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鬼灭]紫藤花姬 > 第13章 我说你惹她干嘛

第13章 我说你惹她干嘛

    “我去开门。”桑岛通泉边埋怨着,边拉开医疗室的门锁。

    打开门,只见紫藤姬灰头土脸,一手提一个大箩筐,用白布盖着的箩筐口处冒出热腾腾的雾气。

    饭店打包的纸盒不够装,只能拿编藤箩筐来凑合着用,这样刚好能装满白饭。

    “紫藤!你买了什么啊!去打劫回来了?”桑岛通泉扶着额头,脑壳一阵一阵地疼。

    难道说练剑真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和行为?

    明明去年的紫藤与很多大家闺秀一样,半步不出大门,更不会像现在这样,提着足足五十公斤重的白米竟然不觉气喘。

    “不是说要买饭团吗?我看那家店很火热,就把他们店里的白饭都买空了。”紫藤姬摸不着头脑,跑腿回来还要被说一顿,也够委屈的。

    “这怎么可能吃得完,该不是把我的钱都花光了?”桑岛通泉有点怀疑她血抽多了,大脑缺氧不好使。

    错了错了,他真的错了。

    不该为了支开她而给那么多钱,不,钱不是问题,问题是吃不了那么多就是浪费粮食。无广告网am~w~w.

    桑岛通泉知道农民们种田很不容易,所以他向来就很节约。

    紫藤姬倒没有那样的意识,她只是凭着感觉做事罢了。

    她需要用妖力来平衡这副身体的机能,因此能量消耗非常大。现不能以吃人来补充妖力,导致她每时每刻都觉得肚子是扁扁的。

    “唔……还好,我觉得能吃完。”紫藤姬把一个装有香喷喷白米饭的箩筐,挂在桑岛通泉的手掌上。

    桑岛通泉一个文弱书生哪能提得起那么重的东西,箩筐没提起来,他反而被拉扯到一头,整个人扑倒在地面上。

    “别吃太多,把胃撑大就很难缩回回去,以后会越来越胖,以后嫁不出去别怪哥哥不看好你。”桑岛通泉艰难地重新爬起来,双手握住箩筐两边的耳,一拐一拐地把它挪进医疗室里。

    紫藤姬看他辛苦,便先把自己手上的那框拿进去,再帮忙把桑岛通泉的那个扛到桌子上去。

    真的猛男啊!

    桑岛通泉瞪着眼,忍不住给紫藤姬缓缓竖起了大拇指。

    “紫藤,过来这里坐。”季子给紫藤姬拉来一张椅子。医疗室毕竟不像家里,椅子只有一张,还不能跪坐,室内消毒水的味道也十分浓烈,使人不适。

    然而就在此时,紫藤姬的目光全投在了季子的身上。

    外貌,声音,一贯冷静的神情……

    这都与千年前的那个季子一模一样!

    “她就是我经常提到的季子,你小时候也见过几次,快来叫声嫂嫂吧。”桑岛通泉走过来,搂着季子的肩膀,向紫藤姬正式介绍说。

    嫂嫂?

    从原来的情敌变嫂嫂这有可能吗?

    紫藤姬绝不会忘记,就在她附身桑岛紫藤之前,是季子故意把开过佛光的平安符放在了她手上,不然她也不会就那样死去。

    虽然不知道季子为什么能活那么久,但是她敢肯定这个季子绝不会是所谓的转世。

    一个人的外貌气质可以在经历某些事情后得到相应的变化,可内在的灵体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

    “嫂嫂。”思考了良久,紫藤姬还是决定顺着桑岛通泉的意思叫了她一声。

    “乖。”显然季子没看出来面前的桑岛紫藤的早已不复存在了,还很客气地把她当成是亲妹妹那样对待。

    紫藤姬在仇人的面前没有过激的反应,相反她拿起饭店老板赠送的筷子,夹起箩筐中的饭,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她眼里充满了期待和快乐。

    这意味着她很快……很快就能见到无惨了吗……

    既然季子有办法活过上千年,那么无惨也一样不是吗?

    人变成妖怪就不再是人形了,人变鬼确实有那样的可能。如果是因为药物而把一个人的身体改造成鬼,那么就能解释这个时代的鬼为什么能够具有实体。

    说不准,这个季子也已经是鬼了。

    米饭一口口塞进嘴里,很快把肚子填饱了。她放下筷子,转而坐回到病床上,一句话也不说。

    桑岛通泉和季子站在一边一粒饭都未吃,只是一直盯着脸上毫无表情的紫藤姬看。

    “今天给你验了血,各项指标都已经恢复了正常,这一年跟桑岛老先生学剑学得怎么样了?”为了打破沉静,季子坐在紫藤姬旁边。

    “学剑跟我验血有关系吗?”紫藤姬反问了一句。她本不想跟季子多说话,想到改过自新的坏人也算是好人,她勉强才搭理一句。

    “没什么。”感受到紫藤姬的冷淡,季子深呼吸了一口气,站起身到桑岛通泉那边说:“饭团买回来快凉了,赶紧吃吧。”

    始料不及的尴尬氛围是桑岛通泉想也想不通的。真奇怪,她们以前的关系很好的啊,现在是怎么了?

