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压八年,玩盘辅核怎么了? > 第91章:他比炼金还能断!

第91章:他比炼金还能断!

    “派克?这英雄倒是有些日子没见过了。”ig最后一选敲定,解说们对视一眼,眼里皆有几分迟疑。

    这个英雄的强度放眼如今的版本,就跟比尔吉沃特发霉腐烂的死老鼠一样,只配待在下水道。

    虽说ig目前已经稳定晋级,但6-0听起来跟5-1那又截然不同。

    大家爱听勇者屠龙归来的热血故事,但没有人喜欢听勇者与新手冒险家打个旗鼓相当的故事。

    输一盘,都不够完美。

    尤其是面对0-5的c9,在阵容摆烂的情况下要是输了。

    ig之前能被夸上热搜,今天也绝对能被喷上热搜。

    派克这名英雄在刚做出来的时候,强度爆表,qe伤害高,w与被动续航的能力非常夸张。

    早年没被砍过的灰盾,让看起来残血的派克,只要一波没被打死,等他消失在你视野中再归来的时候,又成了满血。

    r技能的高额百分比真伤斩杀,击杀后可以马上刷新第二个r,堪称团战收割机。

    且赏金机制让派克成为了lol史上第一个脏人头而不会被ad骂的辅助。

    这样一名凶残的英雄出世,就跟浑身肌肉髯虬的猛男再一口连吞了十粒蓝色小药丸,别说女性ad,就连雄壮的男性ad看了双腿都会打摆子,捂着菊花连连后退。

    但常言道,盛久必衰。

    过于强大的曲线让派克饱受到了设计师的照顾,跨越数十个版本的断断续续削弱。

    砍q伤害,砍q技能aoe范围,再砍e技能施放后摇。

    砍被动灰盾,砍游走能力,砍技能cd。

    砍到这个份上,就连刀妹的奶奶都要忍不住说一句‘我要在你的大腿上刻个‘惨’字。’

    即便如此,一些专精水鬼的玩家仍旧对这个英雄爱的深沉,研发出了中单派克的新奇打法。

    然后。

    就没然后了。

    中单派克也被砍了。

    提亚马特的升值,再加上周围存在的英雄越多,派克被动回复的血量越快。

    种种因素,派克被彻底按死在了辅助位上。

    一代比尔吉沃特的凶神传说,也石沉大海,再无人问津。

    “你还会这个?”wink怪叫一声,但转念便想起这个英雄头上即将悬挂的id,又把诧异收进了肚子。

    “不太熟,只能算可以玩的程度。”程舷实话实说。

    当然,在几名队友耳朵里听起来,程舷的这套说辞就像是风俗店内的店员,连上一个顾客残留的痕迹都还没洗干净,便扭头含情脉脉对你说‘这是人家的第一次,请好好珍惜’这种话一样。

    完全没有信服力。

    程舷也并不打算过多解释,选好符文后静等游戏进入比赛画面。

    “这局,我走中路吧。”想了想,在bp即将结束的前三十秒,程舷忽然道。

    “啊这……你怎么不早说……”rookie迷茫的看了看自己已经选好的辛德拉,又看了看wink掏出的女枪,挠了挠头发:“辛德拉打辅助?”

    “刚才忽然想到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套路,想试试。”程舷笑答。

    “也不是不可以,等会我q前排兵的时候你就把后排兵抓起来,这样我的一石二鸟就可以弹到对面身上。人头我让给你。”wink插了一下嘴。

    迅哥儿曾说过,世人都是愿意折中的。

    你倘若让rookie的辛德拉直接去打辅助,那么他大抵是不愿意的。

    但如果你说,辛德拉你去打辅助,人头我也让给你,偶尔你还可以吃个兵。

    那辛德拉便是多少会有些动摇。

    人情世故,大抵如此。

    ……

    “好的,让我们进入比赛画面!今天是小组赛的最后一场收官之战,由c9对阵ig。位于蓝色方的c9选出了上单锐雯,打野石头人,中单剑姬,下路ad位的锤石,与辅助拉克丝。”娃娃的精神还算充沛,在连续解说了四五场对局的情况下,声音仍旧饱满洪亮。

    “ig红色方,上单凯南,打野赵信,中单辛德拉,下路派克辅助女枪……等会!什么情况?”米勒话音未落,便发出一声惊呼。

    “这个辛德拉怎么出了个工资装开局往下路走了?”

