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瞳尊 > 第44章 有干坏事的天赋

第44章 有干坏事的天赋

    栖霞城城主府。

    傍晚,护卫匆匆来报,打断了正在府衙书房发呆畅想的王城主。

    护卫道:“城主,有一个拜帖,说是天大地大-任我行求见城主!”

    “哦,他怎么来了。听说他昨夜打赏杨诗诗万金,助杨诗诗夺得花魁。是个金主呀,请他进来,看看他要作甚?”王城主道。

    护卫领着姬歌、画心来到府衙侧面的书房。

    只见一身材壮实、修为在淬武境七阶、一脸脸憨厚汉子,主动抱拳对姬歌热情道:“风流倜傥任我行,任公子,我代表栖霞城欢迎你们。”

    如果不是王城主双眼不时发出贪婪的精光,真会认为是个厚道人。

    姬歌抱拳道:“王城主,叨扰了!我们来到栖霞城游历,顺便做点小生意,今日来给王城主拜个码头!”

    “哈哈哈,一看都是少年有为。这位小兄弟是?”

    姬歌道:“姓风,玉面如画风清扬,也是我的表弟。第一次出远门,来尘世历练,见识一下红尘百态!”

    “任少侠,风少侠,久仰。你们可是来自…”王城主一愣,手指向西方。

    “不可说,不可说。温室里的花朵,必须见识复杂的世界和人心,是我们这些家族的必修课!”姬歌一脸神秘,讳莫如深。

    “我省的,我省的!”王城主笑眯眯道。

    “我们找个隐蔽处,说说机要之事?”姬歌洒脱道。

    “呵呵,这是我的书房。没有我的允许,平日里无人敢进来。”王城主道。

    “好吧。既然是拜码头,小小心意,不成敬意。”姬歌取出一木盒,里面赫然装有十块上品晶石。

    “这怎么消受得起?无功不受禄呀!”王城主一脸贪婪的看着晶石,但嘴上客气道。

    “当得起,当得起。我就是爱广交天下朋友,些许浮财不算什么。倒是有一事相求,我准备为杨诗诗赎身,王城主是本地父母官,能否帮我与花满楼斡旋一番?”

    “呵呵。杨诗诗,可是你一手捧上的花魁。但是任少爷,我是朝廷命官,和花满楼无任何瓜葛,你看…”王城主为难道。

    “不当紧的。哦,对了。我也准备开一家百草堂,做点药材生意,赔赚都无所谓,但是怕与最大的药材商李家生意冲突,这方面可否能给予指点?”

    “在我栖霞城治下,欢迎任何客商。只要是守法经营,我们都会给予最大的便利和保护!生意嘛,各做各的,有竞争百姓才能更多得利。有任何麻烦,直接找我。”王城主胸脯拍的邦邦响。

    “那,王城主,今晚赏光,我们一起吃个饭?”

    “任公子,实在不巧,今日有应酬…”王城主一脸遗憾的样子。

    “那好!今日就算认了个门。不打扰了,告辞!”

    “无功不受禄,你看,这东西,拿走?”王城主假装推辞道。

    “王城主不必客气,交个朋友!”

    ……

    走出城主府大院,来到无人处。

    周易看似毫无规律、莫名其妙问的问题,有画心的读心术,每一个问题都潜藏着目的,甚至王城主是否回答都不重要。

    比如,当看到姬歌递出了十块上品晶石,王城主条件反射般思考,这十块晶石放在哪儿?

    “这个老狐狸,冠冕堂皇又非常谨慎,或者非常贪婪。说说,你读到了什么?”姬歌道。

    “他的藏宝库就在书房的密室,机关就在案几上,里面的宝贝还不少!”画心道。

    “和我异瞳看到的一致。还有呢?”姬歌道。

    “书房和府衙一体,平常有两名守卫巡逻。”

    “他准备对杨诗诗霸王硬上弓,如果没有意外,就是明晚!”

    “他和李家有交易,甚至和之前黑风栖霞营的山匪,就是山猫有勾结!”

    “今晚,李家请他赴约。谈药材客商的事!”

    姬歌阴恻恻道:“他与李家沆瀣一气,他不倒下,我们对李家下手,会有很多障碍。今晚行动!”

    “是不是把他和李家家主一起轰杀?”画心一脸猎杀的兴奋。

    “唉…你学坏了。一年前,弱柳扶风、病若西施,多文静优雅。现在一天天的,像个土匪,打打杀杀。我们要用智慧!”

