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万种清除玩家的方法 > 002 刀了你的梦想

002 刀了你的梦想

    这才哪儿到哪儿?

    林白暗笑。

    看吧,就说情绪什么的最好调动了,尤其这怀揣梦想的单纯小书生,只管对着他的梦想下刀子,一刀一个准!

    随着奖励(精神一)发放,林白好似喝了一罐红牛,精神立刻振奋了许多。

    穿越以来的疲惫一扫而空。

    效果立竿见影。

    奋斗什么的太拉了,金手指和穿越者才是绝配!

    “林白,我把你引为知己,何故编排故事如此羞辱于我?”罗从文双目通红,呼哧呼哧直喘粗气,显然气愤到了极点,他瞪着林白,沉声道,“你知道罗家在甲木城的地位,完完整整的把原来的故事说给我听倒也罢了,再胡乱编造,我让你连罗府都出不去。”

    讲个故事,还被限制人身自由了?

    古代没人权吗?

    了解过社会构造的林白知道,罗从文说的是事实,至少在甲木城内,罗家的少爷的确可以横着走。

    但林白怕吗?

    怕他就当初不进罗府了!

    何况他现在还有了金手指。

    富贵险中求。

    ……

    【开启负面情绪支线,收集十份针对你产生的负面情绪;奖励:精神三;】

    初始任务完成,情绪系统紧跟着就推出了后续任务。

    看着恼怒的罗从文,林白抱拳:“罗兄……”

    罗从文还没从刚才的故事中缓过神儿来,冷声打断了他:“不要叫我罗兄,一个说书人,有什么资格跟我称兄道弟。”

    “我不是说书人。”林白从容的道。

    “你还能有什么大的来头不成?”罗从文嘲讽道。

    林白好整以暇的敲击着桌面:“我是令尊找来的。”

    “我爹?”罗从文愣住了。

    “唉!”林白点头,悄无声息的完成了一个伦理哏,继续道,“罗大少,你不觉得我出现的有些巧合吗?”无广告网am~w~w.

    罗从文看着林白,陷入了沉思,随后,脸色突然变得不好看了。

    林白叹了一声:“罗兄,你明年就要院试了,却终日里不务正业,只想着寻仙访道。罗老爷子担心你继续下去误了前程,所以找我来劝劝你。”

    罗从文冷哼:“所以,你就编排了一个故事来恶心我?”

    “这不是故事,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宁采臣被发现的时候,后面……惨不忍睹……”林白闭上了眼睛,好似不愿回忆那凄惨的画面,叹道,“罗兄,寻仙访道并不像话本上那么美好。修行有成的人不一定有道德。成仙之前,他们首先是人。是人就有七情六欲,就像罗少爷,将来真的修行成功,就会忘记你的爹娘吗?”

    罗从文沉默。

    “显然,并不会。”林白摇头道,“修行界资源有限,为了抢夺有限法宝药草、争夺有限的仙缘,弱肉强食才是修行界的常态。

    长生本来就是人的究极贪念。修行人若真的清静无为,就该自然而然的生老病死,就不会想着谋长生了。

    求长生本来就是逆天而行,谋求长生的仙人比凡人的欲望更强烈。凡人争抢资源,碍于自身弱小,还能克制,但修行者有远超常人的本领,为什么还要克制的自己的欲望。

    罗兄,万贯家私在修行者眼中算什么?

    假设你真遇到了剑仙,凭什么认为他会格外优待你?醒悟吧!大部分的时候,宁采臣的下场,才是你们这些懵懂无知的家伙最终的结局。”

    “我不信。”罗从文的表情有些狰狞。

    “我这里还有更多的修行界秘闻。散发着恶臭的僵尸披上画皮诱惑书生,趁书生意乱情迷之际,把他剥皮挖心。妖魔化身成为佛陀,设局陷害青年修士,吸取他们的阳刚之气……”林白随口编了几个小标题,小书生每每沦陷在了色这把刮骨钢刀之下。

    “不要说了。”罗从文看着林白,面无表情,“你走吧!告诉老爷子,我道心坚定,不会回头的。”

    小样儿!

    刚才不是想把我扣下呢!

    这就主动赶我走了?

    就这点智商?

