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被迫成了魔教教主 > 第4章 004

第4章 004

    我叫江雪,穿越后直接被魔教长老逮住,现在被迫顶包教主位置。

    现在,长老有事离开,我正和教中青龙、白虎两位门主一块回魔教的大本营——无量巅。

    从穿越到现在我遭遇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但我知道在这个武侠世界如果招惹了魔教那肯定插翅难飞。天才一秒钟就记住:

    但当一个反派头子只会死的更惨吧,所以我一定要找到机会逃出去,可以的话最好联合正派一起把魔教端了。

    心里一直噼里啪啦地打着二五仔小算盘,蓦地,嘴唇一凉。我惊讶地睁大眼,看着抵在我唇边的东西。一颗被剥好的葡萄,而拿着它的手指更是赏心悦目。

    看向手的主人,是笑容和煦的青龙。

    “你不吃,莫非是要我喂?”倚靠在车窗边的白虎纯真地望着我。

    虽说这马车大的离谱,但我是真的不擅长在这么密闭的空间里和两个各有姿态的异性待一块。白虎就勉强算了,还能催眠自己那是小表弟,青龙就真的让我心慌意乱的。

    我相亲要是遇到青龙,肯定要和他处处看的。

    抵挡不住青龙的投喂,我张着嘴把葡萄吃了下去,他笑眯眯地又给我投了几颗,够了够了,我真的把持不住。

    赶忙远离他俩,趴到另一头的车窗边,将帘子撩开看着外面的天然景色,好让我的脸蛋降降温。

    魔教就这么大张旗鼓地回去无量巅,不会被正派伏击吗?我也如实把自己的问题问了出来,反正我是失忆教主的设定。

    白虎漫不经心:“没有埋伏的人,已经清理过咯。”

    正派你们倒是加油啊!还能不能行了!干他们啊!

    青龙娓娓道来:“不用担心,教主。百骨冢一役,以武林盟为首的门派也是元气大伤,就连那旷世奇才的小盟主也因重伤卧榻在床,现在那些自诩正义的人士根本没有后继之力再来第二次围剿。”

    啥?旷世奇才小盟主?这设定这么给力也还是重伤?能不能行了正派!以我看武侠书的经验,这盟主不是姓沈就是姓顾,要么就是复姓。

    我:“盟主叫啥?”

    白虎:“叫沈有为,你现在差不多是个小废物了,绝对不要再碰上他,会死的。”

    青龙:“也不会让教主再遇上他的。”

    听到盟主姓沈我就放心了点,感觉像是标准男主角的姓氏,应该不会轻易的挂了。和原教主是死对头的设定,如果沈盟主知道魔教教主江雪已经死了的话,一定会高兴的伤口都崩裂吧。

    营造原教主还活着的假象,让我顶包,不仅仅是为了坐稳教中,更是为了作为一种象征来威慑江湖正派。

    惊鸿长老这个算盘打的真好,现在只有他和我知道这个秘密。而我又完全杠不过这个坏老头,只能先装孙子。

    “在想什么,教主。”

    耳朵边传来男人轻柔的疑问,我被这吹拂在耳边的热气吓的一哆嗦,真想从马车的窗户里跳出去。我捂着耳朵,拉开和青龙的距离。

    “呃,我就是想路挺远的,有点无聊。”

    “是挺无聊的,那让青龙拉个小曲来听听。”

    就这么拍拍手掌,一道暗影出现,将二胡递给了白虎。幸好不是把古筝递进来,不然画面就有点搞笑了。

    青龙:“教主想听什么?”

    一脸严肃的我:“极乐净土或者威风堂堂。”

    青龙:“嗯?”

    我:“没有,你随意,请。”

    高雅人士青龙现场拉了一首婉转轻快的二胡小曲,搞得我兴致也起来了。小时候报名兴趣班,二胡我就学了两天就不搞了,后来跑去学街舞,当然,最后是什么都没坚持下来。

    看出我跃跃欲试的模样,青龙将二胡递给我,“教主若有雅兴,那便试试?”

    接过二胡,我非常不客气地按着儿时的记忆,陶醉地锯了一把木头。把白虎吓得捂耳朵跑出了马车,剩下青龙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自闭的我:“杀猪一样,不拉了。”

    青龙:“教主若是想学,我可以教你。”

    我:“原教,咳咳,我以前会这些吗?比如琴棋书画天文地理奇门遁甲之类的?”

    “据我所知,教主以前并不醉心于此。比起书画,更热衷于武学,经常会找朱雀门主切磋。”

    “那玄武门主又用来做什么?”

    “教主常与玄武门主饮茶畅谈。”

    那就是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咯?

    就着青龙的话我构想出了一幅画面,白虎小狼狗用来暖炕,等高兴的时候就召唤青龙来给自己唱唱小曲弹弹琴,想聊天喝茶就跑去找玄武,手痒发泄就让朱雀当沙包?

    而且这四位门主的功能可能包括但并不限于我所想的那些,天啦,这原教主到底过的是什么神仙日子。就以我现在看到的白虎青龙来说,玄武和朱雀的颜值肯定就不会差。

    如果玄武朱雀长得丑,我就吃十桶粪!

    莫名就杠上的我产生了这种打赌的心情。在第二天天亮前大部队就到了无量巅,不得不说魔教的速度就是快。

    我在马车里凑合了一夜,这期间青龙白虎都被我哄出了马车,两个人在外面当车夫。

    我掀开帘子走出去,被阳光晃了下眼,忽的,一把伞撑在头顶遮住了日头,骨节分明的手掌递到了我眼前。

    一袭黑袍的男人长身玉立,静候于马车旁,像是等了我许久那样。看这英俊非凡的脸,看这玉树临风的气质,再看这与一般教徒不同的黑色衣服,我推测这就是玄武门主!

