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鬼灭]紫藤花姬 > 第12章 嫁给我吧!

第12章 嫁给我吧!

    桑岛通泉通宵达旦,说了一大堆关于他和季子的事。

    把他们从相遇到相识,从相识到相知,从相知到相惜,最后相爱的全部的过程一一讲述给紫藤姬听。

    紫藤姬坐着静静地听讲,也没说困,就是在不停地吃包封好的甜点,直到桑岛通泉打哈欠,她才停下进食。

    “睡觉,养足精神明天上班。”桑岛通泉伸了个懒腰,坐那么久腿都麻痹了。虽然还有很多没有说完,但还是适可而止比较好。

    桑岛紫藤把刚拆开的甜点封好,提醒道:“可是哥哥,太阳出来了。”

    话音落下,一束阳光洒落在桑岛通泉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他眯着眼睛看向缓缓升起的初阳,发出一声感叹:“忍不住多说了两句,没想到时间竟然过得那么快。”

    做医生做久了,也就渐渐习惯了熬夜,白昼不分,还好他昨天在白天之时就已经补足了睡眠,到现在还不觉得疲劳。

    倒是紫藤,难道她也不困吗?在爷爷的看管下,紫藤养成早睡早起的好习惯,结果他发现她的精神很好,连一个哈欠都没有打过。

    这孩子,一定也是个夜猫子吧。

    桑岛通泉会心一笑,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换上正装,梳一个大背头,戴上绅士帽就准备出门。

    这个时候,桑岛慈悟郎也应该起来晨练了,不过他现在正拿着木工用的工具在做一道新门。看到正要去上班的桑岛通泉,桑岛慈悟郎叫了他一声,提示他别忘了带上妹妹。

    桑岛通泉确实是忘记了那件重要的事。

    他折返回来跟紫藤姬说:“走吧,跟着我去医院抽血。”

    紫藤姬惊诧道:“抽血?”

    抽血是什么玩意?紫藤姬不是很懂,血本来就那么多一点,为什么还有抽呢?

    桑岛通泉向她伸出手,示意让她拉着,并说:“你忘了?每年例行检查,抽完哥哥就给你买好看的衣服。”

    好像确实有这回事。

    紫藤姬仔细回忆了下,原主桑岛紫藤从五岁开始就被她爷爷带去检查血液,并且在每年四月检查,而爷爷给她的解释是为了预防疾病。可到现在为止过去了十年,她依旧相安无事。

    紫藤姬不好拒绝说不去,便把小手搭上了那只大手上,跟着桑岛通泉一起出发。

    桑岛通泉和桑岛紫藤的年龄相差有十岁,其实中间她还有一个二哥,一个二姐。

    二哥和二姐在桑岛紫藤还没出生时就夭折了,但爷爷从来没有说过她的哥哥和姐姐是怎么死的。所以大哥桑岛通泉自然对这个妹妹万分疼爱,算是把两个弟弟妹妹的爱全部转移到她身上。

    “记得看好她,别把医院给拆了。”出门前,桑岛慈悟郎不忘念叨一句。

    这时,接送桑岛通泉的司机开着老爷车准时到达宅院前,向他鞠躬后说声院长好,并作一个“请上车”的手势。

    到车上后,桑岛通泉笑对桑岛慈悟郎说:“放心吧,紫藤是个好孩子,季子也经常在我面前夸她。”

    桑岛慈悟郎给他摆出“你快去”的手势,背过身不再去回应他。

    “季子跟我见过吗?她怎么会夸我?”在车开动之时,紫藤姬扭过头问桑岛通泉道。

    “当然见过,只是你少见所以忘记了。”桑岛通泉揉揉她的头。

    此季子跟彼季子是不是同一个人要见过才知道,紫藤姬倒是希望他们口中的季子就是她所认识的女医生,这样一来就有很大可能找到无惨的所在。

    可是,季子是人类怎么会活到一千年之后?对,一定是这样,同名!

    **********

    一路无阻,车平稳地开到桑岛通泉所任职的医院。

    医院不是很大,就三层楼而已,建筑的风格掺和了五分的洋气,五分的传统。

    一到抽血室,桑岛通泉便换好了白大褂,叫他的助理帮紫藤姬抽血。助理姐姐温柔地抽了一大条管子,连续抽满了三瓶。

    接下来还要再抽一小瓶。

    看到助理拿粗大的针头扎入血管中,紫藤姬背脊凉凉的:“你抽完没有?”

    助理认真把最后一管抽完,给她止血后再回答她的问题:“这是桑岛医生的要求,多放血有益体内的血液循环,回去后多吃补品就好了。”

    紫藤姬晕乎乎地趴在桌子上,应一声:“哦……”

    在迷迷糊糊中,她看到助理捧着她那三管血,交给了另外一个穿白大褂的女人。那女医生长什么样她看不清楚,眼皮掉下来就是好想睡觉。

    醒来之时,紫藤姬正躺在一张病床上。

    她揉揉眼睛坐起来,桑岛通泉便也走过来,把一张画有地图的纸和一小沓纸币递到她面前说:“拿着,到街上叫辆人力车坐回家,有剩下的就拿去买你喜欢的东西。”

    紫藤姬接过纸和钱,下意识望向窗外,这个时候已经天黑了。

    原来她睡了那么久,刚清醒过来,这个哥哥就急着打发她离开,不知有什么猫腻,早知不给他们抽血了。

    “你还不回家吗?”紫藤姬把钱收好,问道。

    “休假几天堆积了不少工作,补回来也差不多要到深夜了吧。”桑岛通泉的眼神有些飘。

    果然是在撒谎。

    “那我在这里坐着陪你吧。”紫藤姬重新躺下来,盖好被子。

    桑岛通泉着急了,他把紫藤姬拉起来,再掏出零零散散的银币,重重地放在紫藤姬手上:“别饿坏了,出去外面买点吃的回来,给我也买点。”

