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龙战神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夜晚

第一百四十五章 夜晚

    “好咯,好咯,听哈桑的!姐姐努力学习,争取用最快的时间做一桌的美味!”

    吃完饭后,池渊和柳清秋一起到客厅看电视,聊着天,说起了李芸儿。池渊也了解到原来李芸儿还是柳清秋的校友,两人都是京城某顶级大学的校友,柳清秋比李芸儿大两届,而且、两人都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湘南省的高考状元。两人在学生会里认识的,了解到都是老乡后,迅速成为了好闺蜜。

    哈桑没有了遥控器,只能去自己的房间看书去了。

    聊天的两人到最后,池渊开始了动手动脚,柳清秋这个大美女、到现在为止,池渊都没有吃下去过。可以说是三过家门而不入了,现在看来,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池渊现在已经是老手了,挑逗方面用上如同作弊一样的神龙经内力,只不过几个回合,柳清秋就变得迷离,如果不是最后的本能还在,就在客厅里、池渊就会得到一切了。

    柳清秋说到:“你,你不担心你的身体了吗?”

    “不是和你说过吗?我可以吃药的,这个月的药已经到手上了。嘿嘿...”池渊的动作不停,一边解释着。

    柳清秋咬着嘴唇,双手无力的抓着池渊作乱的手,一点力气都没有,倒不是像阻止,更像是指挥池渊如何下手。柳清秋美目流转,羞涩的说到:“去,去房间里吧,哈桑随时可能出来呢!”

    池渊想想也是,如果被哈桑撞见,两人得有多尴尬呢!一把抱起了柳清秋,电视都没有关,进入了卧室,将房门关上后,柳清秋不再委屈自己,抱着池渊、吻了上去。

    就如同炸药被点燃,两人陷入了癫狂之中。地面掉落着数件衣物,床上的被子如同经历过战争,到了关键时刻,柳清秋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长发散开,如同女海神。

    池渊询问道:“我来了?”

    “嗯...”

    哈桑在自己的卧室里看书,外面的月光很亮,书本里的知识她早就了熟于胸,池渊是一位智商超过一百五的天才,是古往今来、万万里挑一的存在!而哈桑也是上帝所眷顾的人,吃下基因改造药剂后,成功的活下来,并且,奇迹般的所有基因改造都是良性的,一位后天创造出来的绝对天才。现在所学的内容,对于哈桑来说一点压力都没有。

    哈桑放下了书本,走到了窗户前,下面小区公园,这个时候依旧有不少的人在小区里散步,再过去是另外一个小区,对面的楼房里灯火通明,似乎能够看到每一盏灯下都有着一个幸福的笑容。哈桑也笑了,其实、他在池渊还有柳清秋面前表现的所有孩子气,在学校里表现的合群,一定程度下都是哈桑自己的伪装,但是、他是真的希望自己是这样的人,她太聪明了,聪明的她明白怎样的哈桑才能够得到所有人的喜爱。

    哈桑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幸福的笑容,纵然为此要装傻,要将自己的智商拉到与平常人一样高,也是值得的。

    发了一会儿呆,哈桑走出了房间,客厅的电视还在播放着,但是、却没有人在。哈桑看向了紧闭的柳清秋卧室,靠近了些,听到了某个声音,小脸蛋一红,立即跑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长夜漫漫,小区公园散步的人也渐渐的变少了,柳清秋公寓卧室的动静也渐渐的平息了下来,柳清秋瘫在池渊的怀里,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了。池渊温柔的抚摸着柳清秋的长发,柳清秋是第一次,所以池渊极度的温柔。

    “清秋姐,你舒服吗?”

