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龙战神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种子

第一百四十四章 种子

    无论池渊给老师以及李芸儿带来多大的震撼,池渊都没有任何的感觉。几口吃完了饭,看完了两本读物,终于第二个法语老师来上课了。池渊只用半个小时,就彻底征服了这位新的法语老师,这位法语老师节奏也乱了。

    坚持到了下课,这位法语老师也急匆匆的离开了小教室,回到了办公室和宋老师一起加班准备新的课程了。

    一个白天的学习,在下午的六点画上了句号。池渊放下手中的读物,伸了一个懒腰,眼神依旧清澈,起身后,就朝着门外走去。恰好、李芸儿也下班了,从办公室里出来,两人遇见后,李芸儿主动招呼着:“池渊,你终于舍得放血了啊?”

    “哈哈,毕竟时间比较紧迫。你也下班了?”

    “嗯,该回家了。”李芸儿朝着电梯走去,整个学校已经空荡荡的了,只有加班的老师在办公室里忙碌。李芸儿看了眼跟在旁边的池渊,问到:“准备去哪里?柳清秋那儿?”

    “嗯,去她家吃饭。”

    “她还会做饭?”

    “不怎么会,但是,还能够吃,我对吃的并不怎么挑剔的。”

    进入了电梯,里面有不少的人,两人进去后,电梯显得有些拥挤。池渊直接往后一挤,将身后一个壮汉给挤退了一步,壮汉想要不声不响的挤回来,却发现池渊就如同一尊铁塔,纹丝不动,才明白池渊是一个硬家伙,自己可奈何不了他,只能乖乖的缩在那里。

    李芸儿也察觉到了池渊的动作,而池渊挤出来的空间,让李芸儿在电梯里不用和任何人接触,心想着:“这个小子还挺暖的,男友力爆棚啊。难怪我的小清秋会上了他的当。”

    电梯里没有说话,来到了楼下,两人走出大楼,李芸儿轻声说道:“谢谢。”

    池渊没有多说什么,挥挥手,说道:“明天早上再见了,我走了。”

    池渊朝着停车场走去,很快背影就消失在人潮之中。李芸儿微微一笑,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她的家就在附近的一个高档小区,没必要开车,步行只要十分钟就能到家。

    李芸儿三十岁,比柳清秋小两岁,现在还未婚,有一个男朋友。男朋友是做金融的,也是高等学府毕业的高材生。回家的路上,李芸儿自然二人的想到了自己的男朋友,打了电话过去。

    “鹏鹏,下班了吗?”

    电话那头的男人叫做李鹏,正在经开区的一个写字楼内上班,他是顺林风投公司的副经理,这种职业的工作人员,工资并不高,最大的收入来自于奖金,以及自己投资的一些回报!李鹏今天的心情并不好,他很看好、并且自己持有的一只股票疯狂暴跌,最后停盘了。这也就代表李鹏近一年的收入彻底打了水漂。李鹏并不想将自己的情绪感染到女朋友,说到:“还没有呢,我在加班,有什么事儿、等回家了和你说?”

    “好吧,好吧,你忙!”李芸儿有些兴致缺缺的,挂了电话后,很快就到家了,给自己做了一个菜,坐在餐桌前,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发着呆。

    李鹏这边挂了电话后,正在想着该怎么补救自己的损失,其实,损失的钱财对于李鹏来说并不是什么特大的打击,毕竟他的职位在这,亏损的也是自己的财务,只要收敛一点,别再胡乱的投资,还是能够缓过劲儿来的。但是、他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他已经深刻的融入到了金融的圈子里,财产可以损失,但必须是别人的!

    纠结了半个小时,李鹏最后还是做出了决定。他作为一位风投的副经理,手中有不少的资源,只要动一动手脚、做一做帐,就能够很快的将损失弥补回来,只要做得足够的好看,就不会有任何的破绽。

    只是、天底下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没有不透风的强,一颗足以将李鹏炸的粉身碎骨的炸弹已经埋下了。

    池渊来到了柳清秋的家中,柳清秋正在厨房里忙碌,哈桑在追着一步韩剧观看。池渊有些不悦,问到:“今天没有作业吗?”

    “已经完成了!”哈桑立即改变了坐姿,端端正正的坐在了沙发上,眼睛依旧没有离开过电视。

    池渊说到:“那不能补习一下,或者多看看书?”

    “哥哥,我就看完这一集,今天就这一集呢,看完了我就去读书!”哈桑立即撒起娇来,也不知道学谁的。

    池渊心软,也就没有说什么,起身前往了厨房。厨房里的柳清秋依旧那么的慌乱,一个红烧鲤鱼、鱼尾巴不知道哪里去了。反正是惨不忍睹。还有一个西红柿炒鸡蛋,毕竟这个菜没有什么难度,看起来还像个菜。正在做的是一个汤,萝卜炖排骨,第一次的水煮开了,萝卜没有熟,正第二次加水。

    池渊有些哭笑不得,说到:“清秋姐,要是不行的话,咱点个外卖吧?”

    “不行,必须得吃我做的饭,哈桑不能天天吃外卖。放心、我已经有很长远的进步了,相信再用不长的时间学习,就能够做出一桌合格的菜肴了。”

    柳清秋却充满了自信,只能说母爱让人伟大。

    很快、萝卜熟了。也就正式可以吃菜了,柳清秋叫了一声看电视的哈桑,刚好、那一集电视剧看完,哈桑蹦跳着来到了厨房,三人将碗筷什么的端到了餐桌上,看着三个色香味并不俱全的菜肴,哈桑脸上的神情变得古怪起来,说到:“难道华夏的家常菜就长这个模样!”

    柳清秋的脸一下子红了,立即解释着:“姐姐我还没有学的很好,你放心、再过几天,我们就能够吃上堪比馆子的菜肴了。”

    池渊笑得不行,说到:“好啦,吃饭了,吃饭了,在搞笑下去,我都没有勇气下筷子了。”

    这么一闹腾,众人终于动起了筷子,红烧鲤鱼属于比较难的菜了,吃了一筷子,果然没有让池渊失望,这一块鱼肉腥味扑鼻,感觉有一坨盐掺入了鱼肉中。池渊忍着、又下了一筷子,这一块鱼肉又非常的辣,却没有咸味。池渊脸上神情变得古怪,柳清秋得不到想要的答案,自己吃了一口鱼肉,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吐掉了鱼肉后,说到:“怎么这么难吃啊!”

    “这个菜失败了,咱还有下个菜,西红柿炒鸡蛋,这个总不可能失败了!”

    简单的菜很难失败,但是、做的不好,也并不会好吃。柳清秋做的西红柿炒鸡蛋也就是如此,味道很怪异,不甜不咸的,但还是能够下饭的!

    最后是萝卜炖排骨,排骨没有味道,而萝卜半生不熟,汤过于清淡了。

    三人这一顿晚餐吃的是异常的艰难,就算池渊这么不挑食的人,一碗饭填下去、也不愿意再添第二碗饭了。

    三人吃完,看着还剩打扮的菜,柳清秋有些泄气的说到:“看样子我真的没有这方面的天赋,要不然请一个保姆在家里吧!”

    “不要。”第一个不答应的是哈桑,哈桑说到:“清秋姐,有保姆在多不方便,我也不习惯。你这是才学做菜,肯定会有失败的,我相信你之后肯定能够做得更好的,我们一起在家吃多温馨。”

    哈桑缺失的最多的就是关爱,池渊和柳清秋将哈桑当做了女儿,哈桑何曾没有将来那个人当做了父母!所以、哈桑不希望有地四个人出现,打破这样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