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吃西红柿 > 第七章 杨青烁(下)

第七章 杨青烁(下)

    会客区,许景明坐在那,饮用着白开水,观看着这所健身会所,从装修、占地来看,还算不错。

    “许哥。”一道熟悉的声音。

    许景明抬头看去,看到了笑着走来的杨青烁。都说许景明年轻,早早成为国家队主力,实际上杨青烁还要更小一岁,当初就是国家队一队最小的弟弟。

    那个曾经的清秀少年,如今也是发福了,甚至头发也有少许白发了,眼神也有着些疲惫。

    “阿烁。”许景明起身。

    “走,我们到里面坐。”杨青烁带着许景明,走进了旁边一间有隔断的会客小厅,杨青烁从一旁还端了些零食果盘过来,也倒了两杯水。

    “许哥,这次多亏你帮忙。”杨青烁坐下说道。

    许景明却注意到杨青烁的右手一直戴着手套,疑惑问道:“你这手怎么了?”这大夏天的,右手一直戴手套。

    杨青烁表情凝固了下,随即不在乎一笑,脱下右手的手套,那是一条假肢,虽然是仿生皮肤像真的右手,但稍微观察下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你的手?”许景明不敢相信。

    “假肢。”杨青烁笑着戴上手套,“去年的事了,一座高楼有装修的铁架高空脱落,有个小娃娃就在楼下。你知道的,我是职业武道选手嘛,神经反应都是专门练过的,我立即冲过去一把抓住了那小娃娃,救下了他。我右手格挡了下,被铁架砸烂了,只能截肢。”

    “怎么会这样?”许景明有些发蒙。

    “我算命大了,差一点砸的就不是这一只手了,而是我的头了。”杨青烁摇头道,“铁架从几十米高空砸下,如果砸在脑袋上,命都没了。现在只是一条手而已,换人家小娃娃活下来,很值了!而且现在假肢技术挺好,端盘子倒水,一些简单的活,假肢一样能做。”

    许景明微微点头:“所以你离开了体育局?”

    “这是见义勇为。”杨青烁说道,“体育局还进行过奖励,向我学习呢。只是我没了右手,终究不适合再当专业教练,所以被转到了办公室内,做些行政工作。行政工作的工资低了些,一个月万把块,我好歹也是世界武道排名最高达到过十九名的,找一份月薪几万工作不难,所以出来闯了。”

    许景明了然。

    体育局工作,大多工资并不高。唯有聘用专业性的厉害教练,聘用工资都挺高。像师父柳海,国家队主教练,年薪都是千万级的。在省队当专业教练,月薪一般都是五万起!可行政工作,就是体育局内的普通一员了,薪酬是没法和专业教练相比的。

    “阿烁,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许景明说道。

    “你这次能借钱给我,已经是帮了大忙了。”杨青烁笑道,“我现在最想看到许哥你早点结婚,你都多大了,今年都三十了。”

    “二十九周岁!”许景明连忙说道。

    “我们老家都是按照虚岁算。”杨青烁说道。

    许景明眨巴下眼:“结婚的事,不用为我操心,我过几个月就结婚了。”

    “喜事啊,谁啊?”杨青烁追问道。

    “黎渺渺。”许景明说道,“你别外传,过几个月婚礼的时候,到时候你可一定得到。”

    “黎渺渺,是那个唱歌很好听的黎渺渺吗?还是同名?”杨青烁追问。

    “是她。”

    许景明点头,“我和渺渺对结婚生娃很多事都不太懂,你可是过来人,回头让你家小瑜和渺渺多聊聊。”

    杨青烁略有些尴尬,低头喝了一口水:“我和小瑜离婚了。”

    “离婚了?”许景明一愣。

    “嗯,上半年的事。”杨青烁点头道。

    许景明心中有些明白了。

    去年,阿烁变成残疾,一名职业武道选手,还是用长枪的!右手残疾?都没法再用长枪了,根本没法当专业性教练,以后前途收入都会大大降低。这可能是离婚的一个原因吧。

    “现在离婚率是高。”许景明说了句。

    “我们这边,离婚率高达快50%了。”杨青烁摇头,“一个人,也好,少很多麻烦。”

    许景明点点头。

    他能感觉到,阿烁心中有很多苦涩。

    “对了,我近期就要离开滨海,以后就回到家乡定居了。”许景明和好兄弟闲聊起来,聊着生活,聊着圈内一些八卦。

    就这么过去了半小时,聊天的时候,杨青烁也很轻松,仿佛回到了大学时,回到了在国家队训练的日子。

    那时候无忧无虑,只用一门心思在武道上。

    “许哥,我该回去了。”杨青烁看了下手表,说道,“回去还要给儿子做饭。”

    “你赶紧忙你的。”许景明也起身。

    “你难得过来,本来应该要陪你吃晚饭的,但……”杨青烁有些不好意思。

    “哈哈,我也要去京城,你赶紧去照顾儿子。”许景明说道。

    许景明隐隐明白,阿烁很早没了父亲,母亲如今又重病住院,如今一个人带孩子……肯定有很多辛苦事。

    “我先走了。”许景明在嘉欣健身会所门口,坐上了网约的智能汽车。

    杨青烁则是背着背包,目送许景明离去,之后才戴上头盔,骑上一辆电动车朝家里赶去。虽然现在无人驾驶的智能汽车很普及,不用驾照也能买车用,但杨青烁早就将自己的汽车卖了。