    “讨厌!”柳清秋不好意思回答。

    温存了一会儿,柳清秋实在太累,也就沉沉的睡着了。池渊看着柳清秋那睡熟的脸庞,心中不禁生出了爱意,也不再去想其他的事情,如同一个孩子、八爪鱼似的抱着柳清秋,很快也睡下了。

    第二天清晨,柳清秋睁开了眼,看着近在眼前的池渊的脸,脸上不禁洋溢起了笑容,就这么花痴的看到池渊,都忘记了时间的流逝,直到床头柜的脑中响了起来,这次猛然惊醒,连忙伸出手将闹钟按下,看向了池渊,发现池渊已经睁开了眼、柳清秋温柔的说到:“哈桑要上学了,我去叫她,你继续睡。”

    池渊点点头,在柳清秋要起床的时候又突然依恋的抱着柳清秋,强吻了十几秒,这才放开了柳清秋。刘情趣娇羞的拍了一下池渊的屁股,这才终于起了床,穿上了一件睡衣,走出了房间。

    哈桑已经在洗漱间刷牙了,听到动静,伸出头,说到:“清秋姐,我自己去学校吧。”

    “嗯,好吧,记得路上吃早餐,不要舍不得,家里的条件吃个早餐还是吃得起的!”两人的关系已经很亲密了,所以,柳清秋说话方面,就随便很多,还开起了玩笑。

    哈桑笑着点头应下,漱完口后,放水洗脸的功夫,问到:“清秋姐,以后我叫池渊哥哥,还是叫池渊姐夫?或者说叫你请求嫂子?”

    柳清秋愣了,没想到哈桑竟然开自己的玩笑,脸一红,骂着:“小屁孩,怎么会懂这么多东西啊!小脑袋里到底装着什么?”

    “我还是小屁孩?我都十八岁了,我老师都说了、不要以你们那个年代的观念来教育孩子,不然的话、你们怎么能够了解孩子呢?”哈桑用老师的话反驳。

    柳清秋无奈的笑了,说到:“好吧,好吧,我也老了。快点,别废话了,等下迟到了!”

    哈桑背上了书包,走向了门口,打开门后,突然很认真的问到:“清秋姐,你还没有回答我,到底怎么称呼吗?”

    “你之前怎么叫的,之后就怎么叫,怎么这么犟呢?”柳清秋一把将哈桑推了出去,关上了门,脸红的不行。

    门外的哈桑爽朗的笑了笑,蹦蹦跳跳的去上学了。

    家中的柳清秋,看向了客厅,昨天没有关的电视已经关了,沙发垫也已经摆放到原位。客厅的地板光亮如新,显然是拖了地的!这一切肯定是哈桑干的,想着这么一个小女孩竟然如此懂事,柳清秋不禁心中感慨不已。

    没有事儿,柳清秋干脆拿起了早就美好的烹饪书,在早餐尝试着自己炸油条吃了。

    池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八点了,冲了个澡,挂着一块浴巾就走了出来,找到了厨房,不顾柳清秋的反抗,从后面抱住了柳清秋。

    “别闹啊,我在炸油条呢,小心溅到你的身上。”柳清秋挣脱不掉,连忙说到。

    “嗯,早餐之后再说,我要!”池渊带着撒娇的意味,像一只小狗,在柳清秋的身上磨蹭着。

    柳清秋一听,脸色都变了,昨天池渊可是折腾了许久,柳清秋身体已经彻底成熟,也还是坚持不了多久。柳清秋说到:“别闹了,我真的不行,我要好好的休息一阵了。快点,去坐着,等着我的油条,立即就能够吃了,保证不必街角的那个老爷子炸的油条难吃!”

    池渊对柳清秋的依恋只能暂时放下,毕竟柳清秋的身体才最重要,自己可以稍微的憋一下的。

    池渊说到:“那好吧,你可不能再失败了!”池渊看了眼油锅里的油条,柳清秋的油条看起来像一个大面糊。池渊打了个寒噤,然后撤出了厨房。

    等待了不到五分钟,新鲜出炉的柳清秋油条摆到了餐桌上,就是一个油炸面糊,池渊无奈的说到:“清秋姐,要不去外面吃早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