    在解说的高呼下,观众们都纷纷把视线聚焦于派克。

    只见这个墨绿皮肤的矮个子光头杀手,正大步流星的朝中路走去。

    “麻了,这个狗币日常秀观众。”

    “中单派克?活在去年的版本是吧?”

    “虽然玛子哥之前都打的很好,但我还是忍不住要质疑。这个版本中单派克怎么玩?没恢复没清线,打的还是个剑姬中路,这特么不被阿p给砍烂?”

    “这盘输了就洗干净耳朵等着挨喷就完事了嗷!输强队都算了,输0-5的c9?就一个字,爬!”

    “大家别骂了,别骂了,请把sb(杀爆)打在公屏上,希望接下来玛子哥杀爆一整局!”

    也不怪观众们情绪会如此激动了。

    见惯了程舷玩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就跟父亲某天推开房门看见儿子正对着手机里性感热辣的辅导员一顿相位猛冲。

    虽有些不适应,但也还算能接受。

    毕竟也长大到了该做那种事的年龄了嘛,谁还不是个过来人了。

    可是你这中单派克已经被版本甩掉了108个跟头,哪怕对线长手脆皮中单都不占优势,更何况对面是个喜欢近身肉搏的击剑狂魔。

    这已经不是推开房门看见儿子在今日首冲那么简单了。

    而是推开房门发现儿子刚从泰国归来,连可以自己动手的活计都荡然无存。

    从长处变成了漏洞,这换谁谁顶得住?

    手腕一颤,皮带打断!

    而事情还远不止此。

    派克中路并没有携带常规的点燃闪现双召,而是换成了惩戒+tp

    这一双召直接把部分观众看破防,原地开喷。

    就连解说席上的几名解说们都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程舷打算干嘛。

    “这个逼打算反野?”c9队内语音。

    打野blaber顺手ping了一下对方派克的惩戒,出声询问。

    虽然已经0-5,但如果能在最后一局赢下ig,来年的转会费也多少能抬高点。

    最重要的是,没人愿意体验被零封的耻辱。

    c9这一手看似乱选,但他们可不是乱选的。

    赛前研究,bp回顾,战局分析。

    显然是有备而来。

    在一番研究之下,他们发现shaqima这名选手的奇招总是能出乎意料的把对面打蒙。

    仔细讨论过后,c9众人得出了一个非常严谨的结论——思路僵化。

    就好比你寒窗苦读十二载,运筹帷幄皆在胸,摩拳擦掌的接过带有墨香味的高考试卷,并在心中暗暗发誓要考个清北,再不济211也行。

    结果拿到卷子一看,全特么都是脑筋急转弯。

    问一个蛋糕平均分成三份,按照数学公式就是1/3,得出结论每份0.33333

    结果它不问你每份蛋糕的质量是多少,蛋糕的成分是什么,转过头问你剩下的0.00001去哪里了。

    在你满脸呆滞,抓头捶胸大喊着不,这道题我不会做的时候。

    旁边有个看起来就很傻叉的考生,优雅从容的往试卷上写了个答案。

    在刀上。

    程舷这一路走过来给他们的感觉,就是这样。

    全都是一些逆天英雄,从来都不考虑版本问题,甚至不考虑位置的因素。

    看似胡打八打,却恰恰好把一群准备妥当的战队打成了麻瓜。

    这是什么?

    典型的傻逼克高手嘛!

    那我也会!

    反正0-5,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带着这样想法的c9,刚选好英雄进场之后。

    又被对面派克的一手惩戒跟tp给搞懵了。

    这什么?

    没见过啊!

    你上单奶妈也好,石头人打野也罢,它好歹是大家都熟悉的。

    但你这个惩戒传送的派克,连黑铁局都没人这样玩的啊!

    “中单派克,惩戒tp?”perkz笑容灿烂:“这是来给我们送分来了啊,兄弟们!”

    “会不会在藏东西?”ad位的zven曾反复多次看过战局录像,对此保留警惕态度。

    “能藏什么?英雄特性摆在这里。”perkz手持鼠标飞速来回切换镜头,保持手感:“推线推不动,眩晕又被我的w技能死counter,唯一要说的也就是能快速游走边路了。但是他中路不要兵线了吗?”

    “他一游走我就去推塔,你们边路看到我的信号就后撤,他能怎么办?”

