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沧流 > 第八章 相忘于世

第八章 相忘于世

    张承缓缓走向消防车,从敞开的副驾座位钻入车中,再爬到驾驶座位上,他深吸了一口气,现在的情况与刚才变得不同。

    如果只有自己一人,让变异猿不注意到不算困难,但他开着车想让变异猿不注意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坐在座位上,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隔着车窗他能够看到变异猿狂躁的身影,野兽的直觉让它感受到了身边的异常,但它无论如何都无法集中注意寻找到威胁,只能无能狂怒。

    张承没有着急动作,放松呼吸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不移动的消防车俨然成为了凶猿的视野盲区,但张承知道,消防车如此巨大的体积一旦移动就会打破这种视觉忽略,届时他就会成为活靶子。

    一直以来张承都在努力的刷存在感,因为他害怕有一天所有人都无法注意到他,那样他就会被真正抹除在这个世界上。

    他一直很累,但又不敢停歇,他想要在世界上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并以次来印证自己的存在。

    在这一刻,他不打算继续保持存在感,而是放空自己,让这个世界忘记自己,那样才有一线希望。

    他没有着急开车,而是拿出了自己带着的所有证件,开始一张张撕碎扔向车外,掏出手机取出电话卡掰成两半扔掉,从口袋中取出小刀将手机扎碎。

    他又捋起袖子,当他看到胳膊上那个承载着世界上他拥有的一切的名字,他犹豫了。

    短短一瞬,人生如书页般翻过。半载无她,平淡如初春微风亦透骨侵体;半载有她,狂暴如隆冬腊雪也邪魅不侵。

    可他又想到了灾变后的城市,灰白的色调犁开了大地的枯黄,无数人流离失所,多少士兵医生依然在为人民而奋斗,这一路走来,看到了为学生挡下坍塌房屋的老师,看到了免费发放物资的小卖部老板,看到了勇扑大火的消防员同事……

    还有很多很多人,他们依旧热爱着这个世界。无数的玄幻作家都曾畅想过灾变后,人类间尔虞我诈,回归了原始的茹毛饮血,可大灾当头,却依然是那个充满了责任的世界。他又想到那个自己救出的小女孩,就是她的笑容让他选择了担上责任,成为了与烈火搏斗的战士。

    杂念闪过,手上的小刀已将胳膊上的名字刺青割下,献血淋出,张承只觉的仿佛心脏被人狠剐一刀,他将支撑自己度过无数绝望的刺青连带皮肉一起吞下。

    此刻,他与外界断绝了一切关系,只觉得四周寂静无比。

    而远在城市另一边的女孩,泪水忽然流下,内心瞬间被痛苦填满,她觉得自己忘记了最重要的东西,她开始拼命回忆,拼命想起,但记忆却像洪水般流逝。

    她忙看向胳膊,一个名字的刺青在迅速变淡,她想要看清却如同隔着迷雾,她翻找着身上的日记,备忘录……但一切记录开始消散不见。

    消防车所在的区域开始迅速模糊,照入的阳光变得扭曲,仿佛被剥离。变异猿只觉得自己的感知迅速模糊了起来,七窍有血淌出,仿佛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消防车开动了起来,越来越快,在通讯大楼前停了下来,云梯升起向楼顶而去。

    变异猿回过神来,暴起向身后而去,王天灵大喊了一声:“火力牵制。”众人发了疯一般向巨猿扑去,他们已经忘记了一些事情,但潜意识告诉他们牵制住了,事情就会有转机。

    王天灵在地上踩出一个坑,借着反冲力跃上一座矮房,最后一颗炮弹从外骨骼的暗银色炮匣中飞出,化作一道火龙向巨猿而去,接着身后滑翼向后喷火,拉着臂刃的王天灵紧随其后,炮弹打破一些毛皮,臂刃接着划出一道伤口,变异猿向后挥手将王天灵拍入土中。

    一名队员腿上齿轮转动弹跳辅助开启,脚后机械仓点火,背翼点火,腹部核心点火,外骨骼火力全开,一脸坚毅地抽出身后阔剑。

    “南,你的腿不要了。”爬起的王天灵骂道。

    但那名叫做南的队员已经如炮弹般弹射而出,靠着巨大的惯性将阔剑的一半插入了巨猿臂上,然后整个人被甩了出去,几个翻滚后又站了起来,其实双臂已经在刚才一击中脱臼,双腿早已被弹跳时的冲击粉碎性骨折,但他狞笑着借助外骨骼站起,拉开臂刃向巨猿招了招手。

    王天灵思绪回到训练的时候,队员们还有着青涩,教练摸着训练室的外骨骼说:“由于技术还不太成熟,记得几种加速方式不要同时使用,否则强大的压力会压碎你的腿骨……”

