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尊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师慈

第一百九十五章 师慈

    站在江风身后的,是一名身材颀长高大、面容俊逸非凡的男子。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执教“灵能的掌握与运用技巧”,也就是江风刚刚才上完的大课的教授——师慈。

    这名潇洒帅气程度,丝毫不在苏杭之下的“美男子”,模样看起来,虽然至多只有三十岁左右,比学院内的学员们大不了太多,可实际上,师慈今年已经有六十岁了。

    而师慈本身,也具备初入悟道境的实力。

    这等实力,放在大佬云集的大秦战争学院内,虽然还不足以称得上是最为顶尖的那一批次,但是能够在六十岁达到悟道境,师慈的天赋,别说只放在大秦战争学院内了,哪怕放眼整个人境,也绝对足以称得上是,超一流的顶尖水准,是当之无愧的绝世天才。

    别说那些天赋不入流,只能依靠时间与资源,硬生生地将境界堆砌上去的“假天才”了。

    哪怕是曾经被称为“无双战神”,现在是大秦战争学院战者学院副院长的霍青,以及具备顶级天赋,现如今已是灵符学院副院长的周涛,也只具备悟道境的实力。

    这二人的实力,虽说略比初入悟道的师慈强上一线,可要知道的是,无论是周涛还是霍青,在步入悟道境的时候,都已是百岁高龄。

    因此,单论天赋来看,哪怕周涛和霍青俱是不世出的天才,是同代人中的妖孽,也无法与六十岁步入悟道境的师慈相提并论。

    而且,师慈不仅修炼天赋,强到令人咋舌的地步,其对灵能专业领域的研究,更是已臻化境。

    当初,师慈在步入大秦战争学院后,只用了两年时间,便完成了所有课程的研习,并且是几乎所有课程的成绩,都接近满分的存在,所以,在师慈二十岁的时候,便已经成功从大秦战争学院毕业,并且留在学院内任职。

    这份履历,即使放在妖孽辈出的大秦战争学院内,也是十分罕见、百年鲜有的。

    而师慈自打毕业后,便在大秦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战争学院内任职,虽说“只有”区区六十岁,但工作至今已满四十年。

    论资历,师慈可能要比学院内的那些百岁老人,还要资深许多。

    更别提,已达悟道境的师慈,论实力也比那些所谓的“老前辈”,不知强到哪里去了。

    师慈的境界实力,与他在灵能这一专业领域内的研究能力,结合在一起,再搭配上二十岁毕业、百年鲜有的特例,和工作已满四十年的履历,按理说,师慈已经足以在大秦战争学院内,担任院长这一级别的职位了。

    退一步讲,最不济,最起码也能成为一名地位不低的管理层。

    可现如今的师慈,却只是一名高阶教授而已,就连最低层次的管理层,都扒不上关系。

    虽说高阶教授在学院内的地位,也绝对远远算不上是低,而师慈所教导的“灵能的掌握与运用技巧”这一门课程,又可以说是灵法学院最为重要、关键的课程之一。

    可比起师慈应该获得的待遇来,他现如今的地位与待遇,还是相差太远。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怪象,是因为师慈不是三皇血裔......而是东皇血裔,而且他的血统还非比寻常。

    师慈在分院仪式中,被分院石测试出了具备“s”级的东皇血统,虽说只是s级,但是其所展露出的血统强度与天赋,却已经无限逼近于ss级,可以说是只差一线之隔。

    单论血统强度,师慈大致与秦政、秦笙这种级别的绝世天才,不相上下,更别提,他还是攻防兼备、战力超绝的东皇血裔。

    所以,在学院内的高层,以及在大秦战争学院之外,那些想要染指学院利益的大佬眼中,师慈对他们而言,究竟具备多么大的威胁,便不言而喻,已经不仅仅只是“眼中钉”、“肉中刺”这种级别的词语,所能够形容的了。

    那些三皇血裔的高层大佬,又岂能放纵这么大的一个威胁,就这么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慢慢成长、壮大?

    (本章未完,请翻页)

    虽然现如今的师慈,已经具备悟道境的实力,不再是当初那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

    可就连那名实力已达合道境五重的东皇强者,也已经在高层的联手排挤下,被打压至了边缘地带,至今已经近乎于完全在学院内销声匿迹......

    区区一名初入合道境的东皇,即使个人战力再怎么强,又岂能抵抗的过那些个三皇血裔的高层大佬,联手编织出来的“高压电网”?

    更何况,师慈的性格也极度不合群,沉默寡言的他,除了在涉及工作与专业领域内的事情外,鲜有开口的时候,社交能力、交际圈、人脉网,更是无限趋近于零。

    这无疑会令师慈,在各方势力较为复杂的大秦战争学院内,更为难以生存。

    如果不是绿萝与秦笙十分器重师慈,又掌握有足够的话语权,别说师慈能不能坐上院长这一级别的位置,在学院管理层内坐拥一席之地了......怕是就连高阶教授这一职位,八成都很难保全。

    而师慈之所以肯“屈才”,哪怕遭受百般排挤与打压,只能获得一个高阶教授的职位,也偏偏要留在大秦战争学院内,很有可能是因为,比起外界来,大秦战争学院对东皇血裔的打压程度,已经能够说得上是非常之轻了。

    虽然师慈没办法进入学院高层,会让他少获得很多利益,但最起码留在学院内,可以让师慈安心做学问、搞研究,倒是比在纷争不断、人人都把东皇血裔当做过街老鼠的外界,强到没边了。

    而师慈对大秦战争学院的贡献,以及在灵能专业领域方面的研究,对学院的高层与阁老们而言,又确实能够带来难以割舍的利益,是不下定决心,便很难弃若敝履的一块肥肉......

    种种因素叠加在一起,师慈才得以在大秦战争学院内留存至今,不至于被三皇血裔的高层和阁老们,联手驱逐出学院。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