    换做一般人,就坡下驴也就离开了。

    但林白并不是一般人。

    他有着穿越者的骄傲,艺不高人也胆大。

    凝视着罗从文,林白继续扮演着他虚构出来的身份,苦口婆心的道:“罗兄,听我一句劝,苦读赶考才是正途,修行真不适合你,一个书生成日里想着修仙,比做买卖还让人笑话,极有可能还会像宁采臣一样被糟践一番,最终死于非命……”

    “滚!”罗从文气急败坏,用力把茶杯砸在了地上,指着林白,嘴唇都在哆嗦,“我让你滚,没听到吗?立刻,马上,从我眼前消失。”

    【来自罗从文的愤怒,+1】

    接连有收获,林白更不会走了,他固执的看着罗从文:“罗兄,我不能走。我在罗老爷那边立了军令状,不劝动你不能走,不然罗老爷不给我酬劳。咱们还是接着讲修行界的事情吧!

    重症需要下猛药,你之所以向往修仙,是因为对修行界不了解,我还知道许多悲惨的修行人的事,咱们慢慢讲给你听……”

    仿佛被戳了肺管子。

    罗从文黑着脸,把衣袖里摸出了一张银票,递到了林白眼前:“拿着钱,滚!”

    【来自罗从文的愤怒,+1】

    “罗老爷答应我的是一百两。”林白看着银票,眼皮都没眨一下。

    刷!

    又是三张银票,五十面额。

    “两百两。”罗从文不由分说,把银票塞到了林白手里,咬牙道,“拿着银票,马上消失。”

    这不,开饭店的钱有了!

    林白笑笑,施施然把银票揣进了兜里,再次向罗从文抱拳:“罗兄果然道心坚定,令人钦佩,林某就此别过。买卖不成仁义在,日后罗兄还想听故事,随时来找我!”

    说完。

    林白起身向外走去,情绪系统再次收获了一份来自罗从文的愤怒。

    ……

    林白心情很好。

    金手指带来的奖励到在其次,关键是让他足够的底气。

    林白之前的计划可没有这么勇猛刚进,是真打算和罗从文打好交道,徐徐图之的。

    毕竟。

    穿越者的命只有一条,浪没了就真没了。

    但系统上身后,只是简简单单发布了几个任务,硬生生把他逼成了一个激进的冒险分子。

    最关键的是,还成功了。

    不仅完成了任务,还把后续启动资金也搞到手了……

    甜头来的措不及防,极大的腐蚀了林白坚定的意志,让他迅速沉沦在了金手指带来的美好之中。

    林白并不担心东窗事发,一心修仙的罗从文和他老爹的关系并不好。

    理论上,小书生是不会因为这点小事找他爹求证的。

    退一步讲。

    即便骗钱的事真的露馅了。

    林白相信他也有办法应对。

    通过罗从文的实验,他发现系统任务操作起来挺简单的。

    说不定罗从文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成长为罗家惹不起的大佬了!

    不得不说。

    金手指就是能带给人足够强大的自信心。

    ……

    一个个家丁兴高采烈的从林白的身旁匆匆跑过,似是出了什么大事!

    林白拉住了一个护院:“发生了什么事?”

    护院认识林白,知道他这些天根自己少爷混在一块,不敢怠慢,停下了脚步,恭敬的道:“回公子的话,大家都去看淫贼。”

    “淫贼?”林白愣住,大白天也有这玩意儿?

    看林白不明白,护院耐心的解释:“公子近些天没有出门,不晓得外面的情况。这两天,城内发生了许多怪事,有人家的鸡无缘无故被人砍死了,有人从城楼上跳下来摔死了,还有人在大街上非礼大姑娘小媳妇儿,搞得人心惶惶,城内的捕快都忙疯了,到处抓人。这不,刚才又抓住了一个……”

    什么情况?

    林白愣住了。

    又有新的穿越者,还是别人也有系统了?

    他不得不作出如此联想。

    毕竟。

    他七天前刚穿越到这个世界,今天更是被数不清的系统上身了!

    护院所说的怪事,穿越者和系统持有者都能干的出来。

    系统指不定派发什么任务,不管不顾的去做,举止看起来绝对就像是神经病。

    护院看林白呆呆的不再问话,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后退了几步,转身向院外跑去看热闹了。

    林白回过神儿,快步跟上,在罗府的三天,他似乎错过了许多事情。

    如果外面那些搞事的家伙真的是同类,对他来说也是好事。

    无论同类的遭遇是好还是坏,对他以后的发展都有非常高的借鉴意义,至少可以让他少跳很多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