    “他一点办法都……日你吗!这个人是个什么鬼!”

    perkz硬生生将‘没有’两字咽进肚子里,嘴角原挂着的笑意瞬间凝固。

    众人听闻perkz声线的改变,都纷纷抬头。

    在看见派克的位置后,脸色变得极为精彩。

    “什么情况?shaqima的派克怎么开局就绕过视野跑到对面高地去了!!”娃娃看的目瞪口呆。

    在导播缓缓拉近的镜头中。

    只看见一个矮个子光头毫不避讳的站在对方高地中央的位置。

    在这里的一片区域内,存在一个真空地带,三座高地塔包括两座门牙塔都打不到。

    此时双方兵线缓缓杀出总水晶枢纽,系统女声也才刚刚说出‘全军出击’的台词。

    程舷操作派克直接在高地塔前干起了杀人越货的勾当。

    一口气直接吸引了中下两路兵线的仇恨。

    “好家伙,开局就开金矿是吧?”

    “他比炼金还能断,我哭死。”

    与此同时的c9队内。

    众人脸色都微微有些发青。

    一般来说,哪怕在路人局上遇到炼金这种喜欢在一二塔之间断兵线的套路,都会瞬间吸引对面咬牙切齿的怒火。

    打野打完单buff搞不好就会直接拍马过来安排你。

    而程舷干了啥?

    开局直接在高地上断两路兵线……

    嚣张!

    简直嚣张!

    我们c9虽然今年是状态不行,但也没菜到被你踩在脸上摩擦的地步吧?

    “抓他?”打野blaber憋了一肚子火气,闷哼。

    “不用,他又不是炼金,前期两波兵伤害很高,他可扛不住。”perkz僵硬的脸色仅持续片刻后,便有所缓和。

    你派克没有像是炼金那种持续不断的灼烧技能,就算一级学了个e穿墙冲上高地,那又如何?

    你根本收不掉兵!

    “别上当,我已经猜到他的套路了,就是想引诱我们几人围堵他,然后他再送塔,tp回线上,他不会少半个兵,但我们会因为去围剿他而葬送前期节奏,兄弟。”perkz顿了顿又道。

    “把心放进肚子里,就当这盘没这么个英雄,咱们好好打自己的,ig就是靠这些歪七歪八的套路取胜的,咱们不要中计。你套路玩的再好,我们不上当,那就等于没有用了对吗?”

    “行。”

    c9队内达成一致,不理会派克,常规开局玩自己的。

    而后续也的确不出阿p所料。

    没多久后,系统便提示敌方派克已被小兵击杀。

    几秒后一阵紫光大盛,派克交出传送上线。

    开局什么都没做的派克,不但暴毙一次,还交出了一个tp。

    怎么看都是c9队内大赚。

    弹幕输出已经达到火力峰值,铺天盖地的谩骂一片又一片。

    不少人要求严查shaqima的手机短信。

    因优势开局,c9队内此时的氛围一片大好。

    “兄弟们,我说的没错吧。”perkz嘴角笑容灿烂,一边操纵着剑姬补刀,一边笑道:“他的想法虽然稀奇古怪,但你不能顺着他的思路来,甚至不要去揣摩他的任何意图,就当不存在这个人,这样就不会上当。”

    话音才刚落,一直在他面前徘徊的水鬼忽然猛地踏步朝前,直奔他剑姬的脸上。

    在派克的身后,浮现出一道深幽色的残影。

    派克e技能,魅影浪洄!

    在原地留下一道幻影并朝前突进,短暂延时后,幻影会回到派克体内,并且眩晕途径路上的任何单位。

    “一级跟我对拼?想清楚了吗?”perkz收起笑容,专注操作。

    手指屈点按下q技能破空斩,瞬间与派克拉开一小段距离。

    规避了派克e技能眩晕的同时,进行平a反打。

    1级的剑姬会畏惧一部分持续作战能力强的英雄,但派克并不在此列。

    “他这局携带的符文是丛刃,提升攻速。我a他两刀他能a出我三刀,但是这个破绽就刷在眼前,能够额外弥补一截伤害,换血怎么都不会亏。”perkz心中飞快做着计算。

    但下一瞬,派克的残影掠过残血小兵,尽数收割兵线的同时回归派克本体身上。

    在残影归来的瞬间,派克身周荡出一道冲天白芒。

    “fuck!他怎么到2级了???”派克手中的骨钉闪烁着寒芒,在perkz惊恐的眼瞳中倒映出死亡的形状。  17328/9756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