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天妖梦 > 14、吉凶祸福

14、吉凶祸福

    如意客栈的掌柜的,是唐家本家的,年纪不小了,接近五十岁了。

    辈分却比唐三兄弟低一辈,因此要喊不到三十岁的唐家老八叔叔。

    “真是双喜临门,虎子平安无事回来了!”

    掌柜的一听,赶忙作揖:“恭喜,恭喜!八叔,快去告诉夫人!”

    唐家老八,快步上楼,看到伙计,觉得有些奇怪,他感觉这伙计,刚才好像在偷听。

    但转念一想,或许伙计刚刚从里面出来,也就不再多想。

    老八推门进去,冲着赵和一抱拳:“此次京城一行,有劳赵先生!”

    “八弟,你太客气了,来坐下喝一杯,赵某刚刚告诉嫂夫人一件大喜事!”

    老八喜上眉梢,面对芸娘:“七嫂,我也带来一件好消息,虎子侄儿回来了,又高又壮的!”

    芸娘听了,顿时呆住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八叔,你说真的?虎子回来了?”

    芸娘说着,声音发颤,眼泪情不自禁的落下。

    “八嫂,这是大喜的事情,侄儿平安归来,好事情啊,您和七哥一样,老大不小了,都爱哭!”

    老八故意逗嫂子开心,自从家道中落,唐家日子艰难,这些年如果不是芸娘两口子帮衬,老八媳妇都娶不上。

    当着赵和的面,芸娘顿感不好意思,破涕为笑:“他八叔,你在这儿盯着,嫂子现在就回去!”

    老八笑着摇摇头:“八嫂,这可是大喜事,你也太扣了,客栈开了快三个月,你都没让大家伙休息一天,不如借着这个机会,让大家好好休息,年关已近,最近哪有多少客人!”

    赵和起身,附和道:“嫂夫人,八弟说的没错。赵某也要赶在过年回到家中,与家人团聚,就此别过!”

    说着,赵和一揖到地,芸娘赶忙万福还礼。

    老八粗通文墨,写了一张东家有喜,放假三日的红纸,贴在大门上,待伙计,掌柜的出门,炉灶熄了火,这才锁好门,乐呵呵的回家了。

    路上,又通知负责货栈的老九,早点回家喝酒,这才兴冲冲的往家里跑去。

    “你都听清楚了,看清楚了,此事可非同小可?”

    青云镇,县衙旁边,福临门酒楼内,二楼的雅座内,如意客栈的伙计阿六,正在和一人窃窃私语。

    “掌柜的放心,绝对错不了,那赵和带回来十万两银票,还有什么镇妖司的凭证,此时我亲耳听到,亲眼所见。”

    原来,老八进去见七嫂,赵和,伙计阿六又溜回去,透过半开的房门,将桌子上的凭证,银票看得清清楚楚。

    “好小子,做的不错!这是给你的,记住,不可对他人说起,事成之后,给你在县城安家立业!”

    伙计阿六,拿到百两银票,激动的手抖个不停。

    与阿六密谈之人,见到阿六见钱眼开的样子,心中鄙夷:

    “山里的穷小子,若是没有镇妖司凭证,还可以留你一条命,对不住了!”

    此人拍了拍阿六的肩膀:“回去好好准备,李某告辞了!”

    自称姓李的中年人,离开福临门酒楼,上了一辆马车,一路向西,看样子要离开青云镇。

    马车途经如意客栈,此人透过车窗,看到客栈已经关门,贴着东家有喜,放假三日的红纸。

    “东家有喜,哼,就不知道喜事变成丧事,唐傲,你在下边该如何面对。”

    “唐傲啊唐傲,对不住了,你不要怪老夫斩草除根,谁让你当初得罪了郡王爷,现在你的子嗣又想咸鱼翻身!可惜了,偏偏你得罪的这位郡王爷,不肯善罢甘休!”

    马车离开青云镇,车内的中年人,从脸上摘下一张薄薄的面具,由一个面相普普通通的中年人,成为一名颇具威严,很是气派的老者。

    唐家村,芸娘带着儿子,女儿回到家里,正好看到离奇的一幕,两个小猴子,抬着一具蒸锅,正向她家走去。

    “唐虎,那小子太不客气啦,这个宝贝,他竟然扔给咱们,累死我了!”

    “谁让你要跟着他,受累活该!”另一个小猴子,不客气的说道。

    “难道你不想跟着来嘛?再敢气我,小心我揍你!”头一个开口的,开始威胁伙伴。

    “你揍我一试试!”另一个不甘示弱。

    “试试就试试!”

    两个小猴子扔下蒸锅,一个筋斗跳上蒸笼,将蒸笼当做了擂台。

    “娘,你看他们真逗,不但会说话,还要打架呢!”唐小妹松开娘的手,蹦蹦跳跳,不断的拍巴掌,乐得合不拢嘴。

    唐豹到底是男孩子,胆子大,窜过来,伸手就要抓两个小猴子。

    其中一个头顶有红毛的小猴子,抱着肩膀,仰着头,架子颇大,学着人类的样子,斜眼瞅着唐豹。

    “住手,你可知道我们是谁?”

    唐豹到底还小,那见过这种阵仗,停了下来:

    “你是谁?他又是谁?”

    “我们是你大哥的结义兄长,我是老大,他是老二,你敢怠慢,对我们不敬,稍后定让三弟揍你一顿!”

    唐豹闻听,目瞪口呆,不知该如何是好,然而另一个,头顶有一撮蓝毛的小猴子,不乐意了。

    “谁说的,你是老大,我是老大,你是老二!”

    “我是老大!”

    “我才是老大!”

    两个小猴子,又开始掐架,你抓住我的脖子,我抓住你的脸蛋,谁也不肯服谁。

    斩妖台附近,村民们继续忙忙碌碌,上上下下,运送妖怪残肢。

    唐七心情平复,急忙拉着儿子拜见萧易:“儿啊,这位是萧易仙师,咱们村子的大恩人,快些拜见!”

    唐虎赶忙跪下,磕了三个头:“小子唐虎拜见仙师!”

    萧易平易近人,语气温和:“孩子,起来吧!”

    唐虎却未起来,仰头,一抱拳:“仙师,您可以收我做弟子吗?我自小就想成为猎妖师,铲除妖怪,护卫乡亲!”

    “你今日回去与父母庆贺,明日一早,来这斩妖台上。萧某有话与你说!”

    “弟子遵命!”

    “老七,你们先回去,待这里的事情忙完了,我自会安排!”

    唐七一抱拳:“多谢三哥!”

    唐虎和父亲回家,正好看到两个小猴子,站在蒸笼顶上,比手画脚,正早喋喋不休的斗嘴。

    “糟了,让他们待在村外,天黑我去找他们,他们怎么自己来了!”

    唐虎有些担心,不知道该怎么跟爹娘解释,这时候唐七看儿子发呆,走过去和妻子相见。

    “他娘虎子回来了!”

    唐虎这才反应过来,暂时不去管那两个小猴子,急忙跑到娘的面前,直接跪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