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竹剑帝 > 第二章 京城

第二章 京城

    杨天鸿在途中辗转了几次,与一些往来的客户联络了一些,便快马来到了京城。

    安排好一行人的住店事宜,杨天鸿也与京城的客户们应酬着。

    杨天鸿在京城的关系很好,都知道是来自平阳城,离的华泰宗很近,有些人就想搭上关系,看看有什么好的门道能进入仙家的法眼。

    杨天鸿也是对此应对如流,并不许诺什么,也好打听一些奇闻异事,商场变化一些需要应对的。

    杨天鸿对着酒桌对面的王老板说道:“王老板货物的清单可要尽快弄好啊!”

    王老板举起酒杯说道:“放心吧!”说着一杯饮下。

    杨天鸿笑着道:“海量,不知道最近可有什么修仙消息啊!”

    王老板是一名极其崇拜修仙,又想当仙人的人,说是珍藏了好多仙药。

    王老板起身小声靠近说道:“据说过几天有一处据点,会有一场小型的拍买会,不如我们去看看。”

    杨天鸿悄悄的与对方交换了一个眼神,一同饮了一杯酒。

    几天之后。

    杨天鸿与王老板乔装打扮来到一处府邸在交了一枚信封之后,一名婢女带领着来到一处偏殿按了几个机关,一处通往地下的阶梯打了开来。

    所外的小型拍买会就是一个黑市,一些来往不正的东西会这里买走。

    杨天鸿也是有过几次,所以也见怪不怪了。

    杨天鸿与王老板一同下去,婢女留在了上面。

    走了一段路,二人走进了一处空旷的地室,里面已经有了些人,与二人差不多的装饰,里面还有着起它通道,偶尔就有一个人进来。

    杨天鸿与王老板找了一个不显眼的位置坐下,等待着拍卖会的开始。

    一刻钟后场中央一位带着苦鬼面具的老者敲了敲旁边的桌子说道:“欢迎来到苦鬼拍卖会,此处规矩不问来路,也不问去向,价高者得。”

    接着一名同样带着苦鬼面具的婢女端着一个红绸罩住的托盘来到桌前。

    苦鬼老者揭开红绸说道:“第一件拍品,起拍一千两银子竞价每次不少得一百两。”

    杨天鸿看着托盘中的事务,看起来是一件有些年头的酒壶,青色的壶身,绘着一个老翁在青山之中的江水中独自垂钓,颇有意境。

    王老板悄悄对着杨天鸿说道:“这好像是郭宰相家中的藏品,我有幸见过一回,郭宰相可是心爱得不得了,想不到道了这里了。”

    杨天鸿对于这种凡品并未放在心上,期待着接下去的拍品。

    场中不断的有人举手,竞价着酒壶,很快突破到了两千五百两,被前排的一人收下此物。

    拍买会场在第一波的推动,渐渐的火热了起来。

    在之后王老板也入手了一些精致的古玩。

    就在杨天鸿继续等待之时,此次是一个壮汉双手提着一株竹子来到场中央。

    苦鬼老者说道:“此物不知是何物,形象竹子,但是很重,且坚韧无比。底价五千两,每次竞价不得低于五百两。”

    台下人却是不感心趣,要是黄金打造的的还值点钱,可是这绿色就像是青砂颜料涂抹上去的,也敢要这价。

    场中人们都是雅士人物,更喜欢那些讨巧的东西,这个买回去难到当绿植吗!况且在这里买的东西都是不能视物的,不然有可能就是灭顶之物,皇家用品。

    杨天鸿直到看到了这一节青色的竹子,上面好像还沾染着一些霉斑,但在老者的介绍中,此物无比坚固。

    杨天鸿眼里闪过一丝欣喜,如果这是仙家法宝,不知道能不能请动更厉害的仙人。

    在哪位给杨屈定测试灵根的仙人说,有些强大的仙人是能够提升灵根,更能有着偷天换月之能。

    杨天鸿等了等场中的竞价,不能表现的有什么神秘之处,以方有人哄抬价格,最后得不偿失。

    竞价之中寥寥无几,杨天鸿报价:“八千两。”

    台下有几人扭头看向了他,这比前几个人的报价高出了太多,一时之间没有竞价的声音。

    杨天鸿以为可以结束交易了,没想到后面一排中的一个女性声音说道:“一万两。”

    杨天鸿皱了皱眉,看着影藏在黑袍下的女人道:“一万两千两。”

    就在女性声音要响起时,旁边的人影止住了她。

    属实是此女已经买过很多东西了,凡是于她争抢都是比不过她,所以一般人都不会与之竞价,使得苦鬼老者有些没有拍高有些伤神。

    苦鬼老者在确认之后,带着苦鬼面具的壮汉提着物品来到杨天鸿的身边。

    杨天鸿确认之后,在袖子中掏出一张金票,与两张银票。

    苦鬼女子检查之后,确认无误,苦鬼壮汉记好黑色的绸布离去。

    杨天鸿不想惹人眼目想要先走,王老板也银两不多了,在竞价也只能眼馋,也一同离去。

    这节竹子属实很重,杨天鸿抱着走过廊道,就出了一身汗,在王老板的帮助下二人将竹子抬到马车上,换下黑跑。

    王老板揉着肩说道:“这有什么好的,没有一点灵光,还死沉,你要想要这样的到城中名匠给你打造一个,废这钱干嘛!我看你就是有钱烧的,你我都是作生意的,不会看不来,就是栽傻子的吧!”

    杨天鸿笑而不语,有些东西只要是自己看对眼的,那就是值得的。

    就在一处巷道走出来几个人,打扮的像是寻常路人,遥遥的跟着前面的马车一路随行。

    王老板为了马车不被跟踪,还多绕了几个弯子,显然也谨慎的很,这也是他坐生意能做大的缘故。

    黑夜在一座府邸中有几人在小声的交谈中。

    “今天的拍买会,有没有发现什么大鱼?”其中带着黑色布锦遮住半张脸的说道。

    “我小弟跟踪了些人,最后做过调差,最近不在京城带的都是这些人。”一个矮小的瘸腿子拿出纸张说道。

    “嗯,很好,我去跟老大说,我们集结好兄弟们就动手。”遮脸男子快速的向远方走去。

    杨天鸿回到暂住的酒楼,小心点看着这节出奇大的物品,拿着烛火还烤了烤,真正的宝物都是不怕火烧水淹的。

    杨天鸿越看越觉得此物不简单,还有点兴奋难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