    虽然紫藤姬不怎么看重钱,但是有钱确实能买很多东西。她从床上起来,头不晕了,随便顺了下头发就出去,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

    从楼上目送紫藤姬走到街道上,桑岛通泉松下一口气,整理好仪容后便假装咳嗽了几声。

    一个面容甚美,身材窈窕的女人从白色幕帘那头出来,第一句话就是说:“你让她自己一个人在外面逛会很危险。”

    她冷冷地瞅着他,琥珀色的瞳孔透出漠然。

    桑岛通泉向她靠近,单手搂住了她的腰际:“要是怕这怕那的,大家都不用过夜生活了,我们家紫藤人小胆大,听老头说她还凭本事从试炼林里活着走出来。”

    女人对他的暧昧动作无动于衷,还严厉道:“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她,出了事由你来负责。”

    许多天没见到季子,桑岛通泉想念得不得了。

    能吸引到他女人,季子是第一个。因为她实在是完美了,有时候他也搞不懂,一个女人究竟要经历什么艰辛才能拥有她那种坚毅的气质。

    “身为兄长本来就要对妹妹负责,你就不用担心太多了。”桑岛通泉松开了手,聊回正事,“对了,季子,紫藤的结果出来了没?”

    季子拿出随身带的小本子,翻到中间的那一页。

    桑岛紫藤每一年的抽血都是由她来检查。随着年龄的增大,桑岛紫藤身体的造血能力越来越差,但今年却有所改观。

    “凝血功能偏高,建议少吃甜食。其他暂时没有问题,比上一年要好很多。”这是季子检测了一整天才得出的结论。

    “果然让紫藤去练剑是没错的,爷爷的雷之呼吸用好了对身体有奇效。”桑岛通泉道。

    “你试过?”季子噗嗤一声笑了。

    见到她的笑容,桑岛通泉一整天的疲惫都消散了,又抱着她说:“小时候学过,练着练着发现我对剑术完全不感兴趣,还是学医比较有趣。”

    季子把头埋在他的胸膛上,垂下眼睑,温声说:“学医救不了被迫变成鬼的人,这些年我也看得出你对医学的领悟不够,所以奉劝你弃医从武,说不准还能做出一番名堂。” m..coma

    她还是人类的时候,没有像现在这样依赖过一个人。

    她以为变成鬼之后就不会再遇到一个能够接近她,理解她的人类,结果桑岛通泉出现了。天才一秒钟就记住:

    身体不能沐浴在阳光之下,桑岛通泉便在她心中种下了一个太阳。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无论何时何地,她的太阳总在发光发热着。

    “原来是想让我学会剑术,然后保护你?”桑岛通泉顺势抓起她纤细的手,按在他的炽热跳动的心脏上。

    她最爱听那颗心脏在有力地搏动,感受来自爱人的热烈:“我总要寻找庇护以保全自己,你也知道他是不会放过我的。”

    桑岛通泉知道,她口中“他”指的是千年前鬼的始祖。

    那个逼迫她试药,而让她也变成鬼的男人是桑岛通泉憎恶的对象。虽然鬼杀队千年来都在追杀他,却没人知道他在哪里,以什么样的身份存活在这世上。

    “季子。”桑岛通泉紧握着她的手,抚摸到她的脸庞上,盈盈眼波柔情似水。

    “这是怎么了?”季子诧异,今天的桑岛通泉跟平日里的那个不太一样啊。之前不管怎么样他都会先轻浮地开玩笑,然后开开心心地说晚安,绝不会露出这样深沉的表情。

    随即桑岛通泉慌乱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精美的红色绒丝盒子,忙手忙脚地打开,从里面拿出一枚晶莹剔透的钻石戒指。

    洋人那边求婚就喜欢用这种戒指,戒指是他刚学业有成归来时顺便带回来的,每天随身放在口袋里藏着掖着,怕弄丢又不敢拿出来。

    他不是很清楚季子喜不喜欢这种形式,但也只能搏一搏了!

    “嫁给我吧!”桑岛通泉深呼吸了一口气,继续说:“以后,我保证谁也伤害不了你,包括那个叫鬼舞辻无惨的男人。”

    季子怔住了。

    结婚这种事,她从来不敢妄想。

    “你可知这意味着什么吗?你是想让我亲眼看着你生老病死?”季子推开了他,背过身,热泪盈出了眼眶。

    “如果没有把握我就不会向你求婚了。嫁给我,你不会吃亏。”桑岛通泉信心十足,他轻轻按住季子的肩膀,让她转过来面向着他。

    即便是鬼又如何,他总有一天会找到把她变回人类的方法。然后一起生儿育女,一起济世救人,培养很多很多学生,把医术一代代传承下去……

    望着她脸颊上低落的泪珠,情动之时,桑岛通泉俯下身吻上她的红唇。

    一吻完毕,季子流着泪,抬起了右手:“就为我戴上吧,我答应你了。”

    桑岛通泉激动不已,小心翼翼地把戒指戴进她的无名指。戒指的尺寸刚好合适,不大也不小。

    他们拥抱在一起,而后又吻了起来。

    突然外头响起了敲门声。

    “哥哥,快开门,我买吃的回来了。”紫藤姬提着两大袋吃的东西,站在医疗室的门口。

    这个紫藤来的真不是时候!

    桑岛通泉在心里大骂一声,季子则是满脸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