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宇宙职业选手许景明 > 第八章 回到家乡

第八章 回到家乡

    数日之后,江南省集训队回去了,许景明也离开了星空格斗馆,准备返回家乡。

    下午,滨海市高铁北站。

    “一个人在滨海市,照顾好自己。”许景明和黎渺渺拥抱分别,黎渺渺戴着口罩,身边跟着一名女助理。虽然许景明曾经两次杀入世界武道大赛,一次十六强,一次八强,但毕竟公开露脸次数很少,走在大街上,也很少有人能认出他。但黎渺渺不同,她人气很高,即便很佛系的每月仅直播一次,可依旧是有千万粉丝的,不戴口罩,怕是迅速被认出来。

    “我这边估计还有两三天,就能全部安排好,到时候就能回去了。孔姐已经提前去明月市,她们的房子都租好了。”黎渺渺说道,孔姐是黎渺渺的两个助理之一。

    “小曾,这几天可一定要照顾好你们老板。”许景明对一旁瘦小女助理‘小曾’说道。

    “遵命。”小曾立即挺起胸脯应道。

    许景明笑着点头,又和女友拥抱了下。

    “到家后给我发个消息。”黎渺渺嘱托道。

    “好,我出发了。”

    许景明转身,背着背包,通过了关卡,去乘坐高铁了。

    黎渺渺带着女助理,目送许景明的背影消失在通道中,方才离去。

    ******

    高铁上,许景明坐在位置上,面前悬浮三尺大的光幕。

    光幕只有许景明的角度才能看清,其他角度光亮度都不够,且会变形。

    “各位亲朋好友兄弟姐妹们,从今往后,我就定居明月市了!欢迎大家来明月市旅游,我一定全程招待!”许景明在社交圈发了一条讯息,很快就有一条条回复。

    “师弟,一路顺风!”这一条留言是星空格斗馆的老板方星龙师兄。

    “老许,离开滨海了?”这是当初国家队队友,好兄弟“衡方”。

    “师兄,你终于回明月市了,兄弟们早就望眼欲穿了!”这是明月市八极门的师弟“朱佟”。

    “回来了,可早点来见我。”这是明月市戳脚门门主“戴通达”,也是许景明少年时的两个师父之一!少年时,许景明的启蒙师父就是自己老爹,而后在老爹引领下,又拜戴通达为师。

    “听说明月市是个非常美丽的城市,有机会一定去旅游。”这是国外的世界级武道高手“猎手”米克奇,米克奇曾在夏国学习,精通汉语。

    “大高手要回家乡啦,一定要请客吃饭,很多老同学想见见你呢。”是高中同学吴薇。

    随着时间,一条条留言接连出现。

    有老同学,有亲戚,有在省队、国家队的队友,也有世界武道圈的一些不打不相识的高手朋友们,还有些武道圈经纪人、教练、自己教过的徒弟们。

    许景明看着这些留言,也露出笑容,也一一回应着好友们。

    ……

    京城,中式别墅内。

    吃着当天第三顿食物的柳海,也在看着光幕上的社交圈,他每年闭关时,一般吃饭的时候会看看社交圈,了解外界讯息。

    “景明离开滨海,回明月市了?”柳海了然,“就是被虎鲨集团那个程子豪逼的。”

    “国家重点栽培名单。”

    柳海轻轻点了下屏幕,看着名单上的人选,摇头无奈,“找了好几位老友,嘴巴都说破了,景明还是被刷掉了。”

    “名单上一共二十人,武道大师十二位,其他格斗流派五位。唯有三个名额可以竞争……最终这三个名额,是两名职业武道选手和一名职业散打选手获得。”

    “职业散打选手,是大满贯选手。”

    “两名职业武道选手,一个是获得过世界武道大赛的第四!另一个是三次进入过世界八强,成绩都比景明强些。”

    这次名单太过特殊,柳海也仅有推荐权,他已经尽力了。

    ……

    窗外风景呼呼而过。

    许景明抬头看向窗外,仅仅在社交圈聊了一会儿,已然进入明月市地界了。

    从滨海市到明月市,高铁只需要三十五分钟。

    “回家乡了。”许景明心情很好,一眼看去,高铁窗外的河道旁,便是无数的垂柳。江南水乡的景色,让人心旷神怡。

    虽然论经济,明月市没法和夏国的经济中心城市‘滨海市’相比,但论宜居,明月市却强太多了。整个城市,仿佛是建造在公园中的城市,城市节奏缓慢,全国都有许多老人搬到这里养老。

    “明月市,我回来了。”出高铁站,乘无人驾驶智能汽车,许景明直奔父母的住处,那是一座颇有些历史的别墅区,自己十八岁之前,几乎都是住在这里。

    别墅小区内。

    许景明走在巷道内,地面的石砖都有了岁月的痕迹,有些还是旧石砖,有些应该是损坏了,被物业换了新的石砖,一处墙壁上模糊的涂鸦痕迹,映入许景明眼帘,不由伸手摸了摸。

    这涂鸦,是自己五岁时,在邻居家李大妞家墙上画的,这么多过去了,依旧还残留着模糊痕迹。

    走在这条巷道上,就想到小时候自己背着书包上学,老爸接送自己上学的场景。那时候,机器人还没那么智能,是老妈负责做饭,老爸负责接送。

    “一转眼,二十年过去了。”许景明走到了熟悉的院门前,轻轻一推,门没锁,提前开了。

    许景明走到前院内,前院是三十多平米的小院,许景明小时候很长时间都在这练武。

    “爸,妈。”许景明喊道。

    “景明回来啦!”

