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我把同学都变成崽了 > 第16章 秘密

第16章 秘密

    “不、不是这样的。我知道岩本同学的名字是——”

    “不要试图狡辩了哦,这是没用的。”太宰学长打断了绿谷略显慌张的话语,“毕竟你说得这个谎言,连小孩都能听得出来。”

    咦,小孩?我愣了一下。

    紧接着——

    “啊咧咧,大哥哥你的后背领子这块,怎么夹了一片树叶啊。好巧哦,这间教室的走廊窗边外就正好种了一棵桂花树呢,该不会是那棵树上的叶子落进大哥哥的领子里了吧?”

    “欸!”

    柯南话音刚落,绿谷便慌张地伸手去摸自己的后颈领口。我吃惊地看向他,绿谷似有察觉地和我对上视线,又立刻收回了手臂。

    “那个,不是这样的……我的领口根本就没什么树叶!”绿谷看上去还想解释什么,可柯南却趁他注意力分散的这点功夫,迅速地冲上去抬起了他的腿。 m..coma

    绿谷发出“呜哇”一声,柯南双手紧紧抓着绿谷的鞋子,反光的眼镜挡住了他的双眼,但勾起的唇角弧度却非常鲜明。

    “当然,大哥哥领口有树叶什么的我是骗你的啦。”柯南慢悠悠地说,“但是这个大哥哥你要怎么解释——关于你室内鞋底印上的这道褐色窗漆!”

    “窗漆,什么窗漆?”我问。

    而敦却“啊”的叫了一声:“是我涂上去的那些窗漆吗?”我转头看向敦,注意到我困惑的视线,敦向我解释道:“岩本同学你知道这间教室之前发生过一起杀人案吗?”

    当然知道,那起案件的侦探、死者还有嫌疑人可都在这呢。

    我一边想着,一边对敦点了点头。

    “就是那起案件,凶手不肯束手就擒结果大战了一场,半座教学楼都给毁的一干二净,所以包括这间教室在内,都是学生会后来找特殊部队过来重建的。”敦说。

    “那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在今天才刚涂上去还没有干透的窗漆,为什么会出现在大哥哥你的鞋底下?——除非你根本不是从一楼招募板那里找过来,而是一直待在走廊窗外边的桂花树上,监视着这间教室!

    “而在太宰哥哥扔出芥川哥哥的时候,你着急闯入,所以才没注意地直接踩上窗框冲了进来——我说得对不对啊,绿谷大哥哥?”

    柯南接上了我的话茬,将绿谷辩解的余地逼退至绝境。

    “你究竟是什么人?”

    绿谷凝视着柯南问道。

    柯南放开绿谷的鞋子,双手插兜微微一笑:“江户川柯南,是——”

    “你们在聊什么,怎么感觉气氛变得好奇怪?”

    之前一直在教室另一头照顾芥川,并没有加入我们谈话的兰这时走了过来。

    听到她的声音,柯南瞬间抽出兜里的双手,改为垫在脑后天真地露出孩子气的笑颜:“——是一名普通的一年级小学生啦哈哈哈……”

    兰:?

    绿谷出久:“……”

    “嘛嘛,反正就是这样,绿谷同学你还有什么话说吗?”太宰学长问道。而绿谷双手抓着膝盖,头低垂下去一语不发。

    这种沉默气氛保持了一两分钟,太宰学长冷不丁地将话题的矛头对准了我:“岩本,你来决定吧。”

    “什么?”我睁大眼睛。

    “是要审问他还是赶走他……什么都可以,你来决定处决方针吧。”

    什么处决的……太宰学长你这话说得太像个黑社会了,你看看绿谷都从椅子上跳起来做出防备姿态了!

    我在心里腹诽着。

    “为什么要我来决定?”

    “因为我不是说了吗,你是这个社团的社长啊。所谓社长,也就相当于首领不是吗——作为‘首领’,抉择什么的,你可要承担起一切才行。”

    这话题说得越来越沉重了啊!不只是绿谷,连兰的脸上都开始浮现疑惑的表情了啊!

    我叹了口气,转身看向已经发动了个性,好像蓄势待发随时准备冲出这间教室的绿谷。

    果然。

    我很在意绿谷为什么要撒谎这件事。

    我自认为自己还是一个很普通的高中生,这个社团也没有什么值得别人窥探的秘密。所以我很想知道,绿谷究竟在探究着什么,才会监视这间教室。

    “对了对了,我说兰小姐。”太宰学长突然叫嚷起来,“你能不能站到教室门口去?……没错没错,就是这样。最好双手抓住两边门框挡住它……好的,拜托请保持这种姿势暂时不要动——

    “接下来,敦!你去把芥川抱起来,然后到窗边去——很好,把芥川举起来。对,就举在正前方。没有我的命令不要把他放下来,‘罗生门’你自己解决一下。

    “还有柯南……哦,你已经过去了。知道我想让你去哪里可真机灵啊,你想不想加入——算了,我什么都没说哦。”

    太宰学长笑吟吟地转回头,眼底却冻得人发冷。

    “我想志愿当‘英雄’的绿谷同学,应该做不出袭击挡路的女人与孩子来逃跑这种行径吧——岩本,你可以开始问了。”

    太狠了。

    绿谷同学的脸色都快变得跟他的头发一个颜色了。

    不过这样一来,倒的确是对我有利,我稍微在心里感谢了一下太宰学长。

    “那个,绿谷同学……”

    我斟酌着自己想要询问的问题,而绿谷虽然往后退了一步,可就像太宰学长说的那样,在这个空间所有出口都被兰和柯南这种“妇孺”堵住的情况下,绿谷的脚步迟疑了不少。

    我见状,便放弃了委婉的打算,干脆直接问出我的疑问:“你为什么要监视我们的社团?”

    “……对不起!”绿谷猛地先对我道了声歉,“但是我对岩本同学你并没有恶意,可是原因我实在不能说!”

    “真的不行?”

    绿谷沉默不语。

    我注视着他的脸。绿谷同学还真是有一双很大的眼睛,我心想。都说人类的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所以从一开始,绿谷就十分不擅长掩饰他的心情啊。

    闯进来接住芥川的时候,那双眼睛会燃烧;和我谈论加入社团的理由时,那双瞳仁会闪闪发亮;以及现在面对着太宰学长的布置和我的询问,那双会燃烧会发亮、现在却黯淡失色的眼睛——

    我挠了挠头,宣布投降:“如果你不愿意说的话,那就算了吧。”

    我轻声说道,绿谷瞬间抬头,满脸都是不敢置信的模样。而这时,我话锋一转——

    “但是,你之前说过,你因为欣赏我们社团活动的内容而想要加入的话,并不是谎言吧?”

    “是、是的?”

    “那么,把你的入社申请书交上来吧。”我一字一句地说,“这是交换条件哦。我们不会探究你的秘密,但是也不能随便让你离开……所以,加入我的社团吧,绿谷同学!”

    然后,直到对方愿意相信我,能够坦白的那一天——

    我会一直等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