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沧流 > 第七章 凡人之躯

第七章 凡人之躯

    血红色的海水仿佛魔鬼的鲜血,无数黑色的丝线在其中翻滚,海水几乎淹没了大半座城市,尸体漂浮在水面上被血红侵蚀,一只只巨大的海蛇用身躯压碎了房屋和建筑,与晦暗不明的天空共同组成了一幅史诗般的神魔画卷。

    人群四散奔逃,失足落入水中的人只挣扎几下,无数黑线从水中涌出钻入人体并拉入水下。

    再次浮出时已成为尸体,哀嚎声和惊恐声此起彼伏,整座城市已化作人间地狱。

    忽然水面上波浪翻涌,无数蝠鲼从水中腾空而起,仿佛史前巨鸟一般盘旋而上,几道水柱冲天而起。

    来自远古的海螺号角声响起,城市外的海平面迅速上升,巨大的海浪层层叠叠直通天际,在几乎与天平齐的最高的浪尖上,一座宏大而华美的宫殿缓缓出现。

    宫殿大殿前的平台上,一个有着蓝色卷发,极富英伦贵族气质的少年,缓缓睁开一双湛蓝色的双眼,迈动白色的皮靴从空中走入城市。

    右手伸展又紧握,一把镶嵌着红色宝石的长剑出现在手中,长剑竖起,红宝石发出神秘的光芒,旋即少年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紫色的印记,在白暂的皮肤衬托下显得妖艳而美丽。

    少年口中低吟:“光与水的主宰,伟大的海神,愿世间风暴平息,抹除一切污秽……”

    四周骤然起风,水面随之震荡不止,海洋深处有鲸声传来,涤荡着心灵,蓝白的火焰忽然在海面燃起,迅速蔓延至整个水面,仿佛冰原上的大火一般迅速席卷整个城市又消失不见。

    狂风停歇,一切归于宁静,漫入城中的海水变得清澈透明,水位迅速回落。

    少年平举长剑,款步而来,下方几只巨大的海蛇高昂着头颅,发出了愤怒的嘶吼,少年眯起了湛蓝双眼,英俊的脸庞没有表情,转动剑锋下指巨蛇:“我乃海神之使者,尔等竟敢对我不敬。”

    海蛇似乎听懂了一般迟疑了一瞬,但依然高昂着头颅,脖颈上的鳞片炸起,口中露出了尖利的獠牙,向少年张开巨口咬来。

    少年平静挥出一剑,身后悬在空中的巨浪倾泻而下,化作一道剑光斩落了一只海蛇的头颅,巨浪溅起的水花让城中下了一场暴雨。

    雨滴滴在地面却并不消失,只是在地面上跳动,又是一道鲸声传来,雨滴跳动的频率开始同步,汇聚成一道道水线瞬间洞穿了其余在城中肆虐的海蛇,而少年剑下,巨蛇头颅刚好落地。

    蓝白火焰再次出现,巨蛇尸体焚成青烟散入空中,城中百姓纷纷匍匐在地上,少年转身向宫殿走去。

    此时寂静的人群中一个金发碧眼的小女孩大哭了起来:“爸爸,你还我爸爸……”

    人群骚动了起来,许多人开始磕头并大喊:“神明大人,请让我们再见死去家人最后一面吧。”

    少年冷漠地回头,冰冷的话语回荡在每一个人耳边:“尸体此等污物只会污染海洋,已经被神力摧毁,不要聒噪。”

    说罢小女孩的哭声戛然而止,少年回到宫殿,海潮回落,宫殿沉入水中,街道上一个妇人怀中的小女孩,两腮涨红因憋气而晕了过去。

    ……

    仿佛无数色块随意拼接而成的天穹下,支离破碎的城市中有点点亮光闪动。

    还未停歇的雨滴在消防车窗上划出一道道痕迹,交织着汇成一股流下,像是一对拥抱的恋人,雨刷又无情地将他们打碎,化作无数细小的水滴,消散于寂静。

    张承坐在车上,特别行动队的队员们都沉默着,张承默想着心事。

    他坐在座位上仿佛一团空气,没有人的视线向他身上汇集,似乎他周围的光线都被扭曲,暗淡,晕开了一层光华。

    张承早已习惯了这样一个人默默地坐着,无论灾变前还是灾变后,都是如此。

    他就像一个被世界遗忘了的人,这个世界上都没有他的痕迹,与家人没有联系,被同学遗忘,被同事忽略,他像一个透明人一样游走在社会的边缘。

    世界仿佛一个巨大的PS系统,而他的透明度无疑被调到了最大,从小就没人和他说话,在学校里从没有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在人们的目光中,他所处的空间空无一物。