    “是景明回来了!”

    屋内传来声音,许景明推开客厅的门,便看到父母都已经起身,许母穿着睡衣拖鞋,许父穿着短袖裤衩。毕竟大夏天,在家也很随意。

    “景明。”许母看到儿子,开心地抱了下,“想死你老娘了,渺渺呢?就你一个人回来?”

    “渺渺过两天回来。”许景明笑着道。

    许父走出来,看了看许景明,问道:“你的兵器呢?”

    “都快递了,因为东西很多,都是大件重物,所以得明天才能到,都会送到新房那边。”许景明说道。

    许父这才点点头。

    许父,名叫许洪,身高和许景明相当,体型要魁梧壮得多,毕竟是在明月市开创了八极门的猛人,主修八极,每天都要练桩功,八极门的桩功,像用手臂、胸、肩、背、肘等各处去撞树桩,这也算桩功。还有主练手臂的单臂倒立桩,单臂倒立很难,简化点可用‘双手倒立’,再简化就是‘俯卧撑桩功’……也有锻炼双腿的海底捞月功……

    八极门的种种功夫,就是让自己全身每一处都有大力,凶猛如熊虎。

    许父,就是虎背熊腰,站在那都有一股霸道气息。

    “爸,你要减肥了。”许景明说道,“你现在过两百斤了吧。”

    “两百一十斤了。”许父摇头道,“没办法,老了,腰伤经常发,平常练功也得悠着点。每天也就练功两小时,这不,体重就涨上来了。过去我都一直保持在一百九十斤的。”

    “练功时间少了,就让你少吃点,还是吃吃吃,能不胖么?”许母的身材却足以让很多年轻女孩羡慕,只是脸上皱纹、头上的些许白发,暴露了许母的年龄。

    许母是一位画家,年轻时和许父一同行走全球各地,后来一起定居明月市。

    “习惯了吃,控制不住啊。”许父笑道。

    “你啊,就是年轻时太好战,去全球各地拜访那些格斗流派,每到一处还经常要切磋。”许母摇头,“打得一身伤,年轻时扛得住,老了就感受到了吧,隔三差五这里疼那里疼。景明,你要引以为戒,以后要以养生为主,少实战。”

    “是啊,武道兵器格斗,是很危险。”许父也点头,儿子二十岁时在世界武道大赛擂台上被对手断腿,他们夫妻俩当时在场下看到都慌了。

    “放心吧爸妈,我都回明月市定居了,找谁实战?”许景明笑道。

    “景明回来啦?”楼上传来声音。

    “爷爷?”许景明开心万分。

    “你爷爷知道你今天要回来,所以一大早就过来了,下午困了,在上面睡了会儿午觉。”许母说道,“估计是听到我们聊天声音了。”

    许景明放下背包,走到别墅的中庭,看到走下来的白发老头,步法还算稳健。

    “爷爷。”许景明连走到楼梯旁。

    “回来好啊,明月市不比滨海市漂亮舒服么?”白发老头笑得眯起了眼,看到大孙子,他当然开心地很。

    “这次回来就不走了,我也好多陪陪爷爷。”许景明也很心疼爷爷。

    爷爷,名叫许桂顺,从农村家庭走出来的,年轻时当了职业电竞选手,游戏昵称“无名大师”。

    那时候,还是手机游戏!爷爷曾经还拿过一次Fmvp,职业生涯收入也挺高,后来退役后当游戏主播,多年下来也攒下不少钱,许家才算就此攒下了底子。天才一秒钟就记住:(

    只是爷爷已经八十八岁了,身体也越来越差了。

    “来,吃水果啦。”老爸和老妈,端着两个大果盘,葡萄、香蕉、西瓜,都准备好了。

    “吃水果。”许老爷子心情也极好,坐了下来便拿起来一片西瓜递给许景明,“尝尝家乡的西瓜,这些都是本地的瓜。”

    “爷爷,我自己来。”许景明也坐下拿起西瓜。

    还记得,小时候,爷爷也经常带自己玩,那时候母亲还很年轻,父亲也处于正壮年时,经常带着一群徒弟练武功。

    如今,爷爷老了,满是皱纹,脸上都是老人斑。

    母亲也有好些白发了,皱纹难掩。父亲虽然魁梧壮硕,但毕竟六十了,也有了暮气。

    “生老病死,谁都无法阻挡。”许景明想着,“我长大了,爸妈却老了,爷爷更是过一年少一年。”

    回到家,感觉到家庭的温暖,可许景明更感觉到时间的无情。

    “这些水果,是你爸上午刚去买的,都是最新鲜的。”许母说道。

    “是很好吃。”许景明吃着,笑得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