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读心小农女:皇叔又被攻略了 > 第三百八十七章 让他永远说不出浑话来

第三百八十七章 让他永远说不出浑话来

    临宛远信步而来,狐疑的端量容若:“你又是谁?”

    赫连芃抢先道:“他是赫连府的贵客!怎么?赫连家来什么人坐客,也要向官家汇报么?”

    临宛远被他怼的无话反驳。

    “哼!即便是他赫连家的贵客,失手打死人也要有说法!”

    赫连芃挑眉:“那就请王爷先回去,等衙门的验尸消息!若是喝酒死的,赖不了谁!”

    “哼!无论结果如何,本王必定派人向贵府告知结果!”说完,临宛远再次扫向兰姨恐吓道,“你用簪伤人,也有杀人的嫌疑。”

    临宛远身后的林云音手中手指轻弹,一根极细的银针悄无声息的射进了兰姨体内。兰姨只觉脑袋昏沉,随即眼前一片黑暗,猛地昏了过去。

    “娘!”月舞被她突然的昏厥吓得脸色煞白,抱住兰姨焦急的呼唤。

    林云音作势过来查看病情,“姐姐不用担心,兰姨受了惊吓导致昏迷,休息一下就好。”

    “哼!一句话就能吓昏,当真好演技!”

    说着上前弯身就要试探她,赫连芃出手挡住他,“五王爷,您还是先去瞧瞧仵作的情况。兰姨也是受害者,她昏迷就让她好生休息。又不会跑,若真有事,您随时都可以来抓人!”

    临宛远起身甩手,怒视赫连芃,阴阳怪气道:“赫连家真是越发胆大,小公子年纪轻轻学的一身戾气,连本王也不放在眼里。改日,本王见到郑大人,必要好好请教一下!”

    赫连芃皮下肉不笑的道:“好啊!欢迎五王爷莅临赫连府,到时候别说我爹,舅舅也会亲自相迎。我的不足之处,您随便指点!”

    哼!想拿他爹压他,没门!赫连芃心里不屑的翻了个白眼。他就是被训大的,多训一次少训一次没区别!

    临宛远瞥向林云音假笑道:“那是自然。大公子爱女回府,本王改日并当登门拜访恭贺!”

    说完,临宛远咬牙切齿的佛袖而去。

    “太子,我们走!”

    临宛闫莫名被吼,不由一个激灵。眼见临宛远心情不好,临宛闫不好逗留,偷偷瞥向林云音几人,依依不舍的离去。他还有好些话没问呢。

    就算赫连歆不是音儿,但也不讨厌,交个朋友总不为过!

    门外马车声渐行渐远。赫连芃这才出声问:“歆儿,兰姨怎么回事?”

    大厅内人多口杂,林云音不好多说,只道:“先送她回屋休息。月舞姐姐,大家受了惊吓,都散了吧。”

    月舞会意,起身向缩在角落的众人道:“大家受惊了。今日楼里歇业一天,你们回去好好休息,别影响后面做生意。

    今天的事,到底什么情况,大家看在眼里,就算官府问起来,你们实话实说就是!”

    大家认真的点点头,默默离开。沁姑娘多看了林云音一眼,没有多说什么,自行回屋去了。

    赫连芃帮忙将兰姨送回房间。林云音几人跟着进屋,月舞谨慎的关上门。

    林云音径直去了床前,拔出腰间的银针。片刻之后,兰姨苏醒。

    “我这是怎么了?”兰姨只觉头有些晕。

    林云音赧然笑笑:“不好意思,刚刚迫不得已,让您晕了一下!”

    兰姨坐起身,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心有余悸。忽地,她又想到了什么,整个人又慌了:“不对。他的尸体送官府,万一他身上藏了东西,岂不是还会找到我们?”

    林云音从袖中拿出一个香囊:“兰姨,您放心,他身上只有这一个物件!”

    林云音递出香囊,兰姨伸手就要抢过去,却被月舞抢先一步拿到手里。

    兰姨急道:“月舞,香囊给我!”

    月舞见她紧张,越发生疑,直接打开查看,却见里面是块年代久远的银锁。

    “这是什么?”月舞疑惑的翻看,陡然在锁的背面发现了细细的文字,正是“月舞”两个字。

    月舞脑袋轰的一下炸了,不禁后退了两步,勉强稳住身子,难以置信的看向兰姨,质问:“那个人,说的都是真的?”

    兰姨见瞒不住了,无助的闭眼,沉重的点头:“对,是真的。他就是你爹!”

    林云音已经通过读心得知了这一切,没有意外,容若依旧一脸淡然。反倒赫连芃听的云里雾里,着实吃了一惊,再看向月舞,却见她更是难以接受听到的事实,连连摇头。

    “你不是告诉我,我爹早就去世了么?为什么他活得好好的,还是这副鬼模样!”

    月舞可以接受突然冒出来的爹,但是不接受一个试图伤害她母亲的混蛋爹,还是个醉鬼!

    兰姨无法,只好全盘托出:“月舞。就是因为他这副模样,当初,我才要带你逃离他的魔爪!

    他年轻时候暴戾成性、嗜酒好赌。每每赌输,回来对我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即便我怀着你的时候也不曾消停。

    我实在受够了那样生不如死的日子。所以在我生下你,满月了之后。我在他酒里下了药,带着你偷偷跑了。我以为他会被毒死。我害怕,不远万里一路躲到安城来。

    谁知道他命大,喝了毒药竟然没死。时隔十八年,竟然找到这里了!我害怕啊!他一来就是醉鬼模样,张嘴就要钱。他是无底洞,我哪里能依他。

    他见我不肯,就发火摔碗摔杯子。

    他先前得知你与小公子的事,扬言要去赫连家闹。我苦苦央求他,请求他不要毁了你的幸福。他不听,挟持我准备去赫连家。”

    兰姨擦拭了眼角的泪水,眸光变得坚毅,“月舞,我们母女俩辛辛苦苦把月楼经营起来,好不容易过上好日子,你也有好的归宿。这辈子我无憾了。我怎么能让他这种丧心病狂的人破坏我们的生活。”

    月舞的泪水不停的在眼眶打转,睫羽微颤,终是美人落泪。

    “所以,你刚刚故意刺激他,就是要杀了他,让他永远闭嘴是不是?”

    “没错,我要让他永远说不出浑话来。月舞,你只需要记住,你爹早在你出生的时候已经死了,你没有爹,也不需要有爹。那个混蛋死了,对我们都是一种解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