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沧流 > 第一章 小丑登场

第一章 小丑登场

    仿佛无数色块重叠拼接成的天穹下,有奇异的淡红色光芒透过,支离破碎的城市中有暗淡的灯光闪动,地面上沟壑纵横,房屋倒塌。

    天空中,一架黑色无标识的直升机飞过,悬停于一座大楼前,飞机上一个黑色的箱子被投下。一旁的大楼中一道黑色的人影冲出飞快地向箱子跑去。

    同时在大楼旁的一棵树上,一个身穿红色小丑服、头戴小丑面具的人蹲在树枝上,面具下锐利的目光默默注视着一切。

    血红颜料涂画的向上翘起的嘴唇下,有沙哑的低语传出:“呵呵,大晚上不睡觉就投了这么个小箱子,肯定不是政府的空投,看来这个人是早等在这了,哟,还穿着铠甲,有意思啊。”

    忽然在穿铠甲人影的手触摸在箱子上的一瞬间,手中一把手枪出现,转身甩手一枪向树上打去,树枝晃动了一下,没了动静。穿铠甲的人持枪向树奔去,但他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胸口粘上了一个气球,上面用彩笔涂鸦着一个笑脸,粗糙的像小孩子的作品。一愣神之间,头盔的视镜被气球遮住,他用手拨开,但是气球接连不断的遮来。

    本就是黑夜,视线受阻,他慌张的摘下头盔,但气球仿佛红色的洪流包围着他,在气球的间隙中,他看到了他的前方站着一个牵着气球的小丑,正对着他笑,只见小丑打了个响指,四周的气球陡然炸开,耳边的响声让他头疼无比,意识出现了短暂的空白,后脑似乎被重物敲击,然后失去了知觉。

    身穿铠甲的人悠悠转醒,发现自己被绳子绑成了一团,面前站着一个戴小丑面具的人。只见那人用一根钢管敲了敲地面,清了清嗓子道:“你好呀,朋友,欢迎来到大型魔术—大绑活人的现场。”

    被绑者三十多岁,面容沧桑,眼球上血丝遍布,看了对面的人一眼说:“如果不是我被偷袭,短暂失聪,以你气球爆炸的强度,根本打不过我。”

    小丑的面具上看不出喜怒,沙哑的声音响起:“哦?作为一个小丑不来一场惊心动魄的气球magic,怎么对得起观众……叭啦叭啦,扯远了,现在谈正事,我们来玩个游戏吧,我问你答。”

    “你是谁……额这不重要,反正我也不认识你,这个空投是干什么的?开启密码是少?”戴着小丑面具的人用钢管敲了敲黑色的箱子道。

    “原来你也是个疯子。”男人的眼中显现出常人难有的疯狂,语言失去了逻辑,大叫道:“这个世界的法则已经变了啊……,如果有机会我们还会相见的。”

    戴着小丑面具的周克看着眼前的人,猜测着他会不会像小说里一样服毒自杀,但他感到身边那个黑箱子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心脏仿佛被人一把握紧,他转身向远处飞奔而去,“不够,再快一些。”心脏一阵猛跳,他一瞬间仿佛把四周的事物了然于心,“先上卡车,再上施工架。”

    他仿佛一个杂技演员一样爬上卡车车顶,纵身一跳,抓住施工架,身体倒卷翻上,居然在狭窄的钢管上以极强的平衡能力奔跑了起来。同时身后响起一阵巨响,巨大的冲击力,震碎了房屋掀翻了车辆,双耳一阵剧痛。

    “像控制身体一样控制气流……”在危急中周克冷静下来,随着感应他身边的气流出现了扰动,身上红色的小丑服瞬间充满气流,膨胀如一个巨大的红气球,被气流掀飞了出去,撞在一座小房子上,弹了一下,又没入一堆废墟中。

    爆炸平息,周克几乎被埋进了土里,全身剧痛无比,头疼欲裂,片刻后才挣扎而起,仰面朝天大口喘息,不住咳出鲜血,但眼中止不住的兴奋,小丑面具上充满了灰尘。

    远处天边有白光浮动,灾变后的黎明已与从前不同,自然展现了它的人类无法抗拒的伟力,但又不吝展现了它更为瑰丽磅礴的姿态。

    ……

    大海上波涛翻涌,一座小岛的地下,灯光如昼,充斥着高科技的实验室中,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女人正注视着显示屏上的光点,其中一个光点变红闪动几秒后熄灭。

    她打开一个按钮后说:“二号实验区由于特殊原因提前引爆,请求数据处分析信息。”对面答道:“收到,数据报告将转交于分析处。”

    女人嘴角微微上扬,白暂如久病的脸上有红晕出现,仿佛雪原上绽开了一朵藏红花一般圣洁无暇。

    冰冷的提示音毫不应景的传来:“请注意您的表情,张指挥。”

    笑容收敛,但女人的眼中打破规则的小雀跃一闪而过……

    …………

    周克坐在废墟上,任阳光打在脸上,他直起身靠近了一些爆炸源,他发现爆炸形成的大坑中有雾气溢出,很快一颗树苗长了出来,迅速长大,几分钟长成了一颗参天大树。无广告网am~w~w.