    在看到我时,这门主愣怔了好一会儿,最后所有的惊愕都化为一抹释然的笑。

    你家美颜教主变成一个肥妞归来,让你失望了哈。

    爱穿黑衣的玄武看起来有点懒散,对什么都很宽容,和青龙的温柔不一样,他大概只是懒得说而已。感觉城府应该蛮深的,一个心机BOY,要小心避免和他单独相处。

    快速地在心里下了定位,我就想自己跳下马车,但那伸出来的手依然固执地抬着。

    为了给这位门主面子,我只好将手搭了上去,高能就是在这里出现的!

    我的手刚搭上去,男人握住我的手腕施展巧劲儿,没防备的我被他一手揽住腰抱下了马车,还转了半个圈呢。

    卧槽!140斤的我啊!不愧是练家子,大兄弟好臂力!

    糟糕,他会不会怀疑,哪有人走火入魔会胖到140斤啊!何况原教主才九十斤!

    玄武深情地凝视着我,随即宠溺地一笑,“不管是胖还是瘦,记得还是不记得,只要你还在就好,我一直在等你回来。”

    我的鸡皮疙瘩要跳舞了,但是讲真的,玄武这样是真的苏且悲伤。毕竟等到的人,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她了。

    哎,我刚刚不应该把手搭上去的,他迎接的又不是我。莫名心酸。

    对于教主的回归,这个男人就是笑着将我一把搂在怀里。并不介意我的胖瘦,人生在世二十几载,第一次感受到除了父亲以外的男人怀抱,着实让我心惊,也有点心跳跳。

    等等,我江雪岂是一个拥抱就能收买的?

    所以现在四个门主我已经见到了三个,我东张西望的,瞧见我这姿态,玄武问道:“雪儿是在找朱雀吗?”

    噫,他也叫原教主雪儿。

    我点点头:“不是说有四个门主吗?”

    玄武:“雪儿是真的很宠朱雀,就算失忆了,也还会问他。”

    我为何闻到一丝柠檬精的气息。无广告网am~w~w.

    玄武敛去眼底神色,温情款款地望着我,说朱雀还在赶回来的路上。我哦了一声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倒是玄武毫无芥蒂地说要带我去我的庭院看看,等我休息好了,他会带我重新熟悉无量巅。

    安排的很可以。

    从玄武口中了解到,叫我雪儿的只有他和白虎,这两人是从原教主当选教主之时继任门主之位的,而青龙和朱雀是后来顶上的。天啦,白虎妥妥的是童工没跑了!到底工作了几年?

    这门主换选还挺频繁的,简直就是手段不狠地位不稳的代表了。所以不要看现任的青龙温柔,白虎纯真,玄武深情,这几个都是狠角色。

    我到了无量巅原教主的宅子了,与其说是房间,不如说是寝宫?又大又奢华,不知道的真以为自己到了宫殿。可能以前的江雪就是每天在两万平米的床上醒来,家里有两百个保洁小弟的古代案例了吧。

    我光是熟悉原主的寝室都花了个把小时,忽然,我听到了外面的吵闹声。玄武让教徒把守,不让人随便进出房间,但现在一个穿着鲜红衣衫、左眼戴着眼罩的俊美男人闯了进来。

    此人眉眼凌厉,高额挺鼻,颇有几分异域风情的味道,黑发高高束起,宽肩窄腰大长腿。看年纪也就二十多的样子,不知道我和他谁年纪大点。

    俊男中气十足地咆哮了起来,震得我身上的肥肉都抖了三抖。

    “江雪!你怎么丑成这样了!你的长头发呢!你发疯还把头发削了?老子都他娘的快认不出你了!”

    我莫名地想到了那句著名的台词,二营长,你他娘的意大利炮呢!

    朱雀门主的设定是时下流行的暴脾气啊,可是我本人超级不擅长应付这种的,总觉得要被生吞活剥了。

    等等,细细想下来,这几个野男人,我似乎只有青龙是能平等交流下的。

    看我发傻不出声,朱雀干脆上前一把握住我的肩头,他要是再晃荡两下,我满身的肥肉就要有节奏地动次打次了。

    “说话!”

    “你、下午好?”

    “……你耍我?”

    “不是,我不知道要和你说什么,我失去记忆了啊!”

    “你失忆又不是失智!”

    大兄弟说的有道理,但我还是不知道要和你说什么,不如就保持沉默吧。

    我的沉默变相地激怒了朱雀门主,这个人就炸成了烟花在我面前劈头盖脸地骂了好久,情绪十分之激动。

    是个暴脾气傲娇,这是网文里的热频词呢。

    一身红衣的暴躁独眼龙朱雀在线找麻烦,以一颗老妈子的心将我怼了个脑壳开花,几次举起手像是家暴男一样想揍我。但高高扬起的手还是没落在我脑门上,他愤恨地退场了,吓死了,我还以为朱雀恨这个教主恨的要死。

    结果晚上这家伙抱着枕头要跑来侍寝,我他喵反手就是一个关门,白天骂人一副莫挨老子的样子,晚上就来侍寝???

    朱雀你骨气呢?长得好看也不能任意妄为吧!

    根据这两天和四个门主的相处来看,我是真的不擅长应对男人,惊鸿长老你个糟老头子快回来吧,我一个人承受不来。

    这些男人就算是对着肥胖版的失忆挫教主都爱的动,动不动就是搂搂抱抱摸头杀,搓背捏肩暖炕都不在话下。

    嘶——我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我严重有理由怀疑原教主和门主们的上下级关系不清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