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尊追妻路漫漫 > 第16章 给本王一个交代

第16章 给本王一个交代

    痛,好痛。

    曲卿鸾稍稍一动,压到了身体右侧,肩头剧烈的疼痛让她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鬼侍大人,人醒了!”

    守着她的小鬼奴见她动了,慌忙出去报告。

    很快,一个绿衣女子走了进来,低头确认了曲卿鸾的状况,用脚踢了她一下:“没死就起来。”

    态度冷酷,下手也狠。

    鬼侍?这里是鬼族。

    小鬼奴的称呼让曲卿鸾辨认出自己的所在。

    眉头紧锁,转着身子将四周的气息都确认了一遍。

    没有夜九殇和祭梵音的气息。

    回想起昏迷前,自己被祭梵音击伤,曲卿鸾想不透,自己这是被他放了?

    是他把她送到了鬼族的地界?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疑云在脑海中囤积,不祥的预感缓缓漫了上来。

    “别给我装死!起来跟我走!王上要见你。”

    见曲卿鸾迟迟不动,鬼侍没了耐心,将她从地上拽起来,推搡着出了牢房。

    眼睛看不见,牢房门口刚好又有一个门槛,曲卿鸾被推得趔趄了一下,脚踢在门槛上,身形剧烈晃动,险些摔倒。

    鬼侍见状,顿了顿,没有说话,但手却再也没有推过她一下。

    去的途中,路过大道,她听到旁人的私语。

    “诶诶,就是她呀,魔族来的,听说杀了我们不少人呢!”

    “可不是嘛,鬼侍大人今日去换岗的时候,亲眼所见,她倒在一堆鬼火中央。”

    杀人…鬼火…

    信息在曲卿鸾脑中迅速解析。

    有东西过来!

    忽闻风中异响,她猛地驻了足,一支利刃插在她脚前一米的位置,刃上涂了剧毒,反射着幽绿的光。

    “拿下!”鬼侍脸色一变,当即呵斥把动手的人抓住押了上来。

    这可是王上要见的人!岂容旁人随意杀戮!

    “你做什么?!懂不懂规矩!?”对着那人鬼侍当即怒喝。

    “她杀了我阿爹!我要杀了她!我阿爹再有几年便可重入轮回,却被这魔族奸贼杀得魂体破碎,只剩下一团鬼火!鬼侍大人,我一定要杀了她为我阿爹报仇!”

    那人吼得声嘶力竭,身上的怨气也越发浓烈,鬼侍暗道不妙,再这么下去,怨气便会将他的魂识侵蚀干净,他便会成为黑泽渊那些怪物一般!

    “来人,把他带去孟婆处!”

    唯有孟婆的汤药,方能令他冷静下来。

    反正此人也要入轮回了,提前喝下孟婆汤也不算坏了规矩。

    “继续走吧。”不理会那人的吼叫,鬼侍继续带着曲卿鸾前往鬼王所在之地。

    “鬼侍大人,方才那人说的可是真的?”

    旁人的议论和方才那人的突袭,曲卿鸾大概猜出了些东西。

    但还是需要进一步核实。

    “待到了王上那里,自有说法。”

    鬼侍没有回答她的打算,静静瞥了她一眼。

    这女子气息平和,与之前在鬼火处感受到的杀戾之气截然不同。

    看上去也并非嗜血造杀之人,可她的修为力量,确是与鬼火上沾染的如出一辙。

    究竟是她太会演戏,还是这其中另有隐情。

    一切,只有等王上定夺了。

    鬼族不似魔族和仙族,并无华丽的宫殿,鬼王与鬼族子民同住忘川境内,单独划分了一个区域,作为其休憩之地。

    站定鬼王门前,面前的房屋虽不华丽,可修得却是气势恢宏,古色古香,别有一番风味。

    鬼侍恭敬地上前递了话,随后便领着曲卿鸾进了去。

    鬼侍:“王上,人带到了。”

    “嗯,做得不错。”高座上,鬼王绝刹正擦拭着他的长枪,淡漠道。

    长枪鬼泣,绝刹的法宝,血戾之气骇然,便是站在门口,曲卿鸾就已经感受到这股暴躁的杀气了。

    “你就是屠了我鬼族守卫之人?”

    阴骛森然的视线从长枪转向曲卿鸾的时候,兀得震了震:“曲青鸾?”

    妖族的三公主,果真没死。

    五百年前,仙魔的那场大战他虽未参与,却是有所耳闻的。

    所有人都说,那场战役中唯一陨落的,便是妖族的三公主。

    可这些年,他却从未在忘川见到过她的魂灵,是以他一直笃定,这位三公主定还活着。

    这话他之前也告诉过方慕白,不过对方并未相信,痴傻了似的在这里苦苦等候了数百年。

    曲卿鸾颇为惊讶,此次应是她第一次来鬼族,鬼王怎会知晓她的名字?

    “我鬼族向来与你妖族井水不犯河水,三公主此次行径,定得给本王一个说法才是!本王可不是三公主裙下之臣,若此事没个交代,本王不介意亲自去与妖皇谈上一谈。正好,我鬼族三万大军最近有些闲了,活络活络也是好的。”

    擦着枪的手缓缓放下,黑烟散落,座上的人已不见踪影,不过刹那,黑烟出现在曲卿鸾面前,绝戾的气息扑面压下。

    见曲卿鸾没有任何闪躲,她的双眼又一直紧闭着,绝刹觉得奇怪。

    他可从未听说,这妖族的三公主是个瞎子。

    手指抬起,想要撑开她的眼皮,被躲了过去。

    “鬼王殿下恐是认错人了,我是魔族之人,并非妖族三公主。”

    出来之后,这已经是第二次被认成是那位公主了。

    方慕白是,鬼王绝刹也是。

    曲卿鸾立刻澄清自己的身份,她不想与那位公主扯上联系,也不能扯上。

    尊主若是知道,定不会开心。

    从她被尊主当成是那位公主替身的时候开始,她便不愿被拿来和她作比较。

    除了尊主的意思外,这也算是全了她小小的自尊吧。

    魔族?

    绝刹皱了皱眉,收回了手,退后半步又仔细观察了一阵。

    的确,她身上魔族的气息更重,而且这修为…不属于妖族。

    屠杀他鬼族守卫的本就是魔族之力,方才他还在想,若始作俑者是妖族三公主,怎么也解释不清那魔族之力何来。若诚如她所言,事情就能解释得通了。

    “论你是哪族人,今日这杀戮,你都得给本王一个交代。既你说自己是魔族人,正好,破魂的那些护卫都是被你魔族招法所杀!不如,本王现在便杀了你,取了你的魂魄留在鬼族,为那些化为鬼火的亡魂赎罪!”