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李治你别怂 > 第四百四十五章 下黑手与悲悯不冲突

第四百四十五章 下黑手与悲悯不冲突

    父子俩以堂堂正正威武之师的姿态走回别院,刚进门李钦载却变了脸色,急忙下令将大门紧闭。

    守在门口的部曲们见五少郎神色慌张,以为遇到了强敌,下意识便露出狠厉之色,右手也顺势搭在刀柄上。

    李钦载没理他们,拎着荞儿走到院子中间,阴沉着脸喝令他站好。

    左顾右盼想找件顺手的兵器拾掇他,找来找去只有部曲们腰侧的横刀比较顺手,犹豫了一下还是算了,没到大义灭亲的程度。

    “给我站好!腰挺直,头抬高……不对!头低下,保持认罪伏法的姿势!”李钦载怒喝道。

    荞儿老老实实站直垂头。

    李钦载再次左顾右盼,从廊下部曲的腰侧解下横刀。

    横刀出鞘,部曲大惊,一把拽住刀柄死不松手:“五少郎,小郎君犯再大的错也不必动刀呀!”

    李钦载瞪了他一眼,刀柄任由他拽着,却解下刀鞘径自走到荞儿面前。

    “无故伤人,不教而诛,是虐也。今日必须要罚你,你可知错?”李钦载冷着脸问道。

    荞儿垂着头低声道:“孩儿知错了。”

    “好,做错了事必须挨罚,你师兄弟们犯了错会挨鞭子,你还小,可以不抽鞭子,但也要挨揍,手伸出来!”李钦载高高扬起了刀鞘。

    荞儿瘪着小嘴儿,畏畏惧惧地伸出了白嫩的小手。

    李钦载正要打他手心,堂后却突然传来匆忙的脚步声。

    崔婕不知被谁通风报信,一脸惶急地提着裙摆,匆忙从后院跑了出来。

    “夫君且慢!”崔婕唤道。

    父子俩望向她。

    崔婕赶到院子中间,二话不说便拦在荞儿身前瞪着李钦载。

    “荞儿犯了何错,夫君为何责罚他?”

    李钦载哼了一声,道:“你问他。”

    崔婕转身蹲下,与荞儿平视,语气已不觉柔和了许多:“荞儿乖,你刚才做了什么让爹生气了?”

    荞儿小心地看了看李钦载的脸色,低声道:“我……用弹弓伤了人。”

    崔婕一滞,不死心地问道:“是那个人先欺负了你吗?”

    荞儿摇头:“他没欺负我,是我伤了他。”

    崔婕呆怔半晌,竟无语凝噎。

    真是……拼命找个原谅他的借口都找不到啊。

    “荞儿为何要伤他?”崔婕只好换了个角度问道。

    “爹告诉我,世人皆是灰色,每个人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荞儿只有好的一面,坏规矩了,必须要干一件坏事才能被世人所容。”荞儿弱弱地道。

    崔婕震惊地看了看荞儿,又扭头看了看李钦载,接着俏脸顿时冷了下来,瞪着李钦载道:“你便是如此教孩子的?”

    不知为何,李钦载突然感到有点理亏,下意识解释道:“我的意思是……”

    脑子有点懵,李钦载努力理了一下逻辑,随即回过神,道:“咦?我的话本就没错呀。”

    崔婕怒道:“什么好人坏人,什么灰色白色,若不是你教唆他每个人都会干坏事,荞儿会无缘无故伤人吗?”

    “我教唆?”李钦载气结。

    扭头恶狠狠瞪向荞儿,李钦载怒道:“我特么跟你聊心灵鸡汤,你特么当成葵花宝典?你没错谁错?手伸出来!”

    崔婕像护鸡仔的母鸡似的将荞儿死死护在身后,凛然不惧道:“荞儿有错,错在当爹的教唆,要罚也该罚你!”

    “再说,荞儿伤了人,你这个当爹的没有当面去赔罪道歉,反而拉着荞儿偷偷溜回来,你存的什么心思?上梁歪了,指望下梁好到哪里去?”

    李钦载又愣了,闯了祸后带着荞儿偷偷溜走,纯粹是遵从内心的召唤……

    自己刚才说什么好人坏人,灰色白色什么的,站在成年人的角度,那番话绝对没错。

    荞儿错误地理解了自己的意思,以为人必须要干一件坏事才算完整,站在一个孩子的角度,似乎……也没错?

    那么,错的是谁?

    难道李敬玄错了?谁叫他出现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

    紫府内的三观有点摇晃,李钦载发觉自己必须找个地方稳定一下修为。

    见李钦载愣神,崔婕也是个有眼力的,立马拽着荞儿便往后院跑:“机会难得,你爹傻了,快跑!”

    娘儿俩一溜烟窜没影了。

    等李钦载回过神来时,院子里已不见了崔婕和荞儿的身影,只有一群部曲躲在廊柱下小心翼翼地围观他。

    李钦载沉声喝道:“今日的事下封口令,谁都不准说出去!”

    …………

    第二天一早,李素节匆忙来到别院告诉李钦载,昨日傍晚时分,李博士被行刺,刺客以小石子袭击李敬玄,得手后飘然远遁,十分潇洒。

    李钦载大惊失色:“李博士怎样?有无大碍?”

    李素节表情复杂,不知该喜该怒:“李博士受伤颇重,头上起了一个大包,今日让学生传话,无法给弟子们讲学了。”

    李钦载沉下脸,冷冷道:“何方刺客胆敢在我的地盘上行刺朝廷官员,罪大恶极,必须严查,严惩!”

    然后李钦载扬声道:“阿四!”

    刘阿四闪现,抱拳。

    “召集部曲,在庄子附近搜索,查找刺客形迹,若有线索马上报于我。”

    昨夜别院动静闹得那么大,刘阿四自然也是知情的,不过被下了封口令,见李钦载此刻一脸正义凛然,刘阿四不由暗暗倾倒,抱拳道:“是!”

    随即李钦载又露出焦急之色,对李素节道:“快带我去探望李博士。”

    前后表现天衣无缝,李素节倒也没怀疑什么,屁颠颠地将李钦载领到学堂。

    李敬玄住的屋子位于学堂的后院,当初修建学堂时李钦载未雨绸缪,让工匠另建了一排单独的平房当成教师宿舍,李敬玄上任后便径自住了进去,整排教师宿舍只住了他一人。

    走到李敬玄的屋子门外,李钦载脚步一顿,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然后露出五分焦急,两分愤怒,两分心疼以及一分兔死狐悲的表情。

    不要问如此多的情绪为何分得如此清晰,问就是前世谈过作妖的前女友,最好的青春全用来学演技了。

    定了定神,李钦载深吸一口气,推开门便快步冲了进去,嘴里悲呼道:“李博士,我来迟一步!”

    跟在身后的李素节脚步一顿,立马心生疑窦。

    先生这个反应……有点过了。

    昨夜的缺德事难不成是他干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