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瞳尊 > 第42章 风流倜傥任我行

第42章 风流倜傥任我行

    杨诗诗因为紫金花打赏,毫无争议的第一,弹琴、歌舞、才艺表演就此结束。

    而风流倜傥任我行,一掷万金打赏花魁,让看客们兴趣缺缺,再无争雄之意。

    一掷万金呀!

    这他么的,谁顶得住呀!

    紧接着,司仪上场道:“各位恩客,由于水烟儿、火烟儿宣布退出花魁之争,花满楼宣布,本届花魁杨诗诗。”

    台下响起稀稀拉拉的掌声。

    司仪也不尴尬,今日花魁将献上一个重磅节目,对所有恩客及任公子表达谢意!

    杨诗诗款款来到台前轻启朱唇,:“很多恩客知晓,我杨诗诗因逢家族大难,流落至此,今日一位恩客为我写了首才绝惊艳的辞赋,让我想起,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我将此诗献于大家。”

    然后坐在古筝后,琴音泉水般流动响起。歌声清澈动听宛如夜莺。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

    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

    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杨诗诗空灵的声音伴随着泉水的琴音,诉说着自己内心凄苦和无奈。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后半阙琴音激荡,生机勃勃,大家仿佛在余音中看到,一位苦苦挣扎,却迎风绽放的女子,

    不知何时,琴声和歌声都停止了。

    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女子们潸然泪下。

    儒生名士从如痴如醉中醒来,掌声雷动。

    好诗!

    大才!

    坚韧不屈杨诗诗!

    苦难辉煌杨诗诗!

    才绝惊艳任我行!

    大气磅礴任我行!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远方的苟且,或许,还有诗…..

    文人骚客呐喊着。

    众人散去,声音和辞赋却在心中回荡。

    风流倜傥任我行的打赏壮举和惊艳诗词,飓风般在文人墨客、风流名士中快速传播。

    画心从泪眼婆娑中走出,上下打量着姬歌道:“看不出来,你还会写诗呀!你撩妹,花了不少心思呀!”

    姬歌洒然道:“哥的本事,岂是你能想象的?”

    “唉!她还真可怜!”

    姬歌戏虐道:“难道比野狗抢骨头还艰难?”

    “只要你在身边,当野狗也不怕。因为每天都在希望中掘进,心中不苦!她不一样,心无所依。”画心感到无比的幸运,当时如果不是自己抵死坚持,大凡也会卖到青楼,真不知命运将如何。

    ……

    此时杨诗诗带着侍女来到雅间盈盈一拜道:“诗诗感谢任公子的打赏。敢问公子为何独自垂怜我这个被上天抛弃之人?”

    画心道:“任公子说,如果你能在寒风中,不仅没有撕碎,而且依然璀璨,任公子会送你一份大机缘。”

    “寒风中的花朵,风中的浮萍,身不由己!”杨诗诗眉宇微颦道。

    姬歌道:“我欲为你赎身,之后你便是自由之身。”

    诗诗一愣,屏退左右。

    杨诗诗的声音如同空谷幽兰,“敢问,公子是想让我做侍女,还是做妾?或是养在外室?”

    姬歌眉头一皱,但还是解释道:“我在这栖霞城开一间酒楼,整个圣牧帝国独一无二的的酒楼,名为醉仙居,本欲请你当掌柜,但看你的性子清冷,似乎不太适合。”

    说到此处,似乎有些意兴阑珊,“我还是会为你赎身,所谓的自由之身,是你彻底自由了,不属于我,只属于你自己!”

    说完,轻叹一声,站起来就要离去。

    “敢问,公子为何选我?我对这个世界心如死灰!”

    “受人之托吧!”姬歌道。

    “心如死灰,为何苟延残喘至此?”画心毫不客气。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人,总有一丝幻想的!”诗诗道。

    “算了,我们需要在逆境中,如同野狗般顽强活着的人,此女过于矫情,不适合!快点给她赎身,我们赶时间!”画心不耐道。

    诗诗道:“那就多谢二位的好意,不用给我赎身。只是,我很好奇,我来自儒道世家,并不通生意,为何想到让我打理生意?”

    姬歌道,“首先,你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腹有诗书芳自华,可提升醉仙居的品味;

    其次,诗诗周围长期群狼环伺,如同游走在豺狼虎豹之间,却能独善其身,正可谓出于污泥而不染,更是红袖善舞,八面玲珑;

    还有,你有很多王孙公子、狂蜂浪蝶资源,完全可以转化为醉仙居的客户。”

    诗诗继续道:“为何会把我捧上花魁之位?赎身费用更加水涨船高。”

    “从生意的角度,什么是商机?话题!花魁掌柜,本来就是话题!”姬歌道。

    “如果合作,还有一个附带条件,在我们合作期间,你必须保持完璧之身。”周易道。

    杨诗诗满面羞红,居然有天然的媚态:“这是为何?让我在这礼崩乐坏尘世,如同一股清流,让群狼永远充满期待而又得不到?”。

    画心道:“呵呵,聪明!如果没有我拯救于你水火,你原先有何计划?我们没有耐心去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在这贱人云集之地,在这狂蜂浪蝶之间,能活到今日,我所谓可怜的尊严,早已碎了一地。的确心如死灰!”

    姬歌突然粲然一笑道:“若她涉世未深,就带她看尽人间繁华;若她心已沧桑,就带她坐旋转木马。”

    “嗤,这两招对我,都太弱智,都不适用。”诗诗嗤笑道。

    “若她如笼中丝雀,就带她仗剑天涯。”姬歌一脸郑重道。

    诗诗眼睛一亮道:“之所以苟活至今,是因为我父并未判处死刑,但押在大狱。

    栖霞城主觊觎我很久,这花满楼幕后之主就是他。

    之所以没有下手,是在此之前,大儒周居正虽身陷囹圄,但还活着。这几日还没有下手,是因为举国恢复周先生的荣光。

    也正是因为城主的垂涎,在这花满楼近一年,虽群狼环伺,我还能独善其身。

    但,我的噩运快到了,已即将凋零,为我赎身,绕不过栖霞城主。”

    画心气愤道:“他妈的,我们的打赏,岂非又落入这个烂人之手?”

    尕?!

    姬歌狠狠的剜了画心一眼,手扶额头,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诗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诗诗绝非矫情脆弱,更非天性清冷,我也曾像小妹这般天真烂漫,只是,无力挣脱这身上的枷锁!

    还有,儒道和商道有相通之处,因为都是以人为本。”

    这一笑,如同冰雪消融,回头一笑百媚生。

    画心大惊,“你怎么能看出来?岂非他人也能识破?问题出在哪儿?”

    “扑哧…其实,我们受过相同的礼仪训练,甚至有相同的儒道气息。虽然你故作粗鄙,但很多女儿家的细节执行的一丝不苟。

    不过,能看出你是女儿身之人,在整个帝国不会超出一掌之数。”

    姬歌一脸豪迈道:“你放心,天大地大任我行,我想做的事情,没有做不成的!”

    “哈哈哈,好一个任我行。我相信你,因为我知道你们是谁了。等你的好消息!”诗诗忍不住大笑,脸色变得明亮,

    “哼!女人,不要太聪明,更不能比我更聪明!”画心一脸傲娇道。

    “等你恢复自由,有资格加入我们!”姬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