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竹剑帝 > 第四章 办丧

第四章 办丧

    杨屈定在京城约见了王老板,王老板说起了这段时间的事情。

    王老板感叹的说道:“我与你父亲也是老相识了,却没想到会有此劫!我和你父亲去过一次黑市大概是被盯上了!”

    杨屈定疑问的问道:“他为什么会去黑市?”

    王老板回道:“这些年他也没少来,我想还是为了你吧!你父亲这次拍走了一根竹子,大概是在豹子头的山头,你可以去找找…”

    杨屈定告别王老板,领着一批伙计来到豹子头的山头。

    山头早已被火箭烧过,一片焦黑,没有一丝完好的地面。

    看着上面的黑色木炭实际上人的尸骨,在大火之中碳化,人类显得如此渺小。

    杨屈定在伙计的帮忙下终于找到了那节被土墙压在里面的竹子,他没有被大火烧的一无所有,只是表面的霉斑不见了,看着更翠绿了一些,拿在手中很重,杨屈定心却更沉重。

    杨家府邸一片缟素,白色的灯笼,白色的陵带挂在大厅,黑色的棺材摆在中央。

    杨屈定跪在陵前,烧着纸钱,脑海里想着父亲,说着心里话。

    杨屈定喃喃道:“爹,我不修炼了,我的资质太差了,我会保护好你这份家产的,请您放心。”

    第二天院里站满了各个铺面的掌柜,依次给杨天鸿的画像敬着香,安慰着杨屈定。

    杨屈定打起精神在整个环节中都半的滴水不漏,面面俱到。

    鼓乐响起,杨屈定走在前头,捧着父亲的画像来到一片山清水绣的自家茶园,安葬了父亲。

    杨屈定酒碗举过头顶说道:“父亲一路走好……”酒潵漫天,泪如雨下,山风袭来,凉意涌入,已是入秋。

    杨屈定开始了全面的接管起了自家的生意,一开始还有人不看好,说是没了杨天鸿杨家铺子早晚得黄,可是在下人和掌柜和生意伙伴上可一点都没小瞧,这些年虽然有点小亏,可是进账却是不少,还赢得了许多的人心。

    这些年每个人也有每个人的变化,杨屈定显的更加的成熟,有着一股气势,不卑不亢,已经是一个大人。

    李城主也变的老了一些,李青清也变的更漂亮了,也成功的进入了华泰宗的内门,很是开心。

    今天也是李青清的生日,邀请了许多她的朋友,有小时候的玩伴,也有山上的师哥师姐。

    杨屈定看着像是小蜜蜂一样在人群中不断的招呼着这些人的她,也很为她高兴。

    在这些人中也有李城主的朋友,其中就有王飞朔的父亲,这些年也没少打交道。

    王飞朔也很是头疼,他爹没事就拿杨屈定和他作比较,一次说恼了王飞朔,王飞朔来了一句:“他爹没了,你不是还在,你没了我也能行。”可把他爹气坏了,为此闹出了不少笑话。

    王飞朔的父亲王逸天主动的过来打招呼道:“杨老板真是少年有为啊!虽不能修仙,但也是人中龙凤了。”

    杨屈定客气回道:“客气了,王叔叔身子骨还是这么好,肯定以后百岁不是问题了。”

    王逸天可是知道这个家伙坏的很,不知道有是那句在损自己呢!

    李青清的晚宴即将开始,在城主府的管家打理好各项事宜,晚宴正式的开始。

    李城主站在台上,风光无限的说道:“感谢大家能够赏脸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为小女过及冠之礼,谢谢大家,同时也为小女感到自豪进入华泰宗内门,希望台下的华泰宗仙人门能够多加照应。”

    台下华泰宗的朋友们笑着点了点头,可谓是给了极大的面子,这样李城主也能更好的主持城中的工作。

    在管家托着红布盖着的托盘走到城主的附近。

    李青清秀色可人的站在李城主的边上,美丽动人,皮肤精致凝水,容貌华彩初尘,碧玉婉人,身材玲珑有致,加上修仙更是宛如谪仙。

    李城主揭开红布,拿出项冠待在了女儿竖起的长发上,祥光从项冠上发出,一看就是一件不得了的宝物。

    杨屈定再看李青清时,发现已经有些看的不是很正切,似乎有着一层纱在遮掩着她,想必这就是仙家手段吧!

    李城主欣慰的看着这个宝贝闺女说道:“青清长大了,以后你要一个人独自的闯荡了,为父为你感到高兴。”说着老眼还有了些泪花。

    李青清宽慰道:“不管多大,我都是你的女儿呀,不要伤心。”

    李城主擦了擦眼泪笑道:“不伤心,开心的,来诸位我敬大家一杯。”

    说着婢女们打开酒坛给台下的人满上,酒也一看就不是凡品,杨屈定自然认的出,这是每年华泰宗奖励下的花新酒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

    众人一饮而下,众人没有感觉烈,只有清爽,真是好酒。

    城主开始应酬着每桌,带李青清认识那些人。

    杨屈定坐的靠后,所以并没有等到,自己一人来到后院坐在院中的秋千上。

    仆人们也并没有关,毕竟杨屈定来过很多次,一些老人更是看着长大的。

    杨屈定回忆着儿时在这里的美好记忆,有着李青清的一颦一笑,和喜欢捉弄他的小性子,如果能回到过去,就不在气哭她了。

    李青清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大声的说道:“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吓了杨屈定一下,杨屈定没好气道:“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气不气,气不气~”杨屈定学着小时候的语调。

    李青清笑着说道:“幼稚,还当没长大呢!”说着坐在了第二个秋千上。

    李青清笔直的双腿在晃来晃去的,不断的使出力气晃的更高,以前还需要杨屈定在后面退他,而如今后面好像有着风在推她,不在需要他了。

    杨屈定看着月光下的她,好像正的成了仙似的,照的清凉脱俗。

    杨屈定稳了稳心神说道:“青清这是给你的礼物!”

    李青清停了下来,打开手中的精致盒子,里面是一对碧玉的耳坠,样子可人,挺讨喜的。

    李青清眨巴着眼睛笑道:“送给我的!那…你帮我带上~”

    杨屈定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走了过去,拿在手中,小心的找着耳朵眼。

    李青清不满道:“你到底是找到了没,这么慢?”

    杨屈定着急的回道:“好了好了,不要动!”

    二人凑的很近,彼此能闻到对方的味道,杨屈定大气不敢喘,在李青清的催促下,杨屈定大胆的拽着李青清的耳朵戴了上去。

    杨屈定在摸到耳垂的那一下,两个人都仿佛过电的一般抖了一下。

    杨屈定终于戴好,接着戴好另一个。

    两个人沉默的看着对方。

    杨屈定打破沉默说道:“真好看。”

    李青清回道:“是吗?我会一直戴着的。”

    二人相似一笑,就仿佛签订下誓约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