    …….

    不知何时起,画心越来越喜欢黑夜,只因为姬歌很多刺激心跳的任务都是发生在黑夜,甚至希望暴风雨来的更猛烈,只因为雷电之夜,便是无所顾忌使用天雷轰杀的好天气。

    天已经黑透了,姬歌依然在布置了聚灵阵的密室中打坐修炼,在门口踱来踱去的画心喃喃自语道:“还不出发?他不会练功忘了时间吧?”

    实在按捺不住,推门进人,“姬歌,咱们该出发了!”

    “太早了,我们在深夜丑时出发,那个时候,才是人开始犯困之时!”

    终于到了万籁俱寂,深入睡眠之时,两个身穿盔甲的护卫从焱府走出,一路上疾风掠影来到城主府大院,根本不走正门,踩着高达一丈垂直的墙面,翻墙而入。

    轻手轻脚、兔起鹘落,狮獒警觉的抬头,四处张望,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呜呜”的低沉几声,又趴在地面。

    二人来到府衙墙根,姬歌先是开启异瞳静静的观察一刻钟,确认无误后,大刺刺走到门前,两名打瞌睡的守卫迷迷瞪瞪,只见画心低声却清晰的问道:“口令!”

    二人更是一愣。

    却感觉脖颈一麻,便软软的倒在地上!

    姬歌捏开他们的嘴,蛮横的又给每人喂了颗药丸,拉入侧面书房。

    姬歌来到书桌前仔细观察片刻,便扭动起来,咯吱一声脆响,推开椅子背后的隔板,里面便是一个暗室,姬歌并未贸然进入,果真还有几条细细的丝线,不小心碰触便会警铃大作。

    “这个贪官,居然贪墨了五百多块上品晶石,还有十几箱黄金、十多万两银票,一些珠宝、奇珍、房契、地契、重要文书、甚至还有一些花满楼女子的卖身契,几张弓弩。”

    几个呼吸后,密室空空如也。

    然后,姬歌取出在磐城轰杀大内侍卫,虎口夺食的上品晶石的特制空箱,箱子的封条都在,只是开口处断裂了而已。

    姬歌呼吸后,密室内装满了空箱。

    便悄悄退出书房。

    ……

    一个时辰之后,栖霞城驻军统领得到下级紧急通报,一根箭羽上绑着一封信,“若知磐城晶石下落,速查城主府书房密室!”

    统领一脸疑惑,但又有一丝兴奋。

    矿山监狱被淹,磐城的晶石丢失,天雷突袭磐城城主府,重金悬赏,督办严查却毫无结果,京畿震怒,一大批官员下了大狱。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如果查出个端倪,我的位置,也可以动一动了!”统领内心一片火热,立刻整队,连夜奔赴城主府。

    在远处黑暗处,姬歌和画心看到军营整队,姬歌轻轻舒了一口气,“又一个城主府倒下了!”

    二人这才离开军营,回到焱府。

    画心双眼亮晶晶道:“姬歌,我发现,你有做坏事的天赋。你的这些手腕都是跟谁学的?师尊也从未教过我们这些呀?”

    姬歌道:“师尊要求你勤学,你却备懒。师尊说,我们行事,拳头仅仅是力量的一种,而且极其有限。

    我们要靠脑子,要靠智慧,不是匹夫之勇,兵法,是国之重器、杀伐之道,只能口传心授,我现在就传与你,活学活用,智商能提升一大截。”

    画心将信将疑道:“我怎么感觉你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不要打岔,这是极为严肃之事。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仅仅是第一句,便如同石破天惊,凭空炸雷,让画心深陷其中。

    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

    …….

    兵者,诡道也。

    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

    ……

    故善用兵者,屈人之兵而非战也,拔人之城而非攻也,毁人之国而非久也,必以全争于天下。故兵不顿而利可全,此谋攻之法也。”

    ……

    故曰:知彼知己者,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

    ……

    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海。终而复始,日月是也。

    ……

    故善战人之势,如转圆石于千仞之山者,势也。

    …….

    夫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趋下,兵之形,避实而击虚。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敌而制胜。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

    姬歌将整个孙子兵法诵读完毕,画心听得如痴如醉,不能自拔。

    凭画心的七窍玲珑心,一旦融合兵法,有可能成为一代兵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