    半小时后,从菜场顺道买了些菜的杨青烁回到了家里。

    这是一户有着两百平米的大平层,在津门市也算很不错了,当年买房就花了五百万。

    “爸。”一名躺在沙发上,戴着虚拟眼镜的男童兴奋的一把拿掉眼镜,跑了过来,抱住了父亲。

    “陶陶,游戏玩得开心吗?”杨青烁笑道。

    “暑假可以玩个痛快。”男童开心道,“而且我上午,还玩了数学、语文游戏。数学的加减法,我已经杀到第55关了,语文拼音游戏也通关到第22关了。”

    “真不错。”杨青烁亲了儿子一口。

    男童亲昵抱着父亲,很享受和父亲在一起日子。

    “我去给你做晚饭。”杨青烁说道。

    “好。”男童乖乖坐回去,又戴上虚拟眼镜,在沙发旁边有一个机器人,机器人就是男童平常在家唯一的伙伴。

    “我也只买得起最便宜的一级智能机器人,平时也没时间陪儿子,只能让机器人陪了。”在厨房中的杨青烁,看了眼游戏中的儿子,心中颇为自责。

    一级智能机器人,也只能打扫卫生,帮忙看儿子,和儿子简单聊天。其他就没了,像做饭菜这些太复杂,一级智能机器人无法完成。

    “我能做的,就是尽量维持儿子的生活。”杨青烁看着这个家。

    和妻子离婚,家产是平分的!

    杨青烁看似还住在这座房子内,但他却需要给妻子三百九十万现金!家里所有现金,包括房产都抵押了两百万现金……全部给了妻子。无广告网am~w~w.

    雪上加霜的是母亲重病,母亲没法帮忙带孩子,而且重病治疗费用很高,他早将房产抵押到最高额度,连汽车都卖了。

    他如今是负债累累,但他必须撑着。

    “滴滴滴。”

    杨青烁按了下手表,有光幕显现,是一名面容憔悴,五六十岁模样的微胖妇人,正是杨青烁的母亲。

    “小烁啊。”杨母气息也有些弱,“我在网上查了很多资料,我这是基因缺陷的病症,是罕见的病症。特效药也只是拖延,根本没法治的,还是别折腾了,我回家好好陪孙子,日子也开心点,你也轻松点。”

    “妈,放心,我和公司签了长约,是有钱的。”杨青烁说道,“你就安心治疗,其他都别管。我明天上午八点左右去看你。”

    “小烁。”杨母是真心疼儿子。

    短短一年多,残疾、丢了好工作、离婚、负债累累,如今一个人带着孩子,还要照顾她这个母亲,杨母都想要寻死,只是她很清楚儿子的性格,若是寻死……怕是儿子会痛苦一辈子。

    “妈,我继续做饭了,陶陶还在等着吃呢。”杨青烁说道。

    “好好。”杨母也挂了电话。

    杨青烁盖上锅盖,灶头火焰升腾,他默默看着。

    “我的生活,怎么就过成了这个样子?”杨青烁想着。

    他也曾是天子骄子!

    “如果当初听许哥的,听教练的,专心武道,不要早早谈恋爱结婚……我在世界武道大赛中一定能走得更远,收入也能高得多。不至于现在如此窘迫。”

    杨青烁回忆着过去。

    他是大一就谈恋爱了,是初恋,在进入国家队后,通过虚拟网络联系,一直和前妻你侬我侬,在22岁那年,刚达到法定结婚年龄,他就结婚了,跟着生娃了。

    虽然他也很用心在武道上,但必须承认,恋爱、结婚、生子,分散了他很多精力,也令他成就低了一截。要知道他比许景明小一岁,按照同年龄时段相比,他是完全能和许景明媲美的。

    “我不如许哥专注,我在国家队期间没受过致命伤,许哥都断腿了,几年之后还能再爬起来,冲进世界武道大赛的八强!枪法更得到整个世界武道圈的公认,被公认为历史枪法前十,博得枪魔名号。我也是练枪的啊……”杨青烁默默道,“我安于现状,更想要多点时间陪妻子儿子,完全没有许哥那般的付出。”

    “时间不会重来,后悔懊恼也无用,一步步往前走吧。”杨青烁低头,摸了下手表,有光幕弹出,杨青烁点开,开始支付费用:水费、电费、燃气费、虚拟网络费、儿子牛奶钱、每月需归还的贷款……

    事业看不到任何希望,沉重的负债,上有老,下有小,一切只能靠他自己一个人。

    他是这个家的顶梁柱!

    杨青烁抬头,看到客厅沙发上坐在那戴着虚拟眼镜儿子杨陶瘦小的身躯:“陶陶,爸爸能给你的不多,但就算拼掉这条命,我也会让你开开心心长大,能够在这社会上自食其力!”

    焖锅的肉香渐渐传递到客厅。

    “爸,好香啊。”儿子杨陶鼻子嗅嗅,欢喜喊道。

    “给了煮了你喜欢吃的排骨,等会儿就好了。”杨青烁笑着道。

    ……

    许景明坐在回滨海市的高铁上,看着窗外。

    “怎么会这样?”许景明明白阿烁如今的处境,又心痛又无力,“残疾,事业也毁了,一家老小还要依靠他……”

    “我能做的,就是能帮一把是一把,可生活,还是要阿烁自己去抗。”许景明默默道,“阿烁,加油!”

    生活,有时候没法反抗,只能默默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