    他听季子的话,简单吃了些饭,季子却不吃这个,她平时只喝少量的稀血便足够。

    见大家无话可说,桑岛通泉便站出来,跟季子开玩笑说:“夜深该回家了,老婆要不要去我家睡一晚?跟我一起睡如何?”

    “谁是你老婆。”季子恢复了以往的冷艳。

    她也同样感受到了,面前的不是桑岛通泉的妹妹桑岛紫藤,态度便一落千丈,心情极度糟糕。

    “刚才给你戴上了戒指还不认账了,真赖皮呢。”桑岛通泉似乎未能察觉到异常,不时当着紫藤姬的面逗逗季子。

    “你闭嘴。”季子瞪了桑岛通泉一眼。

    桑岛通泉愣了一会儿,脸上依然保持微笑,戴上帽子然后拉着紫藤姬出门。

    之后他身子一顿,转回头对季子温声说:“那季子你断后咯,记得关好门窗,把剩下的饭处理掉。”

    季子背过身,不理他。

    桑岛通泉无奈摇摇头,这波终于深深体会到一把“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的这句话。好在她没有生气到把戒指当场摘下来的地步,第二天也许很快就能把她哄好了。

    坐上司机的老爷车,出发前桑岛通泉再往医院的楼上看了一眼,发现季子站在在窗边看着他。

    他冲季子笑了笑,再跟他比一个“没问题”的手势,季子脸一黑,随即转身把全部的灯熄黑。

    当车开动的时候,桑岛通泉学着桑岛慈悟郎那般,对着紫藤姬的脑袋就是一个爆栗:“你说你好端端惹季子不高兴干嘛,害得你老哥不知怎么去收场了!”

    “是她的不对,我没有惹她。”这一次紫藤姬并不觉得疼,桑岛通泉比起爷爷的程度还是差太多了。

    “总之你们要打好关系。”桑岛通泉的脾气很好,他夹在中间没把错误归咎到谁的身上,话语全是劝解的语气。

    紫藤姬至今的疑问是越来越多了。

    季子的问题暂且放到一边,另外一个问题从来到这里开始就萦绕在她心头许久。

    “通泉哥,我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紫藤花摇了摇桑岛通泉说。

    “拒绝回答,今天你的问题怎么那么多,把你季子嫂嫂都问得哑口无言了。”桑岛通泉的脸撇向一边看风景。

    “嗯……”看他不想回答,紫藤姬便闷声闭嘴了。

    良久,车开到郊外时,桑岛通泉憋不住,戳戳紫藤姬的胳膊引起她的注意,再摊开手臂横放在车座靠背上,目向前方:“问吧,趁我今天心情好,说好了只能问一个,超过一个不回答。”

    紫藤姬直接问:“……为什么,要住在郊外偏僻的地方,而且那个宅子已经很旧了。”

    听了她的问题,桑岛通泉眼神落寞。

    他其实想过很多遍。

    假如终有一天妹妹问起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便会跟她说明真相。可是,事实上他还是没有勇气告知她所有的一切。

    从很早的时候开始,他就发现所有无处可去的鬼都会向这家宅子靠近,白天时便躲藏在屋内最阴凉的地方。

    后来通过产屋敷家那边打听得到,那是鬼舞辻无惨变成鬼之前住过的地方。

    为了拯救那些被迫成为了鬼的人类,他开始在那里研制药物。

    他和季子共同研制的药只能用于慢性调理,抑制血清变异,却无法从根本上逆行已注入的鬼血,一旦停止药物鬼血会继续侵蚀体内已有的血液。

    能与鬼血相溶的人类就能变成鬼,不相溶的血就与原血发生排斥反应,立即肝肠寸断而死。

    其中,他所治疗的对象里也包括他的亲妹妹,桑岛紫藤。

    桑岛通泉尽量表现得轻松一些,再编个谎话:“没办法呀,产屋敷一家都搬去了紫藤花山,我只好占个便宜住下,这样一来连买地买房的钱都省了,而且千年老宅以后还能卖个好价钱。”

    “紫藤花山在哪里?”紫藤姬又接着问。

    “那是现鬼杀队的基地啊,长有满山的紫藤花还挺美的,想去的话改天叫爷爷带你去产屋敷家喝茶。”桑岛通泉说完这句话,车就到达了家门口。

    这时桑岛慈悟郎已经在屋外面等候着。

    刚一下车告别司机,桑岛慈悟郎开口就问:“你们吃过饭没有?”

    桑岛通泉苦笑道:“吃过了,还剩下很多饭团,都全扔掉哼哼~”

    然后桑岛通泉边往屋里走,边哼起了最近流行的歌曲:“哼~哼哼~~”

    一声又一声不算优美的男高音在空荡的宅子回荡。

    “这小子怎么了?”桑岛慈悟郎拄着拐杖,也跟着走进去。

    门已经修好了,紫藤姬断后边关上门,边说:“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