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被迫成了魔教教主 > 第20章 020

第20章 020

    仙男淡淡地说了一声,而他的纸飞机确实还在飞,这人平稳的语调里有着一丝嘲弄。根本不在乎输赢的我摆出花痴脸,鼓掌道:“神仙哥哥最棒了,顶呱呱,简直就是天神下凡!”

    仙男:“……”

    扔纸飞机的小插曲过去后,我就安分地一直看到太阳升起。晨光破晓,划开夜色的暖光照拂在身上,驱散心头的寒意。

    以为会是一个人看的日出,莫名其妙就变成了两个人,还是目前的颜值天花板陪我!人生值了!

    我对着山崖放开嗓子地大喊了几声,将穿越以来的不愉快都发泄出来。负能量随着回荡的女高音在山中消逝,我感到一阵快慰。

    喊完后,回头对上仙男探究的神色。沐浴在初升的浅淡日光中,仙男的颜值简直是开了十级柔光美颜,好看得我要心肌梗塞了。

    “你长这么好看,要小心像我这样的油腻女流氓。我这种一上来就盯着你脸和身材看,各种天花乱坠夸的,绝对就是图你身子的坏东西。小心不要被骗走了!”

    完全把眼前这人当成了金庸老爷子书中的小龙女,我语重心长地说道。

    “怎么骗。”

    “换做我失忆前那就是强取豪夺路线,但现在嘛,那就是哄骗版油腻渣女。给你写写诗、画画像、唱唱小曲跳跳舞。”天知道我一个母胎SOLO的人为什么要这么熟练地给他讲这些。

    而且真正段位高的人,哪里是像我这样尬撩硬撩的,那都是润物细无声的好吧。

    仙男懒得听我瞎掰了,转身往山下的路走,我连忙收拾包袱跟上去。

    “对,没错,就保持这股高冷的劲儿。渣女说啥你都别回应,一定能劝退很多玻璃心渣女的。”追上他身侧,我继续苍蝇嗡一样的烦着他。

    仙男停下了步伐,他看我,问:“是不是也包括你。”

    “那当然了,哪个女孩子喜欢一直热脸贴冷屁股。但你长得非常好看,我就多贴两下,嘿嘿~”

    “没个正经,别跟过来,你回去无量巅。”

    “我怎么有一种被长老训斥的感觉。”

    “你欠骂。”

    不是,你爷孙俩咋回事啊?

    意外和长老的神仙孙儿达成了看日出成就,我自己都很懵逼,从山顶回到教中正好赶上吃早饭。在山顶上吃的那些小点心根本不够我填饱肚子,所以我又爽快地端起了碗筷。

    “教主,先前玄武门主来过。”

    给我添饭的教徒恭敬地禀报了一声,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玄武有空都会来我这转悠,不是查看伤势就是辅导我研修月影神功。

    “玄武门主问您去哪儿了。”

    “哦,我去看日出了。你怎么回的?”

    “呃……”

    看到教徒欲言又止,一脸难办的模样,我挺好奇的,追问道:“怎么回复的?”

    “说、说您去茅房了。”

    “……”

    不愧是我,看来平时给教徒的印象就是吃喝拉撒睡的废人。

    吃过饭,我拿着秘籍的手抄本去院子里背,恰逢长老过来视察。瞄到他人,我一个箭步蹿上前,禀报道:“报告长老,我今早去看日出了,然后碰到你家那神仙孙子了。”说到后面,我就压低了声音,一副做贼的样子。

    “我可没有故意去找他,是碰巧遇上的,他可能心情好,又或者太寂寞了,所以就和我一块看日出。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我老老实实地把这些给交代出来,就怕那个爱告状的仙男抢先一步。然而我还是慢了,长老一脸了然于胸的模样,还抽空考我背会了多少口诀。

    我支支吾吾地开启了背书模式,救命啊,我现在宁愿背设定,也不愿意背这些天书。

    发现我还没背完这本书,长老拿过我手里的手抄本,卷起来敲我脑门。

    “三日背不出,以后就没有晚饭吃。”

    “……”淦!瓜皮老头!你孙子炸了!

    气起来连颜值天花板都连坐被骂,我愤恨地斜他一眼,拿过自己的书,然后委委屈屈地看起来。

    魔鬼老头是真的说到做到的,我怕自己没晚饭吃,这一天都在努力啃书。晚上匆忙吃了饭,我就回了房背书听写,仿佛回到了高考时代。

    将窗子推开,对着窗口的书桌位置能看到院里的景色,默写累了时,我就会看看屋外面。

    今夜无星无月,托腮看着单调的夜,我打了个哈欠。半眯的眼一晃,白虎就坐在了我的窗台上。

    总是白衣设定的少年郎侧身而坐,低头冲我一笑,桃花眼熠熠生辉,小虎牙也格外可爱。天才一秒钟就记住:

    看呆了那么几秒,我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星星。”

    不明所以的白虎扭头望去夜空,又马上看回我,“骗人,哪里有星星?”

    “呃,没什么。”

    “说啊,星星在哪?”

    不依不饶的白虎上手就揉我的头发,我的团子头松松垮垮的马上就散开了。我刨开他的手,求饶道:“别闹了,我还要背书。”

    “你告诉我星星在哪,我就不烦你。”

    “在这呢!”

    隔空对着他的眼睛指了指,白虎显然没料到是这个走向。也不管他如何反应了,收敛了心思,我又开始努力地背。少年灵巧地从窗户钻入我的房中,一个回身站定,挨着我身旁坐下。

    我斜眼看他:“说了不打扰我,背不出来我可是没晚饭吃的。”

    白虎:“一个人抄写多无聊啊,我给你解闷~”

    “你会像青龙那样给我弹琴唱歌跳舞?”

    “……不会。”

    “你会像玄武那样给我逐字逐句解释心法?”

    “……也不会。”

    “可千万别像朱雀那样盯着我默写,我压力大。”

    “我可以给雪儿舞剑~”

    可以,我可以。看白虎舞剑是一件不会感到厌烦的享受。

    他舞剑,我背书,这样岁月静好的感觉还挺诗情画意,要是青龙再来弹个琴就完美了。

    其实最近我还是会思考一下的,这个魔教当真就那么十恶不赦?偶尔听到他们处理教务中的事,都是在老老实实谋发展而已,正常的帮派也会这样的。

    不过正常的帮派也不会引来武林正派的围剿吧,算了算了,这些与我无关,莫管闲事,找机会遁走就是了。

    在这寂静的夜里,白虎如骤雨如疾风的剑招变幻莫测,甚至快到我的眼睛追不上他的招式。

    一剑劈下来,劲风扑面将我的刘海都给吹起,我像是被这一招砍中了那样骇然瞪大眼。好似看到了我被拆穿身份那日,白虎一剑劈死我的场景。

    “怎么,吓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