影师来找过你几次了。”天才一秒钟就记住:(

    “稍微运动了一下。”邬阳道。

    六点到十一点,这怎么也不能算稍微运动吧?

    但王文渊也不想多问别的事,道:“忙你的吧,等会儿食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