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我把同学都变成崽了 > 第10章 第二起谋杀案

第10章 第二起谋杀案

    我的大脑有点晕乎乎的。

    突然之间,有教师愿意来当我的社团顾问,而太宰学长也仿佛中邪了一般申请加入……我的社团离成立只差最后一个社员。

    这发展的太过顺利以致于让我觉得自己在做梦,忍不住在大腿上狠狠掐了一下——

    “疼疼疼疼疼——”

    糟了,太过用力,我一下子蹦了起来。

    好在不管是那位叫做“织田作之助”的教师还是太宰学长都没注意到我的丑态,还在填写各自的申请书面文件,我才松了口气。无广告网am~w~w.

    “你没事吧,真由。为什么突然在掐自己的大腿?”

    啊……我忘了炭治郎也还在。

    “没事没事,我只是——”我转头笑着解释,但话说到一半,忽然感到一股战栗,皮肤上传来一种被什么视线刺痛般的触觉。我猛然一惊,下意识地去看向教室门外。

    “门外有人!”炭治郎抽了抽鼻子,几乎与我同时地做出了反应。

    我们两个迅速地跑向门边,门外一抹黑影闪过,等到我们拉开教室门,走廊上已经空无一人。

    “气味往右边去了,要追吗?”炭治郎问我。

    我低头看向地面,突然弯腰在地上捡起了一个东西。

    炭治郎问:“这是什么?”

    我摊开手掌,一块洁白的布料呈现在我们的眼前。

    “手帕……不,不太像。”我捏着布料的一个角将它彻底展开,迟疑道,“这个形状……是领巾?”

    ***

    最终炭治郎还是没有追上去。我们也完全没有弄明白,站在门后偷窥的究竟是何人。

    我拿着对方疑似遗落下来的白布询问太宰学长他们,但是无论是太宰学长还是织田老师,都摇头表示不认识。

    “这种事情别管他了。岩本,你先召集到剩下的那个社员才是最重要的事吧?”太宰学长只是扫了眼白布,就轻飘飘地转移了话题。

    我便将此事放下,开始我新一轮招收社员的尝试——发传单。

    而织田顾问又提出了新的一项建议:“既然发传单的时候要接触很多学生,我们可以顺便一起寻找那些需要帮助的学生,这样也省时省力。”

    这是个好主意,我点了点头同意。

    “如果是照顾异变的学生,我也可以把善逸和伊之助带来吗?”炭治郎说,“虽然我没有办法成为社员,但我也会抽空过来帮忙的!”

    “当然可以,就是不知道现在学校里还保持幼崽状态的学生还有多少。”

    经过这两三日的功夫,我的个性基本在大部分学生身上失效了。可还有像乱步那样的存在,不知为何身体仍旧保持在小小的幼崽状态而无法复原。我有所预感,解决这部分学生无法复原的原因,才是我完成福泽校长“测试”的关键。

    于是我为此询问过乱步,想借用他那无所不知的神奇个性寻找答案,但他却拒绝告诉我——即使我使用零食贿赂也不行——让我伤透了脑筋。

    但多想无益,此时的我还是只能老老实实的先去派发传单。

    顺便一提,虽然炭治郎愿意帮我友情派发一部分,但身为正式社员的太宰学长却完全拒绝工作。

    “想也别想,这种麻烦的事情我才不干。学生会书记的工作我不想做,这个社团的工作我也不想做!”

    以上便是他的言论。

    真是理直气壮到让人无话可说。

    “所以,你来到医务室做什么呢?”

    与谢野同学披着白大褂坐在办公椅上,双腿交叠手指点着下巴,身为学生却透出了强烈的医生气场。

    “因为与谢野同学之前说可以帮我在病患里问有没有人愿意加入社团……”我说。

    “对,是有这么一回事。”与谢野同学露出恍然的表情,“但是真抱歉啊,我是有记得帮你询问来着,可是所有的人都在我问话之前就晕过去了呢——”

    到底是什么样的治疗过程,才会把所有人都弄成晕倒啊?

    我的理智阻止了我问出这个问题。

    医务室的室内电话响起,与谢野同学接起电话回答了几声,挂下电话后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我看这样吧,岩本。你今天留在医务室,等会来新的患者时你当面询问一下他们,看看他们愿不愿意加入你的社团。而我现在要出去一趟,学校里的那群侦探似乎又搞出了凶杀案,我要去抢救一下死者。”

    “好的,那我等你回来。”我老实地回答。

    等与谢野同学离开后,医务室内就剩下了我一个人。

    我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随意地打量着医务室的环境。就在这时,旁边病床处的床帘忽然抖动了一下,我立刻望过去,在我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一道黑色的影子便卷着床帘袭击了我!

    床帘和其身后的黑影砸到了我的肚子上,我向后倾倒,支撑不住的椅子也立刻倒下,和地面上的瓷砖撞击出巨大的声响。

    “咳咳……多么弱小……弱小到可悲的人……为什么……”

    我晕头晕脑地躺在地上,一时搞不清楚状况。床帘笼罩在我的身上,彻底遮住了我的视线。我只能透过它模糊地感到有什么人站在我的面前说话。

    “先是人虎紧接着是你……咳咳……为什么是你这样的人……你这样弱小的人成为太宰先生的新部下——”

    他在说什么?

    我披着床帘躺在地上,脑袋里全是问号。

    理解不能啊,什么太宰学长的新部下?是说我吗?如果是说我的话那我现在是不是应该马上说点什么解除误会?

    可是对方自言自语的那些话,又让我莫名感受到一股“如果现在起身的话事情会变得更复杂更麻烦”的氛围,而完全不知道要不要起来——

    话说回来,如果我就这么躺下去装死的话,他会主动离开吗?

    正当我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贴在瓷砖地面上的耳朵听到了有什么人向这边跑来的振动声。

    站在我前方的那个人似乎也察觉到了这点的样子,原本向着我走来的脚步顿时停下,紧接着我又听到医务室房门拉开的响动。

    他离开了吗?

    我思索着,刚想掀开床帘爬起来,结果医务室的大门又一次被什么人粗暴地拉开了。

    “这、这是……”一个听起来十分年轻的悦耳女声从门边传来,嗓音里透着一点惊慌,“死、死人了!来人……啊啊啊啊啊——”

    突如其来的女高音噎了我一跳,我一岔气,愣是没能马上从地上爬起来。

    下一秒,我便又听见了一个十分耳熟的小奶音。是柯南的声音:

    “兰内酱!快!马上去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