    树枝上结出一个个花苞,花朵绽放,花粉四散,一些沾到花粉的植物仿佛受到了刺激,都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了起来,并且变得奇形怪状。

    “好家伙,这是灌木,柳树,槐树……呵,这谁家的多肉长成树了,有意思。”周克内心赞叹,但他发现自己也受到了花粉的影响,身上的疼痛感消失,脑中一片清明。

    他拿出一包背面印有小丑图案的纸牌,打开口,纸牌一张张在周克控制下飞出,又反序飞回,“能控制身体、气流、物品,嗯……像是一种念力,灾变获得的能力也增强了。”

    “这些果子也不知道吃了会不会有超能力。”周克看着那些长出果子的植物,他没急着摘,把目光投向爆炸源的参天巨树,树上花朵掉落,一个个红色的果实出现。

    他靠近巨树想摘几个下来,但他刚一靠近,一根藤条向他横扫而来,周克忙以一种奇怪的姿势瞬间趴下,藤条顺势向下劈来,周克将屁股一撅,把身体对折在了一起,“啪”藤条抽在地上,扬起灰尘,但贴在地面又是一个横扫,周克单手撑地一个回旋让身体腾空后,又把手一收,藤条再次打空,但周克在空中没了支撑,整个人摔在地上,顺势滚了一下圈后翻身而起。

    周克一边以高超的身体协调能力躲避藤条,一边连翻带滚靠近巨树,一时间许多根藤条向他打来,凭借对周围环境的感知,借助地形闪避,一个躲闪不及,破风声响起,周克身上的小丑服破了一道口子,鲜血涌出,他疼的大叫一声,脚步一乱,更多的藤条趁机抽来,周克忙控制气流让小丑服鼓起并用念力覆盖。

    做好层层防御后,危险如期而至,一根藤条打在周克身上,周克只觉得被人隔着棉衣打了一棍子,同时藤条被强行改变方向,“滑”开了,高速的抽动和藤条柔软的特性所带来的撕裂效果被很好的防御。

    周克满意的点点头,像一条鱼一样在各种地形之间和藤条周旋,又像一个红色的大气球一样弹来弹去。

    “我得主动攻击啊。”周克想着,抽出手拿出了一个长条气球,控制气流充入后,用念力包裹气球,努力压缩气流充入,再扎成一把刀的样子。

    周克深吸一口气:“它是一把真正的海盗刀,它足够坚固,能抵挡藤条”,他调动精神,心中一边默念,一边回身将气球刀斩在藤条上,气球刀虽被压弯了一个弧度,但藤条被格开了。

    “当当当,气球海盗刀制作成功,哈哈哈。”周克不禁大笑,格挡躲闪间,已经靠近了树的根部,忽然巨树枝条开始抖动,透露出猎物上钩的得意,数百条藤条像网一样笼罩了周克,周克瞬间被捆了起来,倒吊在了树上。

    周克头朝下感受着地心引力,浑身血液向头部汇集,浑身仿佛被钢圈勒着,无法动弹分毫,树藤上伸出了许多小刺,扎入血肉中,吸食着血液,捆绑的树藤上一朵小花蕾长出,多久,太阳完全升起,周克已嘴唇发干,浑身无力。

    “呵呵”他内心苦笑几声,觉得自己有些可笑,亦有些可悲,挣扎了几下,藤条勒的更紧了。

    灾变后,周克本以为有了特殊能力能改变糟糕透顶的生活,觉得世界的改变能让人生有趣一些,现在看来,自己就是个可怜虫,并且,无论何时,依旧是个可怜虫。

    父母双亡后,他转了学,原本成绩优异的他一落千丈,不熟悉的人,不熟悉的城市,这个经济发达的城市处处充斥着对外乡人的排斥。

    拥挤的街道,涌动的人潮,没有能够容纳他呼吸的空间。一个人生活、上学,没有任何能让他喜或悲的事情,仿佛一张纸的日程,就能概括他长达几年的生活,没有老师器重,父母关照,从没在这片海上找到自己的航向。

    运气似乎变得特别差,几乎每天都会受伤,几乎从没蒙对过题目,几乎什么都难以成功,似乎人生注定一事无成,他想过自杀,但又十分可悲,因为就算他不在了,明天的太阳照常会升起,可能没人注意到身边的座位空了一个。

    人生糟糕透顶,他遇见了不太糟糕的她,她向他倾诉着生活中的种种烦恼,说着她自认为百无聊赖但在周克眼中并不太糟糕的事,与父母吵架、与男友分手、和朋友决裂……

    高考了,她或许只是经历了一段低谷,考得很好,只说了句保持联系就去了别的城市,之后……之后就是再没联系过。忽然有一天,她发了消息说她生病了,让他去看她,周克坐车赶去时,她神色如常甚至多了几分神采,只一句到此为止,把周克又丢在了一个更加拥挤陌生的城市。

    他坐车回来,世界发生了变化,他希望自己能活得更好一些,那怕只是更好一些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