    很幸运,在他踽踽独行的世界里,漆黑的夜空里有彗星划过,狂风乍起,一个鹅蛋脸大眼睛的天使注意到了他,他们的感情迅速升温。

    他是那样喜欢在街道对面,看着柔和而优雅的灯光下,她细心地将文具店的玩偶摆好,然后挽着他的胳膊,只记得晚风是那样轻柔……

    不幸的是,随着年龄增长,他的存在感越来越低,渐渐的,下雨天的雨滴不会打到他,连区政府的网络信息库都因故障丢失了他的信息,直到有一天连那个姑娘都开始淡忘他的存在,忘记他的电话,常常想不起自己还有男朋友。

    她也发觉了什么,她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她开始画出有关于他的一切,将日程列在日记里,发表了小说来记录恋爱的点滴……

    张承也花费一切时间陪着她,尽量做着能让她记忆深刻的事情,将每一天的每一分每一秒设计得丰富无比……他们用尽一切来记住对方,用自己的方式与命运抗争着,甚至在手臂上刻下了对方的名字。

    但终究是忘了啊!无与伦比的紧张感压迫着神经,伴随着痛苦的记忆向张承袭来,几乎要将他吞没。

    曾经无比依赖自己的人形同陌路的眼神再次浮现心头,手有些颤抖,副驾的王天灵拍了拍他的肩膀,张承的精神稳定下来,“至少下雨不用打伞。”张承自嘲道。

    他又想起熊熊烈火中,被烈火遗忘的他成功救出了一个小孩,心灰意冷的他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消防战士。

    嘴角有笑容浮现,紧张感消散了大半,得知王天灵的行动小队要一名会使用消防车的消防战士,不怕失去什么的张承主动请缨。

    但在了解到任务内容时,内心还是紧张无比,但他还是选择留了下来,因为他毕竟也没什么可失去的了。

    消防车迅速靠近目标,另一边传来了榴弹的爆炸声,小队的另外五名队员已经按照计划和变异猿进行了交手,并将变异猿诱离了通讯大楼。

    张承只需要将消防车开到大楼前将云梯驾到楼顶通讯塔上,通讯战士就能沿梯而上,

    这样能大大缩短登顶时间,并赶在变异猿返回前通过信号塔与指挥部形成战时通讯网落,这样就能呼叫空中打击,灭掉这只本该在动物园养老的变异猿。

    道路已经被小队清扫过,车子行驶还算通畅,张承觉得任务在自己这边应该会比较顺利,困难就困难在引诱那边,自己无缘见到那只高达十米的凶猿,暗自遗憾。

    可忽然,前方一个巨大的生物落在地面上,一张血盆大口离车窗近在咫尺,沾血的獠牙颗颗分明,巨口仿佛深渊一般,喷涂的气息让玻璃有些模糊。

    一旁的王天灵瞬间打开车门,抱着张承滚下了车,队员们开始集火变异猿,但子弹嵌入半寸便进无可进,王天灵抱着张承开始狂奔,在一处掩体停下,王天灵一边开枪一边咒骂着。

    在几个小时前,小队用尽手段都无法对变异猿产生有效伤害,只得采用计策,在连翻与变异猿交战和清理道路中,队员们已经筋疲力尽,缺枪少弹,几乎已经到了极限,引诱小队的队员还不知是死是活。

    这时,一个队员向变异猿冲了过去,王天灵猜到了什么确无法制止,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名队员被巨猿一口咬住。

    机械外骨骼自曝系统启动,一声巨响,猿最柔弱的口中遭受攻击,顿时疼的呲牙咧嘴,口中涌出了献血,但依然屹立不倒,众队员向王天灵看来,眼神中有着悲愤,更有着坚决。

    就在王天灵准备点头开始自杀式攻击时,身边的张承忽然开口道:“我有办法,请把通讯安装设备和通讯头盔给我。”

    王天灵才想起身边还有个人,刚想拒绝,但看着张承冷静的目光中有着令人信任的光彩,他脱下以防万一每一个队员都带有的通讯连接设备,再脱下唯一能与指挥部联系的头盔,再转戴到张承身上。无广告网am~w~w.

    “让他们停止攻击吧,这样用处不大。”王天灵做了个手势,队员们停止了攻击。

    张承从掩体中走了出来,向消防车走去,变异猿发现了他,扑到了他面前,张承停下脚步,变异猿忽然失去了目标,眼睛在张承所在的区域游走,似乎无法集中精力去发现张承的具体位置。

    四周一片寂静,落针可闻,僵持了五分钟后,张承似乎与环境融为一体,被上帝之手抹除了存在一般,众队员眼中张承的身影开始模糊,但他们知道有一个战士在与恶魔抗争着。

    张承终于又动了,他一脸平静,缓步向消防车走去,而变异猿开始漫无目的地在周身胡乱攻击。

    一个人在废墟中缓缓走着,他走得那样慢,但身旁的巨兽的每一次攻击都无法伤害到他,巨大的身躯显得他那样渺小,但却又那样庞大,大到能以凡人之躯,比肩神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