    感到手被人握住,王天灵思绪回到战场,看到队友欲将自己拉起。

    队友眼中含泪但大笑着:“妈的,干他娘的。”王天灵从地上一跃而起:“对,干他娘的,南真特么有种……”端着枪向变异猿倾泻光了最后的枪弹,取下身后的阔剑,向变异猿战去。

    由于连番的与巨猿交战,改变战术,清除路障,队员的子弹也消耗殆尽,纷纷抽出阔刀,在现代苍凉大地上,绝望的战士到了拼刺刀的阶段。

    巨猿双眼变红,似乎陷入了狂暴,左右拳各击飞一名队员后,拔出了插在身上的阔剑,猛烈地锤击胸口,发出震天动地的嘶吼,受伤最重的南也再次上前搏杀,但却被一把抓住,眼看变异猿嘶吼着要将南撕成两半,但一发导弹声响起,火光在巨猿受伤的手臂处炸开,巨猿吃痛松手,南落在了地上翻滚到了一旁。

    众人看去,只见在一旁的街口,四个浑身是血不成人形的队员互相搀扶着,前面一个失去手臂草草包扎的战士正弹出了打空的炮弹弹匣以减轻负重。

    “你们回来做什么?送死?”王天灵骂了句。“队长,引诱任务失败了。”对面的人目光有些呆滞,王天灵气得笑了起来,但眼角已经湿润。

    张承站在通讯塔上,将身后的通讯连接设施按照通讯头盔中的指示安装好,看着不远处翻飞的尘土,在煎熬中等待了十五分钟,终于显示器出现了绿色的标识。

    指挥处徐雯面前的仪器也运作了起来,在通讯能力者徐雯,指挥部仪器,通讯塔的共同作用下,地面的讯号传到了宇宙中由于灾变仅存不多的卫星中,成功克服了地磁场变化而引起的通讯失灵。

    深山中一个平台缓缓升高,几枚导弹迅速升空飞向沿海,海边正在对着靠岸鱼群疯狂输出的情报源小队队员像是感受到了什么,飞快抛下对手靠岸。

    其中一个穿着黄色袍子的十一二岁模样的小男孩对着面前的巨大海蛛虚晃一招也飞快靠岸,伸手向塑像一招,将海面用金光分割成两部分的庙变小收走,然后对其余人说:“你们在轰炸过后继续阻止变异鱼群登陆,我去城里看看。”说罢小男孩几个闪身向城中赶去。

    小男孩走到城外,一点手表,一幅卫星航拍实时地图出现,他迅速向一个光点飞去,来到现场看到一支小队的队员几乎全都昏迷在地上,鲜血遍地,一个壮硕的人影正举着一把阔剑与巨兽搏斗着,似乎在生死关头激发了潜能,居然躲过了几次致命攻击。

    王天灵已经昏昏欲睡,他忽然看到了一个穿着黄袍的瘦小身影挡在了自己与变异猿之间,“你是……”王天灵强吊着一口气问道,“情报源沿海防区队长,城隍”黄袍男孩背对他回道,“小心……”话还没说完王天灵就昏死了过去。天才一秒钟就记住:(

    黄袍男孩手中托着一座小庙,庙中闪出一道金光,一道金身力士出现,一双金闪闪的拳头将巨猿打退,巨猿不甘示弱与力士角逐着力量。

    城隍一挥手大地隆起成一个人型将巨猿抱住,力士继续向巨猿砸去,但巨猿浑身肌肉猛的膨胀一圈挣脱了束缚,连续挣脱几道束缚,巨猿快速与城隍近身,城隍脸色不变,手中小庙变大了一些,金光将巨猿笼罩,巨猿瞬间动弹不得。

    城隍一咬舌尖,吐出一口鲜血,力士金黄的身躯瞬间被火焰覆盖,一拳洞穿了巨猿的胸口。

    城隍又来到通讯公司和电力公司之间,手中的小庙飞出变得巨大无比伫立在地面之上,信息和电力被庙中转扩大,城市中的电力和通讯开始恢复。

    此时已经是傍晚,灯光开始闪动。

    张承瘫坐在楼顶上,看着城市的灯光星星点点亮起,美不胜收,顿时一阵宽慰。

    任务大概是完成了吧,他想。

    身旁的一个黄袍男孩轻说:“走吧,我那里有适合你做的事,这个社会已经不适合你了。”

    “是啊,一旦选择就回不去了。”张承想,他留恋地看了一眼凄美梦幻的灯光,似是做着最后的告别。

    从此他成了一个真正被遗忘的人,一个不在政府档案,不在他人记忆,游走于世界边缘的透明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